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化时评

幸遇明末抗清名将黄得功十一世孙(随笔)

时间:2019-10-29 18:08:55   作者:谭继贤   来源:歆竹苑文学网   阅读:1065   评论:0
内容摘要:前个月的25日,正值星期天,与贵州省散文学会会长秦连渝等一行10余位文友,应邀去安顺市平坝区(原平坝县)采风。家住平坝,退休前任过平坝县史志办主任的周光智先生,现为贵州省散文学会副会长,已先行作了安排并与当地有关人士候着大家了。在当地,他算得上是个德高望重的文化人。平坝,路过,亦......

幸遇明末抗清名将黄得功十一世孙(随笔)

前个月的25日,正值星期天,与贵州省散文学会会长秦连渝等一行10余位文友,应邀去安顺市平坝区(原平坝县)采风。家住平坝,退休前任过平坝县史志办主任的周光智先生,现为贵州省散文学会副会长,已先行作了安排并与当地有关人士候着大家了。在当地,他算得上是个德高望重的文化人。

平坝,路过,亦曾经在那里玩过,似乎留有的印象不算深。这次不过半天多的逗留,经光智老师及当地一众文友的指引和解说,却为这不算大的地方,厚重的文化底蕴,深淀的人文精神所惊异,所折服,升起海水不可斗量的诸多感慨。

这里竟走出了个颇为有名的大儒陈法先生。他为官清廉,治学甚佳,为清代乾隆年间著名学者、治水专家。一生著述颇丰,内容涉及哲学、政治、水利、文、教育等诸多方面。所著《易笺》,为世人所称道,是咱们贵州唯一入选乾隆皇帝钦定的《四库全书》的学术专著。

老先生还善书画,书法造诣尤高,有画作《玩易图》等。现贵州省博物馆存有他的手迹《监圣教序》和《塞外纪程稿》。颇是让人景仰,亦使我辈这样的贵州大老乡颇感脸上有光。

幸运的是,在这里还得遇了明末抗清名将黄得功将军的十一世孙黄安成先生。许是对忠义之士素有种敬仰感的缘故罢,对此巧遇印象格外深刻,对这位黄得功将军的过往经历便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开始,也并没有过多留意到这位黄安成先生。在熟悉的文友,暂不熟悉的文友中,大家谈笑风生间,他亦显得平平常常、普普通通。后来参观到一座富丽堂皇的“黄氏宗祠”,身着深色衬衣,浅色长裤的黄安成先生,自报家门,对供奉着的历代黄氏先人,给大家作了热情洋溢的解说。尤其对供奉在最上一层,名为“黄德盛”的先祖的事迹,更是滔滔不绝、如数家珍。这也才知道,这位“黄德盛”老先生,原来便是明朝末年,英勇抗击清军,直至捐躯疆场的抗清名将黄得功将军。这黄安成乃是他的十一世孙,现年五十五岁,曾经担任过平坝白云镇中心学校校长,现已退休,致力于对先祖事迹的介绍、光大。

黄得功,江苏人,祖籍合肥,1594年,即明神宗万历二十二年生人,明朝末年著名爱国将领。面对满清挥师入关,明朝官员纷纷出降的情况,誓死效忠南明故国,直至战死乌江——长江坂子叽段,明时称为乌江,享寿五十一岁。时为1645年五月,南明弘光帝元年,清顺治帝二年,清军正大举进军江南各地。

黄得功自幼丧父,与母亲相依为命,为谋生计来到辽宁开原,以酿酒为业。其时的满清正日益强大,虎视着大明河山。为避战乱,母亲带着少年黄得功迁移至浦口居住。

据史料介绍,黄得功童年时便力大勇猛、胆略过人。12岁那年,有回将母亲酿好待卖的酒偷喝了一坛,受到母亲责备。他却是笑呵呵的说了句:赔你就是。然后抽身出了家门。

当时辽地战事正紧,他提了一把刀,混在明军中上了战场,扑进敌阵厮杀,斩下了满清军士两颗人头,提着回营请赏,获得赏金五十两银子。回家献给母亲,仍旧是乐呵呵的:赔你的酒钱够了吧······

母亲看着血污满身的儿子,可以说爱、恨、怕,多种情感交织。以现在的话来说,这大约算得上是典型的“熊孩子”罢!

