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广东小说

黑暗里的他

时间:2019-03-09 16:22:19   作者:小白虎   来源:歆竹苑文学网   阅读:1526   评论:0
内容摘要:第一章暗巷又来了,那种感觉又来了。无边无尽的黑暗,仿佛有千百只野兽在夜色中露出了獠牙。啪嗒,啪嗒,是谁踏过枯枝和幽静的甬道,是什么跟在我后面?不敢回头,也不敢再向前,呆滞在这旷野之中,任夜风呼号吹过。啪嗒,啪嗒,身后的东西又近了,有一股阴风从我耳边吹过,仿佛...

第一章  暗巷

又来了,那种感觉又来了。

无边无尽的黑暗,仿佛有千百只野兽在夜色中露出了獠牙。啪嗒,啪嗒,是谁踏过枯枝

和幽静的甬道,是什么跟在我后面?

不敢回头,也不敢再向前,呆滞在这旷野之中,任夜风呼号吹过。啪嗒,啪嗒,身后的东西又近了,有一股阴风从我耳边吹过,仿佛什么人贴着我的后脖颈,在低声诵念我的名字... ...

“任筱筱,你又睡觉!”

忽然间,一个熟悉的声音将我从睡梦之中叫醒,厉声的叱责打破这静谧:“任筱筱,我看你是不想上大学了!”是楠老师。

“老师,对不起,我最近休息很差,我... ...”还想在说些什么,但楠老师却没有给我说话的时间。不知道是她无暇顾及我,还是根本就不愿意给予我几分关心:“好了好了,你脸色的确不好,实在不行去医务室看看吧。”

“是,老师。”低垂着头喃喃的回了句话,我打开抽屉想要去医务室,可谁知就在这时候,一袋牛奶和一盒全麦面包掉出了我的抽屉。啪嗒一声,牛奶洒在地上,像是地上盛开出了一朵白色的花... ...

不顾同桌露出的嫌弃目光,我急急忙忙的出了教室,就当没看到身后的那些事。不用回头我也知道,班里的同学应该都很厌恶我吧,厌恶我耽误了他们宝贵的学习时间。

但那袋牛奶又是怎么回事?是谁放在我抽屉里的?我想不通,也不愿去想。

在医务室里,医生说我是精神压力太大了。也难怪,我已经无数次的梦见在一个暗巷里,有人在跟着我了。尤其是放学的时候,天黑之后,那种感觉异常的强烈。我想让爸爸来接我,但他那么忙,平时也不怎么宠爱我,对于这个要求,应该只会是无视吧... ...

又是放学,学校里的灯一排一排的亮了,又一排一排的黑了,仿佛暗夜之中的野兽巢穴,无数的学生或是嬉戏打闹,或是冷漠前行,只有我,内心起伏在恐怖的海洋里,愈发下沉。

向前走,再左拐,只要再通过一个暗巷,就是我的家了。但踏入暗巷的那个瞬间,又是一阵冷风吹过,风里,似乎有谁在呼唤我的名字!

“任筱筱,任筱筱... ...

“是谁!”我绝望的大喊着,周围没有行人,身后也空无一人,但是那种感觉却像是牛皮糖一样挣脱不开。黑暗之中,仿佛伸出了无数双手,要将我拖入这泥潭... ...

回到家的时候,我已经满身都是冷汗了。妈妈在厨房做饭,父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我知会一声,刚想回卧室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可忽然之间,我听见爸爸说了句:“筱筱,桌上有你的东西。”

东西?

我一愣,视线飘落到桌上,却见桌上放着一袋牛奶,一袋面包,它们是那么的熟悉,和在教师抽屉里看到的一模一样。只是,在面包上多了一张很小的无字纸条。

“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心没由来的狂跳了一下,不知为何,这牛奶面包让我只觉得异常恐惧。“不知道啊,是谁给你的吧,我下班回家的时候,它就在门口了。”爸爸眼睛不离报纸,只是轻轻的嘟囔一句。

我抱着面包和牛奶回到卧室,有些发愣。晚上吃饭的时候,我也没吃好,只是推脱自己难受就回屋睡觉,可躺在床上,我怎么也睡不着,昏昏沉沉之中,我翻过身,忽然惊觉书桌上有什么东西在微微发光!

