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纪实文学

谭继贤:偶识唐秋桐君

时间:2018-11-08 15:00:58   作者:谭继贤   来源:歆竹苑文学网   阅读:2585   评论:0
内容摘要:认识唐秋桐先生,纯属偶然。虽说,他居住的地方与我在同一个区域内,都属贵州水晶有机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的范畴,清镇市巢凤社区管辖范围。去他那里,悠闲散步式的行程,顶多也就10分钟左右,可谓是咫尺之隔。8月11日,清镇市作协与安顺市西秀区作协欢聚一堂,开了一个交流联欢会,在风光秀丽的红枫湖镇大冲村碧水云山庄。本人亦应邀荣幸参加...

认识唐秋桐先生,纯属偶然。

虽说,他居住的地方与我在同一个区域内,都属贵州水晶有机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的范畴,清镇市巢凤社区管辖范围。去他那里,悠闲散步式的行程,顶多也就10分钟左右,可谓是咫尺之隔。

8月11日,清镇市作协与安顺市西秀区作协欢聚一堂,开了一个交流联欢会,在风光秀丽的红枫湖镇大冲村碧水云山庄。

本人亦应邀荣幸参加了这一盛会。

头一晚,正踌躇着如何去到这片山庄呢,因为据说得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程,且又从来没有去过,东南西北都搞不清楚。思量着,次日上午早点乘坐公交车去到清镇市,联系上协会的有关同志再说。

晚上9点来钟,手机响起,陌生号码,于是划开。稍后,又响起,待了五六声,接了,男性声音。对方在本人的姓氏后面加上了“老师”二字,说明早他也要去山庄参会,邀我一道乘车同往云云。

惊喜之余,赶紧致谢,请教他的尊姓,随之也回称了他一句“老师”。可能听我传过去的话语老态明显罢,他笑着说:不敢当,不敢当。叫我唐秋桐就行,秋天的秋,梧桐的桐。大约听我语气有些打顿和迟疑罢,便又补充了一句:叫唐总也可以

“唐总”?看来是搞实体,开公司的生意人了。生意人,与文学艺术方面却搭上了界,心里头掠过了那么一小点疑惑之念,却也没有费心思去多想。现今,看似与文学艺术之类毫不关联却紧密结合协作在一起的情况,早已不是什么稀奇事,实在是也无须大惊小怪了。

正奇怪“唐总”何以得知了我,他很快解开了谜团。说是:梁玉美托我联系你的。

哦,这不免又让人生出感动来。

梁玉美是市作协的副主席,一个文佳人淑、心地也好的年轻女子。有亲和力,极为热心集体公益事业和办事细致周到。

记得5月份市作协召集作者召开采写“走在前,作表率”先进事迹稿件的有关会议,本人亦报名参加了。因为临时有变,换了集中地点,她先是电话通知本人,随后又发了个位置示意图,深恐你不方便。使人情不自禁便想到了乘坐公交车刷卡时常常响起的一句温馨话:请关爱老年人。

真是芳名与心地,互为映衬,相得益彰!

于是随即去电话向她表示了谢忱。自是免不了又享受了一次似乘坐公交车刷卡时的温馨。

第二天早上10点来钟,“唐总”的轿车在讲好的地点如约而至。

之前听说他的名字叫“秋桐”时,颇觉这名字媚气,有些女性化。及至见面,当然是个须眉男儿。个头高高,身板薄薄,头发柔柔,笑容柔柔,话语也柔柔。上世纪六八年生人,比老朽整整少了二十个年轮。

听他的普通话带有明显的“广味”,便问他是“老广”么?回说是四川宜宾人,在东莞打了多年的工。一路上似乎都是摆谈打工方面的话题居多,谈笑间不知不觉便到了目的地。

回程之时,自然还是乘坐他的车。不巧而又巧的是,车子发动不起了,司机小陈鼓捣了一阵,效果不大。于是,唐总打了个电话给商界朋友——听他说是清镇市一个有成就的老板——帮忙,找个熟悉的修理工来。夜幕四合之际,来了个精蹦蹦的小伙子,由他做了紧急处置后,方才勉强凑合上路,说是到了他的修理铺后,换部件作彻底修整。

到了这小师傅的铺子,又是等了好一阵子,方才利利索索开车上了回家之路。两处候车时间相加,竟差不多近两个小时。

白天时文友众多,活动开展热烈,自然无暇与秋桐先生多聊。在这两个小时内,饮茶品茗,清静无打扰,竟和他来了个信马由缰的欢谈。他健谈,且颇有情趣。我则是听与问的时候多一些。以致车已修好,尚还有些意犹未尽。同时,亦为自己先前的那种联想法汗颜不已。

后接触有关资料才知悉,原来这位秋桐先生岂止经商是把好手,竟还是个长于多种文体,著述颇丰的作家文化人,头上有着文界、商界的多个头衔。对后者倒没有觉得有多了不起,对前者却的的确确让人生出了不少敬意。

