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史志文学

张大千痛失初恋 上海遇知音终生相惜

时间:2018-10-18 00:21:32   作者:武晓勤   来源:未知   阅读:1942   评论:0
内容摘要:“两岸张大千辞世三十周年纪念展”本月13日盛大开展  本月13日,成都,海峡两岸“张大千”首次合璧!成都商报记者昨天了解到,“万里江山频入梦———两岸张大千辞世三十周年纪念展”本月13日将在四川博物院盛大开幕。本次大展是目前一代大师张大千专题作品的最大规模的纪念展,(台北)历史博物馆、吉林省博物院、...
“两岸张大千辞世三十周年纪念展”本月13日盛大开展

  本月13日,成都,海峡两岸“张大千”首次合璧!成都商报记者昨天了解到,“万里江山频入梦———两岸张大千辞世三十周年纪念展”本月13日将在四川博物院盛大开幕。本次大展是目前一代大师张大千专题作品的最大规模的纪念展,(台北)历史博物馆、吉林省博物院、四川博物院和深圳博物馆四馆同仁经过多年努力,终于携手合办此次颇具历史意义的大展(深圳、成都、长春、台北四地巡展),成都站共推出150幅张大千各个历史时期的艺术精品(其余三站展出105件作品),其中来自(台北)历史博物馆的35件(套)作品更是借着这次巡展首次亮相大陆。记者曾灵

 免费开放张大千作品首次合璧

  据悉,这次巡展也是首次合璧海峡两岸收藏的张大千作品,汇聚了吉林省博物院所藏张大千早期作品35件,四川博物院收藏的张大千中期作品,(台北)历史博物馆所藏的张大千晚期精品力作35件(套)。四川博物院院长盛建武在谈到这次展览的重要性时表示:“这些作品展示了张大千不同历史时段的艺术风貌,使我们可以一窥早年大千先生师古之迹,继观其敦煌寻梦、追唐宋高古之风,再踪其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终聚中西艺术之精华。无疑是海内外艺术界所期冀的一大盛事。”更有专家感言,此次合璧大展,其意义不亚于之前的黄公望《富春山居图》的合璧。

  而对于四川的艺术爱好者来说,能在家乡近距离欣赏到张大千如此多、精、美、全的艺术佳作,实乃幸运。据悉,展期将持续至5月25日,对公众免费开放。

 机会难得全面欣赏张大千作品

  四川内江诞生的张大千,在中国近现代绘画艺术领域中,是一位画艺卓越、情感丰富、个性鲜明、充满激情和创作力的艺术大师。曾被徐悲鸿誉为“五百年来一大千”。(台北)历史博物馆馆长张誉腾介绍,张大千的绘画艺术发展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其一是早年师习明清以降的文人水墨画风,作品清新俊逸;其二是中年时期赴敦煌临摹,一变而趋精丽雄浑之风;其三是晚年发展泼墨泼彩风格,开拓了现代水墨的新境界。”此次的150件展品由吉林省博物院、四川博物院和(台北)历史博物馆贡献。值得一提的是,这三个博物机构各自收藏着张大千一个历史时期的代表作,以此完成张大千艺术生涯的“完整拼图”。比如,吉林省博物院在上世纪60年代征集到大量近现代书画名家的作品,其中以张大千的作品数量最为丰富,达到百件以上,成为其特色收藏之一,此次吉林省博物院选取张大千的画作35件,涉及山水、花鸟、人物各科,均为1949年以前的早期和中期作品,较为清晰地反映他五十岁以前的画学经历和画风嬗变过程,是研究早期绘画的珍贵资料,其中部分作品更来自大收藏家张伯驹的捐赠。吉林省博物院院长赵瑞军表示,这次画展完整再现张大千早中晚不同时期的作品风貌,为全面欣赏张大千的艺术提供了极为难得的机会。

  而坐落在大千故乡的四川博物院,和吉林省博物院、(台北)历史博物馆同样作为收藏艺术作品的重镇,除了其早期作品外,更有百余件张大千于敦煌临摹石窟壁画之作,“这些作品提供了追索其精丽巨构与重彩画风转变的重要轨迹。”