是什么?

迅速爬起来,走到桌前定睛一看,是字,用荧光笔写的字,在那张字条上,清晰可见的五个字:“你能明白吗?”

第一章 熟悉的字

“你能明白吗?”

这字映入眼帘的瞬间,我背后不禁出了一身冷汗。是谁,是谁用荧光笔在面包上写的字?

是谁,是谁在整我?

先是跟踪,然后竟然顺藤摸瓜的跟着我来到了家!在床上,我越想越恐惧,几乎睡不下去,窗外的风吹动树枝,发出飒飒的响声,仿佛无边的暗语,在低吼,在咆哮。

“任筱筱,你最近怎么回事,魂不守舍的。”第二天早晨,吃着早饭,母亲在旁边碎碎念,我低头不语,直到被父亲一巴掌打在头上。

“你妈跟你说话呢!没大没小的东西!”

后脑勺隐隐作痛,但是这种皮肉的伤痛无法掩盖我内心的伤。我不是家里唯一的孩子,父母在弟弟出世之后也不怎么疼爱我,或许,生出我这个不漂亮,不聪明的女儿,从一开始就是错的吧。

“我上学去了。”留下这句话,我出门踏上了上学的路,我走的很快,一边走一边留心身边,想要看出是谁在跟踪我,但是我怎么也找不到那人。

一天很快过去,等到晚上回家的时候,我看到弟弟怀里抱着一只猫咪,那猫咪通体橘黄,在灯光下像是一只软萌可爱的小南瓜。同时,迎接我的还有父母冷面的警告:“你弄一只猫回来做什么!”

我弄的猫?

我不解,父亲将一张纸条丢到了我的脸上,我拾起来一看,那上面写着明晃晃的一行字:“现在你明白了吗?”而那字体,同昨天晚上的字条一样,字体银钩铁画,很是尖锐锋利。

“不是我,我没有... ...”我尖叫起来,一开始只是面包和牛奶,现在又整出来一只猫,天知道是谁在跟踪我,玩弄我,他又是怎么知道我最喜欢猫咪,尤其是橘猫的?

“你叫什么?!疯了么,这只猫就给你弟弟了,你最近给我安分一点,小心我揍你!”父母丢下这句话之后就回了房间,弟弟也一如既往的仿佛看不见我一样,回到了房间里。我缩在棉被之中,是那么的恐惧,直到深夜,我起夜的时候,看到了这一辈子最恐怖的一件事。

我看到,浴室的灯打开了,里面还有隐隐的水声。

已经凌晨三点多了,父母绝对不可能在这时候洗澡,弟弟也不可能。我的心已经悬到了嗓子眼,拉开浴帘的一瞬间,我看到,浴室里用赤红色的口红写着一句话,那一句话好像刀子一样刺进了我的心脏:“是给筱筱的,不是给你的!”

同时,我看到弟弟的衣服漂浮在浴缸里,我一掀开,惊然看到弟弟在满是水的浴缸之中,已经昏迷!此时此刻,他的怀里还抱着那只,早就已经淹死的猫咪... ...

尖叫声将父母唤醒,弟弟被送上救护车,我挨了无数的耳光和辱骂,瑟缩在医院里,嗅着消毒水和腐朽的死亡气息,我暗暗发抖,‘他’无孔不入,‘他’可以到我的家里,‘他’,究竟是什么东西... ...

 

 

 

第二章 ‘他’

我正在被偷窥狂跟踪着,而且和弟弟一样,现在有着生命危险!

但是,无论我怎么跟父母解释,赢来的却只是一记冰冷的耳光,还有来自母亲的破口大

骂:“任筱筱,你现在本事不小啊,你都能去社会上勾搭人到家里来了!现在还害了你弟弟,任筱筱,我看你现在本事的很啊!”

无论怎么解释,母亲都听不进去,我仿佛置身于绝望的泥沼之中,被无数从地底伸出来的藤蔓牵制住了四肢,拖向深渊。

“不行,我要报警,我要报警... ...”我跌跌撞撞的往前走,却被父亲一把拉住:“还嫌不够丢人是不是,还报警?我不准你报警!最近这段时间你也不用上学去了,你给我呆在家里,好好反省!”