出身农家的秋桐先生学过新闻专业,未离开宜宾老家时,供职于一家报社,并且还是多家报刊的特约记者、编辑,采写了不少稿件,且不乏有重大影响力的。事业全盛时节,竟然手下带了二十多个“徒弟”,深得领导和主编的赏识,倘若照此发展下去,颇有资质的他,成为一名卓有成就的“报人”,应该是没有悬念的罢。

无奈,此君竟然为了想给家里添个千金,没听领导劝阻,工作没了。

主编爱才惜才,对此惋惜不已,无奈之下只好对他勉励鼓励了一番,珍重作别。唯一对他开的“绿灯”,悄然“离职”。

时为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正值“打工潮”兴盛之际。于是,秋桐便也邀侣约伴,汇入了这宏大潮流中。南去广东,最终立足在东莞。

在打工仔中,秋桐算得上是个知识分子,从事过公职,而且是文化性质的。即便如此,还是经历了不少酸辛和苦楚。

最困难之时,靠多饮凉水来填充饥饿感。受困于8分钱的邮资都摸不出之际,竟被他发现了这么一个解决之道。

当地有的老婆婆在焚香求拜之际,偶然或无意中会丢下一些分币或毛票在香蜡纸烛旁,这便解了他的些许之急······

“苦难也是一种财富”,记不起是谁说的了。的确有哲理。强者会把它作为督促自己奋进的风帆。

即便如此,秋桐却打工写作两不误,创作激情异常高涨。二十多年间,靠天分,靠勤奋,竟然成了一个创作上的多栖多能者。歌、散文小说、评论、书法,无所不包,且皆有成就。出版了《留住真情》、《唐氏家族》、《透视中国当代神话》、《梦开始的地方》,及纯理论文集《拯救自己,创造未来和谐人才》和短中长篇小说合集《爱在路上》。

然而此君却是山水不露。

与安顺西秀区的文友们合影之际,秋桐却总是“梭边边”,站在最不显眼的位置上。而本人则觍颜坐在了前排位置上,虽说占了年岁上的优势,不免有着文友们连拉带劝的成分在里面。

发言交流之际,他也是听众一个,表情与初学“码字者”似乎区别不大。倒是本人耐不住寂寞的上去“交流”了一通。 就是这么一个“看不出来的人”,却是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理事,世界华文作家联合会会员,山东《望月文学》杂志编委会副主任、市书法协会会员,以及我们清镇市作家协会的副主席等等。作品先后在国家、省市报刊及网站发表1000余篇(首)。与多家文学艺术团体及部门结有文字缘,各地文友众多。各种文学样式作品皆获过全国赛事的奖项。如:长《献给父母的》,去年获《世界人》、《中外华语作家》等多家编辑部联办的“中外首届亲情歌大奖赛”入围作品展,而早在1996年二十八岁之际,歌《无奈之爱》,便摘取了全国首届精短文学大赛《新蕾杯》二等奖,短篇小说《寻找太阳》,亦是早在1994年,便收获了中国文学新闻创作年会新华社北京分社和东方文艺社联合举办的第二届全国大赛三等奖,散文《春天里》,获《望月文学》2013年度全国散文精选大赛二等奖,2017年创作的组《村庄》,获得全国泰山笔会暨金鸡杯·父母节·泰山杯大赛“东岳文学艺术奖”和“中外华语十大影响力人”称号,并入选《中国亲情词典》一书;歌《远离喧嚣》获江苏《扬子晚报风周刊》举办的“鑫福嘉园杯”全球华语歌大赛优秀奖;歌《寻梦者》获《中外名流》杂志举办的第一届全国“百年学校杯”文学大赛入围奖;散文《母亲的存折》获中国文化艺术作家网、湖南花君子文化公司联合举办的首届健康杯全国散文小说大赛优秀奖。2018年创作的组《新时代之光》获《義之书画报》在中共青海省委党校举办的2018年“新时代”全国书画印联赛金奖······

文学奖项多多,书法作品《乐表毫端》、《葡京两岸珠光闪  展翅腾飞炎黄情》亦斩获了2015年庆祝澳门回归祖国15周年暨中华情全球书画名家邀请赛金莲花艺术奖、书画类创作金奖,2017年创作的一幅书法作品《一带一路》在首届 “一带一路”国礼杯全国书画大赛中喜获银奖,并由中国当代书画名家协会主席陈春华先生颁发获奖证书与获奖银杯及与艺术家们一道合影留念。当天下午,秋桐先生的另一幅书法作品《梦》在拍卖会上被江苏南通郭先生以4000元人民币拍得而收藏,并且受到评委会专家的一致好评;2018年创作的一幅《一江清水浩东流》又获全国第二届“一带一路.中华国礼杯”书画大赛金奖,并在红色革命根据地江西---井岗山举办,真可谓意义非凡。