  高端讲座一气呵成领略大千传奇

  “作画如欲脱俗气,洗浮气,除匠气,第一是读书,第二是多读书,第三是须有系统,有选择地读书。”张大千以这样的读书论开启了自己的世界艺术之旅和行走之旅。为了从学术上为张大千艺术研究者提供更好的交流机会,在本次大展举办期间,四川博物院还邀请全球多位张大千艺术研究专家举办多场学术交流。其中一场由台湾地区学者、著名张大千研究专家巴东主讲的学术讲座格外吸引眼球,四川博物院副院长魏学峰也准备与巴东展开一场关于张大千艺术的对话。张大千自述“一生最识江湖大”,这些精心安排的讲座,或许能一气呵成领略张大千的大千传奇。成都商报记者谢礼恒

 张大千和溥心畬的乱世佳人们

  于非闇1935年撰文,把张大千和溥心畬并称为“南张北溥”。这两位比肩的画坛巨匠,毫无疑问都具有精妙绝伦的艺术造诣。然而他们画笔之外的现实命运,却令人咋舌地大相径庭。张大千一生叱咤风云,颇有时势造英雄的气魄,不愧为“五百年来一大千”;旧王孙溥心畬则一辈子挥之不去落魄与悲凉,只可谓今之古人、生不逢时。在他们错综复杂的人生脉络中,各色女人陆续担当了极为关键的角色。是红袖添香还是红颜祸水?点点滴滴折射出两位大家的传奇。

 滚滚红尘中拈花微笑

  在种种姻缘纷至沓来之前,张大千曾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他的那个她,是青梅竹马,比他大三个月的表姐谢舜华。

 痛失纯爱初恋落发为僧

  张大千的母亲见两个娃娃这么投缘,就在他俩十岁时定了亲。定亲后,小姐姐对少年张大千更是体贴,这让情窦初开的他,更认定了这位未婚妻。18岁时,八弟张大千随二哥张善孖去日本学两年染织,说好了回国后就成亲。临走那天,未婚妻怀揣四个热乎的鸡蛋,躲在村外的林子里等着他,一直把他送到大路上才依依惜别。谁料这一别,竟成了诀别……1918年冬天,19岁花季的小姐姐患干血痨病逝。据说是她太思念未婚夫,终日郁郁,拖垮了身体。空悲切!旧式女人的痴情等待,往往伴随着强烈的自我耗损。若她能有一些新女性的独立洒脱,一边等待一边好好保重自己,后来的故事是否会全部改写呢?

  一心盼着早日回老家与之团聚的张大千,在日本惊闻噩耗,犹如五雷轰顶。痛彻心扉的大男孩不顾国内局势危急,立刻回来奔丧。无奈当时张勋复辟,内地一片混乱,他到上海后发现无法回到交通不便的四川内江。在张善孖的督促下,只好又回日本继续学业。

  在这段还未真正成亲的初恋中,张大千把他整颗的赤子之心都放在里面了,这也是他唯一全心全意的恋爱,毫无保留。当爱情之梦猝然破灭后,没有女人再这样完整地拥有过张大千的一腔爱意。

  1920年,仍然深陷情殇的张大千,终于回国。伊人已去,事业迷茫,不知何去何从的张大千遁入空门,在上海松江禅定寺出家了。“大千”正是出家时所赐的法号。三个月的禅修生活,让原本苦闷不堪的21岁青年好好清空自己,灵性大开,平静了许多,也看开了许多。但是他终究尘缘未了,在当了百天的和尚后,被二哥押回老家。

  短暂的出家修行,让本来就很有慧根的张大千境界高阔不少,日后更多豁达与圆融,潇洒与豪迈,能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佛语禅心伴终生。

  不满包办婚姻纳妾生子

  被“押”回老家后,张大千才知道家里人已经为他包办了另一门亲事,新娘是19岁的曾正蓉。张大千不喜欢这位矮矮胖胖的夫人,勉强成婚后不久,就去上海拜师了。温顺的曾正蓉就这样被搁在一边,日后尽职尽责料理家务、伺候公婆。可能是张大千一直冷落她,结婚十年之后,她才生下唯一的女儿。这种感情上被遗弃的心酸与苦痛,与谁能说?