父亲的命令像是一道铁栅栏,将我封死在了家里。

但是,从哪天开始,无数莫名其妙出现的东西仿佛一把把尖刀一样刺进了我的生活。先是牛奶和面包,无数的牛奶面包堆积在我家里的各个角落,然后是字条,用荧光笔写着的,语言锋利的字条。它们逼走了我的父母,他们说不敢再呆在这个家里,逃遁到了姥姥家,但是却不肯带上我。

空留我一个人在家里,与那个变态的跟踪狂一起,度过危机四伏的每一秒... ...

每天晚上我都在恐惧中惊醒,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个跟踪狂会爱上我?我明明是那样普通的女孩,没有美丽夺目的漂亮脸蛋,没有凹凸有致的热辣身材,甚至,不聪明也不可爱。比我优秀的人满大街都是。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我?

满满的负能量犹如沉重的包裹,开始拖累着我,让我无法前行。或许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吧,我甚至开始莫名的期待,期待‘他’还会做什么。‘他’惩罚了我那不知轻重任意欺凌我的弟弟,会不会也替我报复我的父母?

会不会替我将同桌对我常年的霸凌欺负回去?

会不会... ...

我开始妄想,或许就是从这一天开始,我家里没再收到莫名其妙多出来的食物和字条,过了大概一个月,我的父母也回家了。他们说,偷窥狂终于认清了我平凡的本质,我却暗暗想着,我的‘他’,一定是在谋划着更大的事。

恢复上学的那一天,我的同桌阿明失踪了。

没有人知道阿明在哪里,我却仿佛心电感应一样,心通通的狂跳,第六感告诉我,阿明很有可能出现在学校的小花园里!

下课,我独自跑出了教室,等我进入花园的瞬间,我看到地上散落的全都是阿明的书本,那些书本全都被人用暗红的笔涂抹上了狠毒肮脏的字句,一字一句,直击阿明那颗脆弱的内心。

而她呢,则被人发现在学校小花园的草丛中,她昏迷不醒,身上和书本一样,也被人涂抹满了辱骂的话语。霸凌犯,害人精,那些话语,完完全全是我内心的写照!

那一刻,我忽然间感到无比的开心。

‘他’是不是真的爱着我?

‘他’会是谁,会是我终生的依靠吗?

‘他’在哪里,我好想,见他... ...

 

 

第三章 报警

阿明的事,引起了学校的恐慌。老师报了警,不日的晚上,阿明也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我怀着自己的小小私心,也假装出一幅担心同学的模样,去见了阿明。

在病床上,阿明穿着白灰色条纹的病号服,那些暗红色的笔迹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被洗去,那些字迹犹如一条条疤痕一样,映在阿明的身上,那么的刺眼夺目,看的我浑身每个毛孔都叫嚣着舒畅。

“阿明,你看到伤害你的人是谁了吗?”

老师问道,阿明楞了一下,她的瞳孔扩张,仿佛又一次看到当时那恐怖的一幕一般,剧烈的收缩起来。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我只觉得阿明在看我!她的目光穿过层层叠叠的人群,穿过面前和蔼可亲的楠老师,落在了我的肩膀上!

“没,没有。”

阿明喃喃的说着,此时,警察走了进来,让我们不要再刺激受害人,他们有专业人员会帮助询问和回忆受害人被害时的事。离开病房,踏出医院的瞬间,一道光芒落在我的身上,那一刻,我恍惚像是堕落人间的公主,又仿佛是翱翔在天空的天神,那种被爱的感觉,让我如痴如醉... ...

生活还在继续,我抽屉里的面包牛奶每天都会出现,我也习惯了它们的出现。字条也每天会有,上面有对我的叮嘱,那些字仿佛也磨平了棱角,变得那么温柔,那样体贴。

班里的同学都渐渐远离了我,不知道是谁开始说,我是一个怪胎,会自言自语。

自言自语?我可没有,我是在和我的‘他’说话呢!爱情是那么的甜蜜,让我不屑于理会这些人间的蝼蚁。

有一天,我偶然间路过学校的小卖部,里面的大叔忽然跟我打了个招呼:“还要面包牛奶吗,同学?我又进货了,够你吃好几天的了!”