此后不几年,黄得功便正式投了军。许是打小便与酒亲密接触,与之结下了不解之缘吧,每当奔赴战场前,他都要豪饮一番,当了“官”则更甚。酒喝得越酣畅,打仗就越勇猛,兵器为双鞭,各重30斤。深入敌阵,不顾生死,不计厉害,一味的冲杀。打仗结束后,往往双鞭上的血渍沾得满手满腕,须经水浸泡好一阵子才能洗刷干净。为此,军中都称呼他为“黄闯子”。随着年长,更是生得“貌伟虬髯、两颐倒竖、臂力绝伦”。单是这形象,这力道,就已经足以让人见之胆寒了。

黄得功因出身寒微,读书不多,说起来,乃是“粗人”一个。全凭出生入死的战功,从兵士一步步上升,由副总兵、总兵加太子太师、靖南伯、靖南侯,直至靖国公加左柱国。俨然中央大员,成为大明及稍后的南明小朝廷的柱石之一。

可惜的是,还没有很好展示出实力,就不幸殉国了,颇有些“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悲壮感。

当然,他的很大一部分战功,主要体现在与农民起义军的厮杀上,不值得过多赞扬。如农民起义军张献忠部,就曾经被黄得功大败过,张还险些被生擒活捉。但其手下的骁勇战将马武、王兴国却被黄得功擒斩了。当然,黄得功亦面部中箭,伤得不轻。虽说乱世中,农民军里似乎也有着良莠不齐的状况,沦化为“匪”,扰民之举也并非完全没有。史料就载有农民军首领张献忠“屠川”的恶行。

值得赞赏的是,在抵抗清军中,黄得功所体现出的对故国、故主的一腔忠义,力撑危局,至死不渝的精神。

在殉国前对清军的最后一战中,垂泪安顿好从南京城逃来军营投奔他的弘光帝。面对蜂拥渡江扑来的清军,对打压与诱降一概回之以怒骂。激战中,被降清的昔日同僚的兵士冷箭射中咽喉,眼看大势已去,于是自刎而亡。一代名将,就此陨落!

百余年后,已是江山稳固、国富民安的大清乾隆年间,满清统治者已然深受华夏文化的浸润,亦十分欣赏、看重和认可儒家所倡导的忠孝节义等等。

于是,在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朝廷特地下旨表彰了明末殉节诸臣。认为他们是“各为其主、义烈可嘉”,以此“褒阐忠良、风示未来”。朝廷为之刊行了《钦定圣朝殉节诸臣录》。给予专门下谥号旌奖者33人,统一下谥号者1395人,不能议谥号则并祀于所在忠义祠者2294人。

史可法和黄得功俱位在专谥前列。

对史可法的评语是:

节秉清刚,心存干济,危颠难救,正直不回,今谥忠正。

乾隆皇帝还对其亲题了“褒慰忠魂”四字。明末死于抗清的忠义大臣不少,死后百年,获此“恩遇”的,仅有史可法一人。

对黄得功的评语是:

材昭武劲,性懋朴忠,卫主殒身,克明大义,今谥忠桓。

这史可法亦素为史家所尊崇。他的官比黄得功当得大,为南明一品大员,抗清的意志也是异常坚决,宁死不降。在坚守扬州孤城时,手下只有四千亲兵,被满清的豫亲王多铎率重兵团团围住。多铎曾五次致书劝降,并许以高官厚禄,史可法皆不为所动,对来信不拆封即撕毁。于艰难危殆之中率领全城军民坚守不降。城破之时,当即自刎,被卫兵劝阻救下。再战卫兵悉数阵亡,他亦力竭被俘。多铎上前再次劝降,被史可法痛骂不止,最终惨死在多铎的白虹刀下,时年四十又四。恼羞成怒的多铎为此纵兵烧杀抢掠扬州城十天,史称“扬州十日”。