  婚后两年,张大千娶了含苞待放的黄凝素为妾。她漂亮、苗条,又精明能干,还略懂一点画事,甚得夫君欢心。张大千的许多仕女画,就是以这位小自己8岁的川妹子为模特。二太太不仅为夫君带来创作灵感,还为张家开枝散叶,一共生下8个子女。不断地生孩子,还要照顾这么多孩子,让黄凝素大多时间只能在家,不能陪伴四处闯荡游历的张大千。这为十多年后三太太的进门,埋下伏笔。而三太太的受宠,让性格要强、脾气火辣的黄凝素长年备受冷落与煎熬,终日以牌为友,以至于后来红杏出墙,1947年与张大千离婚。从15岁嫁入到40岁离开,这25年最风华正茂的时光,她全部献给了前夫张大千。

  上海遇知音终生相顾惜

  在娶妻之后,纳妾之前,张大千其实另有一段珍贵良缘。或许是太过珍贵,他把此段相知相惜的感情升华为饱含平等与尊重的知己关系。

  1920年秋,张大千来到上海,拜师前清名士曾熙和李瑞清,学习书画。当时他借住在宁波巨富李薇庄的家宅中,与同岁的李家三小姐李秋君相识。清丽可爱的秋君自幼喜欢绘画,拜吴吉芬、李瑞清为师,专习仕女,天赋极高。两人彼此欣赏对方的才华,也倾慕对方的风雅。难得才貌双全的三小姐动了情,李家随后提出愿将秋君下嫁给大千。凭着男人的直觉,张大千跪下,诚惶诚恐地拒绝,坦言自己在家乡已娶妻室,哪能委屈一代才女秋君作妾!

  秋君此后竟然终身未嫁,继续精进丹青,成为上海著名画家。但她仍然甘心侍奉大千,如贤妻一样无悔奉献。甚至在大千云游四方时,收徒弟的大事,都由秋君来定。徒弟们也敬她为“师娘”。张大千格外珍惜这位知己的厚爱,走到哪里都写信与之分享他的艺术见闻与感悟,无论是上黄山,去敦煌还是后半生客居海外。这些心里话,只与秋君说,连大千身边的妻妾都没这个福分。如此习惯一直持续了40年,直到秋君去世。抗战前,张大千还把自己的两个女儿过继给已经三十多岁的秋君,怕她孤单。秋君则悉心照顾和培养,视作亲生。

  这段柏拉图式的绝恋,不禁让人扼腕长叹,恨不逢时未嫁成!但转念想来,张大千这样“束之高阁”的处理,于他于她,恐怕都是最为明智。李秋君是张大千一生的挚爱,不是妻子,却胜过所有的妻妾。其她红颜,都是张大千生命中的过客,情爱来了,情爱去了,但是惺惺知己情才是张大千最大的牵挂。他曾在秋君晚年时,写信道:“一生曾蒙无数红颜厚爱,然与三妹相比,六宫粉黛无不黯然失色。”男女之爱,超然若此,已有永恒的况味。

 北平艺人十年患难与共

  大太太持家,二太太生娃,交游甚广、名声日隆的职业画家张大千,身边缺少一位可以带出去应酬的大方女眷。

  1935年,他来到北平准备画展,花费巨资租下颐和园内的听鹂馆作为住处。这里曾是慈禧太后听戏的园子,风景怡人,让张大千的绘画从“师古人”渐入“师造化”的阶段。初春时节,张大千认识了16岁的北平艺人怀玉姑娘。吐蕊之年的怀玉,一双纤纤素手,让画家醉心不已。他在以她为模特的仕女画中题,把怀玉喻为格调高雅的雪里梅花。画里画外,两人情投意合,亲密无间,张大千欲纳之为妾。同住听鹂馆的二哥张善孖坚决反对,只因怀玉是艺人!且不论这个理由本身,二哥对于张大千来说,长兄如父,恩重如山。张大千的成长与习画;去日本留学;闯荡上海画坛;四处游历;来北京发展等,无论画技还是人脉,一路都是张善孖手把手教养与引荐。既然二哥不赞成,八弟只好浇灭这短暂的火花。还不谙世事的怀玉,为此很是伤心失落了一阵。殊不知,祸兮福之所倚,且看半年后嫁给大千的另一位北平艺人的命运,就明白了。

