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知名作家

专访|作家吱吱:目前最满意的作品是《九重紫》

时间:2018-10-13 18:43:40   作者:罗昕   来源:澎湃有戏   阅读:1318   评论:0
内容摘要:撰文:澎湃新闻记者罗昕如今广大女性已经成为当今中国互联网消费的主力群体。据CNNIC最新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网络文学用户规模已达到4亿,首次超出了全国网民的半数。从网络文学到衍生影视剧,甚至是网游手游,越来越多的女频题材作品大放异彩。古代言情也一直是许多女性喜欢的故事大类。这...

撰文: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

如今广大女性已经成为当今中国互联网消费的主力群体。据CNNIC最新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网络文学用户规模已达到4亿,首次超出了全国网民的半数。从网络文学到衍生影视剧,甚至是网游手游,越来越多的女频题材作品大放异彩。古代言情也一直是许多女性喜欢的故事大类。这些故事精致而考究,还有着丰富浓烈的情感。

9月12日,阅文集团旗下女性阅读APP“红袖读书”举办战略发布会,阅文集团白金作家、“古言天后”吱吱也出席了发布会。在去年的中国网络文学作家影响力榜上,吱吱与叶非夜、丁墨、苏小暖、顾漫成为网络文学作家影响力榜前五位。

9月12日当天,吱吱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专访。而2018年9月26日,也刚好是吱吱写作10周年的纪念日。10年时间,写作让这个原本普通的母亲,找到了自己的热爱与追寻。她的丈夫对女儿说:“你要学妈妈,做妈妈这样的人,活出自己来。”

专访|作家吱吱:目前最满意的作品是《九重紫》

吱吱

写作带她进入另一个世界

和许多网文作家类似,吱吱先是网文读者,再开始自己吭哧吭哧写网文。

时间要追溯到2004年,她还尚未养成在网上看小说的习惯,只是经常辗转于各种论坛。一日,她发现了一部只出了开头的作品——《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一下子深陷其中,爱不释手。下文在哪?吱吱赶紧去论坛上问,有人回“这书早就有了,是起点中文网的”,于是吱吱从此结下了和起点的缘分。

“那时很多人写帝王,随波逐流(《一代军师》作者)就写将相,无论历史性还是文笔都特别好。我就一下子成为他的粉丝。”吱吱回忆,“人家说欠周星驰一张电影票,我说我欠随波逐流一个订阅。因为最开始充卡不像现在用手机很方便,它要用银行卡,要么就买起点的点券。我不玩游戏,不会充,那时也没有正版和盗版的意识,就网上一搜,然后看得津津有味,非常激动。”

到了2008年,用起网站充值已然得心应手的吱吱想着“也去偶像的网站上发发文”,于是有了第一本小说《以和为贵》。“当时有个热心读者,基本上我写三千字,这人可能评论五千字,而且他的评论都很中肯,不仅说哪里不好,还会告诉你为什么觉得不好,我印象太深刻了。我们后来有一个申请好友系统,我就加他,但他没理我。”

“那时我也还是18线小透明,所以每天多了一两个读者加QQ,我都记得。有一天一个人加了我QQ,上面写着我是谁谁谁,我一看这不就是写评论那位吗,我赶紧加上了!”结果聊着聊着,吱吱才知道——这个读者就是“传说中的”随波逐流。

“那种感觉你知道吧?就是偶像突然在你身边出现,还对你评价不错。太神奇了。”吱吱说起这段往事,还是眉飞色舞,特别激动。

她从此走上了写文之路,至今也有十周年了。人们说“十年磨一剑”,吱吱说:“写文真的对我影响深远,让我这个人因此变得更好。”

“之前很简单,我就是一个行政单位的普通科员,早上因为要送孩子上学迟到,下午因为接孩子放学要早退,周末两天要陪孩子去补习。每年考核的时候,不是最后一名就不错了。但是写文之后,我感觉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吱吱感慨,“在这个世界你是被喜爱的,被尊重的,被重视的,然后你的人生可能会有另外一种变化。”