末了,多铎还命人在白虹刀刀柄上刻下了“此刀曾杀第一忠臣”八个字。后来,这把刀被视作清朝的镇国神器,咸丰皇帝即位后,将此刀赐给了恭亲王奕䜣。再后来,恭王将此刀传给了孙子、小恭王溥伟。清朝灭亡,溥伟死后,家中生计困难,白虹刀被溥伟侧室带到东北出手。几经转手,据说还曾经在外国人中间流动过,所幸,新中国成立后,白虹刀终于回到了人民政府手中。现供展于北京恭亲王府,让参观的人们倾听这把宝刀的传奇经历与它背后的沧桑故事。

曾经给满清入关,一统华夏的大业制造了诸多麻烦甚至苦头的前明“忠臣”,后来竟获得如此殊遇,还真有些出乎意料。反观为大清朝的建立与发展竭尽全力、功不可没的降清明臣,却是颇有些不受新主待见。不是被编入《贰臣传》,便是被编入《逆臣传》。饱受羞辱。所谓“贰臣”,大约就是在故朝为官时全心全意,降服新朝为官,亦然是全意全心罢。如有“开清第一人”之称誉的洪承畴。如开关迎清,追捕并绞杀南明永历帝,官至“平西王”,后又叛清的吴三桂等等。

乾隆皇帝针对前明降将,御意是如此评判的:

这些人“遭际时艰,不能为其主临危受命”,实在是“大节有亏”。

对洪承畴的评价则更是直截了当而不客气:

“虽皆臣事兴朝,究有亏于大节,洪承畴在明代身膺阃寄,一旦力屈俘降,历挤显要。律以有死无二之义,固不能为之讳。”

其实早在乾隆的爷爷康熙大帝时,对洪承畴就有些大不了然了。洪承畴死于康熙四年,康熙帝给他的御制碑文里,就有如此的辛辣语句:“······我朝平定锦州、松山等处,破明军十三万获尔,蒙太宗皇帝宽恩抚育。逮克取京城,大兵南下,尔图报豢养之恩······”。故此,朝廷仅仅授予他三等都尉世职,这乃是清朝最低爵位,而且还只准世袭四世。刚刚降清时,清廷曾任用他为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等等要职,可谓位极人臣。他亦是鞠躬尽瘁,不少经他劝降不成的明室忠臣义士,皆死于他手。如黄道周、金正希、陈子龙、夏完淳等等。夏完淳就义时尚是个十七岁的青年。

当然,他仕明时,就是明廷重臣,是深得崇祯皇帝宠信的,官至兵部尚书、蓟辽总督等等。为了感激崇祯皇帝的恩宠,他特地写了副对联贴在厅堂上:“君恩深似海,臣节重如山”。当了降臣以后,有人给此联加了两个字,变成了:“君恩深似海矣,臣节重如山乎?”讥讽意味浓烈。

乾隆帝还是念及洪承畴降清后的突出贡献的,故而把他编入《贰臣传》中的甲等篇第一名。降清后贡献不大或者干脆没有贡献的,则进的是《贰臣传》乙等篇

至于那等降而又叛的“三藩”如吴三桂之流,则干脆被打进了《叛臣传》。

就是家中至亲对洪承畴的作为亦是情绪大变。兄弟反目,老母杖击,终其一生,都没有得到老母和家族原谅,死后,也没有得进祖坟,而是被葬在北方。

这还真有点像那句歇后语所形容的尴尬味道:

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节义忠勇之士会大得自己方面尊崇爱戴自不待言,就是对立方面,亦是十分钦佩敬仰的,古代如此,现代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被人们广为传颂的抗战时期的八路军狼牙山五壮士,在日本鬼子一次残酷的“大扫荡”中,为掩护主力部队和乡亲们安全转移,与600多日伪军周旋了一整天,为给部队争取更多的转移时间,不惜诱敌深入于绝境,弹尽后以石头为武器,毙伤敌人近百名。最后,面对越逼越近的敌军,高呼口号,义无反顾的跃下百丈悬崖。五壮士当时都不过是二十岁上下的青年