奇怪,他为什么会跟我说话,我们从来没有见过,我父母不会给我零用钱的,所以别的同学都可以去小卖部买零食吃,只有我不能。

但是,他为什么知道我每天都有‘他’送的面包牛奶?

我觉得很奇怪,便皱眉快步离开了。或许‘他’在带着浓浓爱意给我买食物的时候,跟小卖部的大叔说过这件事?亦或许,是... ...

我猜了一天,到黄昏也没有猜出一个答案。等我再一次走在回家的暗巷里的时候,我眼角的余光看到身后有一个人跟着,他带着连帽衫的兜帽,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

离得太远,我看不清,但是第六感告诉我,还是尽快回家的好。

可是,他越走越快,我几乎是一路小跑,却也甩不开那个人。我隐隐看到,他手里的不是别的,而是,一把明晃晃的刀子!

他冲过来了!

他要抢劫?!

... ...

我脚下一空,脑袋撞击在暗巷的墙壁上,瞬间昏死过去,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竟然警察局里!而我。不是作为被害人接受调查和笔录,我独自一个人被关在一间牢房里,这里的院墙是那么的冰冷,这里的一切都仿佛在提醒我,我做错了什么?

 

 

第四章 真相

我昏昏沉沉的睡了很久,每当我醒来的时候,我都会多安心一点点。

因为我看到,墙壁上出现了大片大片的字迹。那些字迹是我的‘他’写给我的,他在安慰我,他告诉我,他永远爱我,让我不要害怕,说我没有做错任何事,肯定是警察搞错了云云... ...

没想到,连警察局这种隐秘的地方,我的他都能如履平地,他应该很厉害吧,他应该直到很多事,是个大人物。亦或许,是警局的局长?那他为什么不肯见我呢,为什么要在我睡着的时候写这些话在墙上呢?

我想不通,或许我的他,喜欢神秘,他应该会等我18岁的时候再来见我,像是骑着白马的王子一样,踏着七彩的祥云,惊艳出场。

我闭着眼睛,沉浸在幸福的幻象之中。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个女警察带到了审讯室里。审讯室的大灯将明晃晃的灯光射在我的脸上,我有一点点恐慌,但想到墙上的温柔话语,我的心里又像是抹了蜜一样,甜滋滋的。

“任筱筱,你和同桌阿明是什么关系?”警察开始问我:“你为什么要害她?”

害她?有没有搞错啊。

“我没有害过她,反倒是她,总是欺凌我,还勒索过我的书本费呢!”我的心怦怦直跳,是不是‘他’的事儿暴露了,警察知道‘他’爱我,知道了他为我做的一切?

“任筱筱,你不用说谎了,阿明已经把一切都说出来了。你骗她到校园外,在她身上写字,阿明说那时候的你眼神恐怖,仿佛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一样。也有同学看到你带阿明出去,她们可以做人证。你还是尽快交代的好,虽然你还是学生,无法判刑,但是你拒不承认,我们也可以在你的简历上备注你曾经入狱。”

我听的莫名其妙,不知道警官在说什么。

“没有,我不知情的,我根本没有做过!”

“任筱筱,你还不知悔改?”那警察好像生气了,一时间,我觉得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有点不真实,警察虽然和我近在眼前,却好像远在千里之外。周遭的空气里像是有一阵烟雾,朦朦胧胧的,我看不清。

“任筱筱,我们怀疑你有精神分裂症。你看看自己的手指,就什么都知道了。”另一个男警察说道。

我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它们已经被磨破,几乎露出骨头,但是我却觉不到疼。警察给我看了一段录像,那是我在刚刚的单间里,正在微笑着在墙壁上写字,那字体,是‘他’... ...


标签:悬疑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权所有:歆竹苑文学网,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歆竹苑文学网版权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户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广告投放(+86)0857-8332908 15086320111

ICP备:黔ICP备12003314号-1 贵公网安备号:52050202001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