有幸获赠秋桐近年出版的融短篇、中篇、长篇于一炉的小说集子《爱在路上》。反映打工一族生涯的,底层、中层、上层人士的生存状况,酸甜苦辣,奋斗精神,表现得淋漓尽致,世像百态尽收眼底,并且表现手法独到,极见功力,你不叹服都难。难怪获得赞誉颇多,作序者、评论者皆为有名之士及知心文友。

而这些文学艺术成就,皆是边当打工仔——后来边经商当管理者——边笔耕码字艰辛而成。送他一个“儒商”的称号,大约是不为过的罢。

顺便提及一句,前不久还拜读了秋桐发表在清镇《湖城艺苑》今年第一期上的散文《夜宿老家的橘香小镇》,从容闲适的笔调,给人印象深刻,看不出还须时时捉出时间奔走于商界上的匆匆之态。

所以生出如此想法,皆因感觉他的“两栖”能力实在是太有些了得。

此君文学艺术上顶的头衔多多不说,在行商参政上亦有着呢。也不妨列举一二如下:

清镇市禁毒协会常务理事

清镇市工商联合会第六届执委、常委、副主席

贵阳市工商联合会(总商会)第十三届执行委员

政协清镇市第六届委员。

还真有点如民间戏谑语所说的那样:拿奖拿得手杆软,头衔压得脖子酸呢。

你还不说他这“委员”还真不是聋子的耳朵——摆设。

巢凤社区所在的贵州水晶集团公司大门对面的一条公路2016年前多路段坑坑洼洼,车辆行驶如同蜗牛一般,司机们怨声甚大,就连出租车也要加高价才来这段路,阻碍当地居民出行困扰,这“委员”一到任就提案通过,2017年初一条平坦的柏油路面就呈现于眼前,路面好了,车速也快了,但公路面和有条宽而深的沟壑在晚间,特别是小车司机,就成了盲区,三五两天,就有小车翻困于沟里,动弹不得,甚至酿出交通事故。正是这“委员”又于2018年两会期联名为此提出议案得到采纳,才安装了一道牢固的护栏,极大增加了安全系数,深得人们好评。

提到他所任有的“禁毒协会常务理事”一职,想起了他的员工中,一半以上都有曾经的染毒者——当然是已经有了翻然改悟良好表现的——配合政府有关部门工作,使这种为人们所侧目的人员,在劳动中成为自食其力的新人。为他(她)们回归社会,为地方的“维稳”,尽上了一份力量。

秋桐的公司还吸收了一些残疾人就业。关怀他们,体贴他们,让他们体现出了自己的人生价值。他们对秋桐亦是礼敬有加。难怪第一次去造访,门卫是个四十上下的汉子,听说是找“唐总”,面容绽开得像朵花,自告奋勇要领我们上三楼秋桐办公处。偶然间发现他的有条腿似乎有些不得劲,于是赶紧谢辞了。回说:我们知道的,我们知道的!

大多为文之人,有着一颗关爱之心,确乎也是情理中事。秋桐每年都会以公司和个人的名义,给贫困学生捐赠校服百套以上,从自己的所得里面掏出来。

秋桐先生是两年多以前才来到清镇的,奉他东莞总公司老总之命,来设在此处的子公司独当一面开展工作,厂址就设在原干河坝村委会大院内,从事的是服饰制作方面,似乎主要是工作服、运动服、学生校服和文化宣传品等之类的。两年多便有了“委员”等职,足见在文海,商海里都是把游得欢的好手了。

得识如此佳友,自然是不应该独占,于是引荐给了同单位的知心文友杨天华、现已供职于清镇市电视台的张红梅女士与之大家相识。都是有着共同志趣的同道,自然是一见如故,话题多多!

饭局来往也就顺理成章,成了情理中事。

秋桐君也是个善饮之人,一斤上下的量罢,只有天华文友和红梅的夫君能与他匹敌。本人虽说过去沾了常啖“公饭”的光,亦锻炼出了七八两的量,到底是属于当年勇。加上近年血压活跃,靠药物弹压着。比起有点量的红梅女士都处于下风了。即便如此,尽管在他们的一再关照下,还是每每忍不住便超过了自己的控制量。

毕竟,“酒逢知己饮,向会人吟”。这话于我来说,不免有着拔高自擂之嫌,于他们来说,却是合适的。

到底文友相遇相识相知,自是快事一桩,免不了便会产生不知今夕何夕之气概矣!

2018年11月6日


谭继贤:偶识唐秋桐君


作者简介

谭继贤,遵义市人,清镇水晶集团退休职工。1979年开始创作,在《山花》,《贵州日报》,《劳动时报》,《北京信息报》,《贵州民族报》,《安顺报》、《尚未文化》等发表散文小说、评论等文学数百篇,著有公开出版散文、随笔等合集《自珍集》。为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化作协会员,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清镇市作协理事。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彪炳史册的两次惠博战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权所有:歆竹苑文学网,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歆竹苑文学网版权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户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广告投放(+86)0857-8332908 15086320111

ICP备:黔ICP备120033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