堂堂“皇军”,看清楚竟然受阻于的是5名八路军战士,恼怒之余,亦被这种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所折服。回过神后,竟然列队于悬崖边,对着崖底深深鞠躬,如是者三。

也是抗战时期发生的事情。 ,

率队给予日本侵略军以多次沉重打击的国民革命军张自忠上将,深为敌军所忌惮,被称呼为“活关公”。在殉国前的最后一次惨烈战斗中,被人数四倍于己的鬼子包围,激战三日,最后全军覆没。将军血污满身立而不倒,威严形象竟使得冲上前来的敌军骇而却步,又被子弹击中方才轰然倒地。

日本指挥官命人将张将军遗体盛放于好木上,并全军行礼膜拜。得知我军去抢回将军的遗体时,日军竟然下令停止空袭一日,以免损毁张将军的忠骸。

忠义之士之大受敬重,看来是带有普遍性的。那等大敌当前,成为叛徒、汉奸、“带路党”的附敌者,不要看主子“张桑”、“李桑”喊得怪亲热,又是拍肩又是握手又是给好处的,实际背后的表情却是眼斜嘴撇的。一旦利用价值没有了,便一脚踢开,或者干脆一颗“花生米”送其回到姥姥家去了。这在书籍史料影视上,似乎同样也是屡见不鲜的。

话题似乎拉得有些远了。

那为何当时远在偏僻之地的贵州平坝会留下了黄得功将军后人的足迹呢?

原来,当年的黄得功已抱定尽忠决心,为了无牵无挂,便将家小——妻子赖氏夫人及两个儿子托付给了知心密友、河南巡抚越其杰。还剪下自己一绺头发交给赖夫人。

这越其杰乃是贵州平坝马场镇佳林寨人氏,亦是个忠肝义胆之人。不负好友重托,南明灭亡后,义不仕清,护送着黄氏家小回到故乡,交由黄得功的儿女亲家陈达道的家属作妥善安置。自己则从此隐居于山水间了。       

陈达道系平坝白云庄人氏,名门望族,多年在外为官,其子陈一爵亦是仕明为官之人,娶得黄得功女儿为妻。

黄氏家小经一番辗转,最后定居在平坝五里屯。为避免清军追踪,赖氏夫人闻知黄得功死讯后,在平坝龙凤山为他修建了衣冠头发冢,墓主刻名“黄德盛”。黄氏后裔至今已传延十四代,计有人口一千四百多人。这辉宏祠堂便是由黄氏各处后人捐资百余万元修建而成的。

“黄德盛”墓于1998年得以重新修葺,墓前新建了“风烈亭”。曾任贵州省人大副主任、文史馆馆长的顾久先生有题联曰:

肇始钟离挥戈靖南坂子矶上传千古忠烈

流徙黔中克难兴家龙凤山下衍万代俎豆

史料对黄得功、黄德盛是否同为一人颇有不同说法,今人“商榷”文字亦每有所见闻,且都言之凿凿,有理有据。

有说黄得功妻为翁姓,闻夫殉国后亦自杀殉夫了,双双葬于江苏仪征方山黄老夫人墓旁。此说似乎认可度极高。

笔者愚意则以为,那时的官宦之人,娶有三妻四妾者乃是平常之事,并非妻妻都会载入史册罢?以此臆断,黄得功将军有个赖氏夫人并有所出及繁衍不绝,似乎亦是说得过去的罢。

对黄德盛抑或黄得功的衣冠头发冢,经黄安成先生的指点,因山高路较远且时间匆匆,便没有亲临拜谒,只是远远的凭吊了一下。

其实,黄德盛即黄得功当然最好,便纵然各是各的两个人,已然很好。应该说,都是忠勇节义之士,都值得后人景仰、敬重。至于谁是谁的甄别工作,还是留待史家去做罢。

          2019年10月13日


标签:十一  随笔  名将  清名  一世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权所有:歆竹苑文学网,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歆竹苑文学网版权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户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广告投放(+86)0857-8332908 15086320111

ICP备:黔ICP备12003314号-1 贵公网安备号:52050202001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