“当我觉得现实生活不如意的时候,我可以躲在网络世界里休息一下。当我在网络世界不顺心的时候,现实生活里还有我的家人、朋友。所以这两种变化让我变得更心平气和,对人更宽容。实际上写文后我和父母的关系、和丈夫的关系、和女儿的关系,都变得更好了。我觉得这是我写文最大的收获——让我的人生变得更好了。”

十年磨一剑,专注写古言

如今,吱吱是起点女生网知名作家,发表作品900余万字,代表作有《慕南枝》《庶女攻略》《雀仙桥》《花开锦绣》《好事多磨》《九重紫》等,其中《庶女攻略》在起点女生网书友推荐榜上雄踞第一长达六年。

很多读者评价吱吱的文字有浓厚的古言特色,这离不开她的家庭熏陶。吱吱的爸爸,用她的话说,是个文艺男青年。平时购书颇多,许多旧时存书至今还好好地藏于家中。在写《九重紫》的时候,吱吱在家里找到一张明朝时候的京城地图,写作时可以直接照着地图比对。在参加阅文组织的作家年会时,为了赶稿,她随身带上了地图,别的作家朋友看到十分羡慕。“那是在那个年代花一块七毛钱买的。”吱吱有点感慨。

从溥仪的《我的前半生》里参考清朝宫廷的衣食住行,从曹雪芹的《红楼梦》里考据,吱吱对古言的世界愈发着迷。“我写古言是因为我比较喜欢看古言,但一开始用的都是现代语。时间长了,读者多了,他们就会说,‘你这个词在古代根本没出现过’ ‘你写的这个物品在那个朝代根本没有’,这个时候我就会去反思自己的作品。经常每写点什么,就要反过来去查资料,尽量避免现代化的口吻。这时间一长,积累多了,自然就是一种习惯了。”

也因此,吱吱认为虽然古言、现言、玄幻可以跨界写,但她倾向于“专注写什么”,“至少多写几年,是因为你在写的过程中不断地学习,然后会发现自己以前写的东西的错误之处。如果你觉得你在这个行当里写得非常好了,那再去换一个。起码我觉得现代用词和古代完全不一样,不细耕的话,很难达到自己顶峰的作品。”

吱吱坦言,自己这十年全部都在写古言。“是不是每一本都写得好呢?当然不是,我肯定自己心里有数,哪一本写得比较好,哪一本写得有点问题。而这些东西也与积累有关系,因为网络作家不可能等到全部东西都准备好了再去写,个人的视角也始终是有限的。”

“我们和传统作家聊天时,他们说你们为什么不等所有素材准备好了一气呵成,我们说那样容易出现偏差,他说那是你们对文的掌控不好。实际不是这样的。”吱吱说,“网文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大家参与的娱乐性。我们局限于个人的视角,对整个文的完整性是有很大创伤的。传统作家就说那是不是别人要你写什么就写什么,怎么可能呢?因为是我们自己要讲一个故事,讲得好怎么可能受牵制?我们受影响的因素是什么?是读者在给你查漏补缺,你每天更新,每天有人回应,这里面也是很有趣的。”

吱吱笑言,边写边改,有人唱和,写到微妙处有有心读者喝彩,这种感觉是很奇妙的。“我觉得这也是越来越多人喜欢写网文的很大原因。因为写作是个寂寞的事,但因为你在网上连载,就会变成一个热闹的事,至少是满足自己虚荣心的事。就像你发了一个朋友圈,总是希望满屏点赞吧哈哈。”

《九重紫》是目前自己最满意的

素材可以积累、文字可以润色,对吱吱而言,写文最怕的是“没有思路”。

“写文这个东西,通常都会挖一个坑,把它补起来,再挖一个坑,再把它补起来。问题是怎么挖一个好坑?如果你挖的坑能随便补好,说明这个坑没啥吸引力。如果你挖了坑你自己都爬不出来,别人肯定也爬不出来,最后你若爬出来了,这就是一个好梗。所以我经常头疼,这个梗怎么写,这个坑怎么挖、怎么爬,这个困难是经常遇到的。”

她说道,基本上写文这十年“要么写,要么想,要么查资料”。“就像嫁进豪门一样,庭院深深啊。别看躺在床上,实际上在费劲脑汁地想,脑洞大开地想。别看我们跑到哪儿去,年会,旅游,其实有的人在赶文,没赶的也在想下一篇写什么、写这个有意思吗?”

