•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小说故事
  •  2017-08-29 22:45:52  阅读:1980  评论:0

    遗言

    (小说)酷热的七月,庄稼茁壮季节,需充足的水和养料。在乡村,鸡鸭鹅狗猪以及驴马牛羊的粪便,都是很好的农家肥料。春天播种时,与土壤拌一起,田地就会变得十分肥沃。随着秧苗不断成长,农家肥养分开始不够用,这时要用化肥。化肥好比西药,速效快而猛,可解燃眉之急。施化肥,肥要撒秧苗根部,将肥......  阅读全文>>
  •  2017-05-17 09:17:54  阅读:2123  评论:0

    秘密的陷阱

    咚咪在上岗可谓是在沧海桑田的披荆斩棘之后,毕业后到处求职再求职,一暑假在省内各个市县的教育局招生报考面试中穿梭,这个未录取,那个榜上无名,她为了生存必须咬牙再咬牙,坚持再坚持,不停地到每个市县招师中笔试面试,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终于在远离家乡700里的一个县城的教育局的光荣栏上榜。......  阅读全文>>
  •  2017-04-07 10:48:30  阅读:1183  评论:0

    空中爱情

     我和万克的相遇是偶然也是必然。  就是那棵浓密的垂柳下,刚过完27岁生日的我,留着15岁年龄的学生头,独自一人坐在护城河的堤岸上,感受着黄昏悄悄走来。看着最后一抹夕阳浸染着微波粼粼的水面,深深浅浅的悲欢,长长短短的思绪总会在心和水融为一体的波纹上浮动。  常人很难相信,一个长相......  阅读全文>>
  •  2017-03-22 08:14:39  阅读:1335  评论:0

    王优记

    王优记  今天没有晨曦,因为是阴沉的天气。但人们一如常规,小吃店的门早早打开生火,学生们吃着早点,急等学校专车开来。王优正拖着倦怠的身子,缓慢地走向他常去的小吃部,一夜的劳作,他早已饥肠咕噜,嘴唇喉头又干又燥。  又是忿忿。哼!她凭什么干我抢的活。就仗着她美?她骨子里的娇媚?我才......  阅读全文>>
  •  2017-03-03 21:01:28  阅读:2527  评论:0

    古今第一赋 天下无二诗 

    西南地区的遂宁市辖区内,有个望贤岗。岗不高而奇峻,泉不深而水清,林不达而秀丽,地偏僻而寂静。天地悠悠难穷尽,时光悠悠隐迹痕,岁月悠悠四季更,悠来悠去无止境。望贤岗上昔悠悠,悠悠千载不出名。无仙则名,无龙则灵。望贤岗由过去的默默无闻,如今一举成名。奇哉,!怪哉!不是有神仙皇帝光临,......  阅读全文>>
  •  2017-02-28 15:33:26  阅读:1597  评论:0

    奇赋绝对传佳话

    西南地区的射洪县境内,有个望贤岗。山不高而奇特,水不深而清澈,林不达而秀丽,地势好而偏僻。在二零一五年大暑之日,盛夏之季。望贤岗笔会群贤,墨客骚人,相聚岗上清凉境地。回文诗王成朝年,应邀赴约,以文会友。数十高雅之士,畅饮畅吟,咏诗诵赋,打趣戏文。极耳目之娱,饱口舌之福,享天然之乐......  阅读全文>>
  •  2017-02-28 15:31:35  阅读:3060  评论:0

    风流对决 传佳话 

    在西南地区的射洪县,是有名的诗酒之乡。这里盛产沱牌酒,曾经出过大诗人陈子昂,也是回文诗王成朝年的故乡。在射洪县境内,有个望贤岗。此岗,山不高而奇特,水不深而清澈,林不达而秀丽,地势好而偏僻。岗上居住有七户人家,以养殖为主,躬耕为辅。七户人家互帮互助,和睦相处。闲暇之时,大家相聚一......  阅读全文>>
  •  2017-02-27 11:39:49  阅读:2644  评论:0

    撞击

        天寒地冻中年的气息渐行渐浓,刚一场大雪的天晴冷晴冷的,给雪披上寒纱。芳芯早早做了晚饭吃后收拾停当便进了卧房,丈夫开石正慵懒地斜躺在床上看电视,芳芯顿了顿还是小心翼翼地吐出了许久未说的话:“该准备年货了,买些什么好?”  “这不用你操心,我一天就把需要的买齐了。”  “孩子......  阅读全文>>
  •  2017-01-20 07:36:21  阅读:2874  评论:0

    推拿床和推拿师的故事

    推拿师离不开推拿床,推拿床没有了推拿师也就失去了灵魂;推拿师是气,推拿床是血,气要带着血跑,血要回报气的恩情;推拿师如自由的鱼儿,在推拿床上手舞足蹈,用自己勤劳的双手祛除人们身上的病痛,推拿床是大海般的胸怀,承载着推拿师的喜怒哀乐,不管多苦多累,他们都没有放弃;有一天,推拿床对推......  阅读全文>>
  •  2017-01-10 09:33:17  阅读:1716  评论:0

    爱在旷野上

    爱在旷野上  (1)  辽阔的旷野上,麦苗稀稀落落,寒风撩人。女孩穿着宽大的毛衣长发舞动着匆忙地走着,纱巾被风吹落,是浅兰,又是鹅黄,还是乳白……好轻好柔,她追呀追呀,风向转换,纱巾倏忽不见,女孩既没有追上,又怅然地找不着了回家的路。  这个梦不知在石川的心上晃动多少次。女孩尖下......  阅读全文>>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权所有:歆竹苑文学网,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歆竹苑文学网版权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户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广告投放(+86)0857-8332908 0857-8249155

ICP备:黔ICP备120033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