  同年初秋,黄凝素在苏州待产,不安分的张大千又看上了唱京韵大鼓的艺人杨宛君。19岁的宛君秀丽聪慧,身材高挑,同样有一双凝脂玉手。这样的天生尤物,张大千情不自禁要俘获。他请于非闇做介绍人,与宛君姑娘相会,其才华与谈吐让宛君很是倾心。况且张大千当时已是知名画家,生活阔绰,虽然年龄比她大一倍,但是家境清贫的宛君还是乐意做她的三太太。

  有勇有谋的宛君后来救过丈夫一命。当时张大千落入日本人手中,危急之时,只见一辆医院的救护车疾驶过来。宛君和医生朋友下车,镇定地骗过日本军官,称张大千患上传染性肝炎,急需回医院救治。日本人一听,吓得赶快让他们都上车,也顾不得多问了。这次救命之恩,让张大千十分佩服宛君的机智与胆识。

  “七七事变”爆发后,两人从北平历经磨难逃到香港,再取道柳州、梧州、重庆,回到成都。张大千全家老小,自此隐居青城山上清宫数年。其间,三位夫人以姐妹相称,不得不佩服张大千对内管理的本领。

  再后来,宛君跟随大千去了敦煌。那段极为艰难困苦的荒凉日子,吃的是大麦炒面,睡的是黄土窑洞,背后有多少宛君的艰辛付出?无论风光还是苦累,大千与宛君夫唱妇随的日子,大约持续了近十年,直到下一位少女走入张大千的心扉,就像当年宛君一样,势不可挡。

  1949年,张大千携四太太离开大陆,留下了刚刚三十出头的年轻宛君,从此与丈夫天各一方。她没有子女,一个人熬过接连不断的政治斗争,生活之凄凉惨淡,不敢想象。即使如此,她仍苦等了张大千一辈子,直到年逾古稀,临终弥留之际还在呼唤:“大千,我能见到你吗?”这忠贞不渝的等待,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俏佳人作陪畅游四海

  长江后浪推前浪。杨宛君的“后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徐雯波。这位比杨宛君小十几岁的少女,是张大千女儿张心瑞的同学。她平时喜爱画画,有一天得知心瑞的父亲就是张大千,于是很想来目睹一下这位画家。没想到,当时46岁的张大千见到这位16岁的盈盈佳丽,先被她的娴静优雅迷住了。

  一位是正遭遇“中年危机”的大画家,才高八斗,但家事缠身(与黄凝素矛盾很大),日子过得郁郁烦心;一位是父母双亡、寄住在姑母家的文艺美少女,青春如初露,但内心很渴望父亲般的疼爱与导师式的指点。

  于是张大千答应徐小姐可以经常来家看他作画,徐也欣然前往。两人秘恋之后,张大千又尽量抽空去她姑母家画画,博得姑母的认可。姑母虽然仰视张大千的才华,但坚决反对这门亲事。

  毕竟徐雯波出身于书香门第,受到良好教育,父母都是大学毕业,不幸在瘟疫中早亡。这样亭亭玉立的女学生,怎能嫁给比她大三十岁的老男人做四姨太呢。但是小女子铁了心要嫁,并以怀孕为由,姑母只好同意。1947年,这对老夫少妻低调完婚,两年后离开大陆,后半生漂泊海外。张大千没有看错,徐雯波的确是一位内外兼修的全能妻子,而且在他晚年时寸步不离、精心照料。1983年,张大千在台北病逝。在这四房妻妾中最风光,陪伴大千时间最长的徐雯波,终究失去了挚爱的丈夫。晚年的她,拜马寿华为国画老师。在画案旁,她定是常常想起大千挥毫泼墨的身影吧?

标签:上海  终生  初恋  知音  痛失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权所有:歆竹苑文学网,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歆竹苑文学网版权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户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广告投放(+86)0857-8332908 15086320111

ICP备:黔ICP备120033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