“你写可能只要2小时,但想可能要6小时,甚至是8小时、12个小时、24小时都有可能。真正来说是永无休息之日。除非你不想在这个行业干了,你只要想在这个行业做下去,你就很难不去想。”

在构思方面,吱吱对自己最满意的作品是《九重紫》。《九重紫》是一部架空历史的网络小说,讲述了女主人公窦昭重生回到年少时的故事。

“为什么说我最满意是《九重紫》呢?除了读者对它的喜爱之外,还和我自己有关。我最开始写文出于‘反驳式’,就是你说我写不好,那我就写一个,我写我自己的,你喜不喜欢无所谓。但到了一定程度,特别写完《庶女攻略》之后,我发现很多人留言说这个作品对他(她)有了什么影响、有了什么帮助,我就开始反思我的作品了。”

吱吱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九重紫》是她第一次从“下意识按照喜好写”变成“写作式写故事”。“以前我不管技巧、布局,只要自己喜欢就可以了。但后来我会想,我能不能完整讲好一个故事,除了我喜欢,它还能有写作的技巧和立意在里面。以前哪个角色领盒饭,我就看自己心情。但是现在我会想,是不是要把男主角放在哪里出场?女主角小时候的经历对人物塑造有没有帮助?我以前所有故事都不写大纲的,但是《九重紫》是唯一有的。”

“所以我对它感情非常深,觉得是我写作的一个质的飞跃。后来我也一直舍不得卖它,就想给它找一个好东家,最后卖出去了还是很有感情。《九重紫》也是我写得比较感人的一本书。”

从今年3月开始,吱吱已停笔休息了一段时间。“他们给我算过,我最长的休息时间超过18个月,最短的时候休息了五个月,这在网文江湖里已经非常长了。我虽然写了十年,但作品七八部,与这个有很大关系。但我是这样想的,网络就是这点好,你写得好自然大家捧场,你写得不好,大家也不会因为你是谁去优待你。”

“所以我觉得还是作品为王。我宁愿多花一点时间去构思,而不是匆匆忙忙,不停地写同样的东西,这是我自己比较不喜欢的。”

卖出3部作品,不为IP而写作

如今,女频内容在IP改编开发领域尤其是影视化方面也引人注目。

吱吱说:“我有八部作品,才卖了三部,为什么?因为每部作品都是我的孩子,我给影视公司,就是把我的孩子嫁出去了,那不能随便嫁。”

目前,吱吱的《庶女攻略》《九重紫》与《金陵春》都已卖给大型影视公司。

“卖IP是有条件的,要么就不卖,我自己在家养着,也是我的孩子,至少是原貌吧。我卖IP先审资质,就看什么公司做,不要讲多少钱。然后公司对这部剧有什么计划,什么时候能开拍,年限是多少。我还不许转让,这一条也把很多公司拦在门外了。”

吱吱也在做《九重紫》的编剧。对于一些“迎合IP开发而写文”的做法,她表示:“真做了这行你会发现,网文的读者和影视的读者是两个圈,你不可能同时把两边都兼顾。而且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你是依据别人的喜好讲这个故事的时候,这个故事怎么可能讲得好?打个比方,女孩子买口红,这个色号是网红色号,人人一个,但它适合你吗?衬你肤色吗?气质接近吗?我们只能找适合我们的东西,要不然人家口红为什么出那么多色,一个色两个色就可以了。”

“所以我想说,做任何事情,最重要的是做出自己喜欢的东西来。”吱吱认为,每个能在网文圈立足的作者都有核心竞争力,也难以取代。

“有核心竞争力的东西,都不会太便宜。你要这么想,你看医生,便宜吗?科学家做实验,便宜吗?写作本来是七分靠勤奋,三分靠天赋,甚至可以反过来说三分靠勤奋,七分靠天赋。这种天赋是与生俱来的,就像老天爷赏饭你吃一样。为什么那些中文系毕业的未必成作家,因为写作本来是一个很私人化的东西,没办法可取代,也没办法可培训。”

“那怎么证明我有没有写作这种能力呢?很难说。好在现在市场开放给大家了,我有这个能力,我有这个天赋,那么我就往前走了,没有这个天赋的时候我自己就会停下来,不做了。”对于想写网文的新人,吱吱建议感兴趣的都可以一试。

“我最开始写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我能写,我也不知道我能写这么长,我也不是中文专业毕业。只要喜欢这东西,就可以去试试看。”

愉悦的家庭关系与温暖的文字

说起自己的老公与女儿,吱吱更是滔滔不绝。

老公是她的青梅竹马。“吱吱”还是女儿的小名。

夫妻俩和女儿的关系非常亲密,教育方式也自有一套。“小时候她认字,我们从来没有规规矩矩说你要坐下来学,就直接跟她说,‘你喜欢喝雪碧,自己去拿一瓶’。所以我们家小孩最先认识的就是雪碧两个字,其次才是‘人、口、中’。这孩子语文好,升高中的时候要军训,她为了不参加军训就去广播室,一天写57份新闻稿,每一篇都不一样。她同学的妈妈说你怎么能不参加军训?我说为啥一定要参加?她是靠自己的本事不参加,这不挺好的吗?”

“很多家长会把自己的意愿加在孩子身上,我不是这样。我经常觉得,我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我凭啥要求我的孩子做到?”

吱吱说,2008年开始写文后,她陪女儿的时间少了。“那阵她也上中学了。我就直接和她说,你已经长大了,妈妈也有自己的生活。所以经常她写作业,我写稿子,我们互不影响。她喜欢看电影,我最不喜欢看电影,但是我们不冲突,她可以自己去看回来讲讲看了什么,我可以和她说今天遇到了什么事,我们都快乐。”

轻松的家庭关系也让吱吱的文字充满感情。在吱吱看来,她的作品属于比较暖的那种,“母子之情、父子之情、恋人爱情、兄弟姐妹相互帮助的感情,这么多年我写的文都是比较温暖的文,但成绩还不错,说明大家还是喜欢的。”

“而且这些情感的东西都是你在生活中体验到的东西,你不可能空中楼阁去塑造的。虽然有一些故事高于生活,但你也得来源于生活才行。”吱吱笑言,她这个人特别喜欢听人说八卦,越是家长里短越喜欢听,甚至于看的节目都是相亲节目、调解节目。“我好几个同学在居委会工作,我就经常和他们吃饭唠嗑,说你给我讲讲你们发生什么事。我是这样一个很接地气的人。”

和男性题材相比,吱吱认为女性题材作品本身更关注感情。“可能女性基因里就更感性一点。”吱吱说,做妈妈以后,她也非常关注女儿在看什么东西,这些东西对孩子会不会有影响。“我想写女性作品的时候应该更慎重一点,无论选材、人设、人生观。”

声明:我们是澎湃新闻文化娱乐部的微信公众号,栏目官方微博为“澎湃有戏”,唯一的APP叫“澎湃新闻”。本文来自澎湃新闻“异次元”栏目,未经授权,谢绝转载。转发朋友圈请随意。


标签:作品  目前  满意  作家  专访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权所有:歆竹苑文学网,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歆竹苑文学网版权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户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广告投放(+86)0857-8332908 15086320111

ICP备:黔ICP备120033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