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抒情散文

王剑:卫城嘉年华

时间:2018-10-10 16:36:37   作者:王剑   来源:歆竹苑文学网   阅读:1559   评论:0
内容摘要:9月25日上午,省散文学会微信群通知说,明天早上7点30分,卫城有个嘉年华活动。当地政府给了10张票,需要去参加的会员,在微信群里接龙报名,留下联系电话。报名截止时间下午2点。我立即报名,留下手机号码。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次活动主题是什么,内容有哪些,活动地点,有什么要求,在哪里集中,出行方式,等等,我一概不知。到...

9月25日上午,省散文学会微信群通知说,明天早上7点30分,卫城有个嘉年华活动。当地政府给了10张票,需要去参加的会员,在微信群里接龙报名,留下联系电话。报名截止时间下午2点。

我立即报名,留下手机号码。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次活动主题是什么,内容有哪些,活动地点,有什么要求,在哪里集中,出行方式,等等,我一概不知。

到了下午,总计有3个人报名。秦连渝会长排在第一,我在第二,刘登位排在第三。

人这么少,这个事情要黄。

没有车接送,估计是自我解决交通了。

我必须作好准备。

我的车有个轮胎漏气,后轮,左面那个。10天时间,3.5的胎压就会降到0.5。去修车行补了,一个小胖娃儿给我补胎。他从墙上拉下气管,接上气动泵,对准螺丝,“嘭”,“嘭”,“嘭”几下,轮胎就滑落下来了。胖娃把它滚到一个盛满脏水的大盆子里,用力溺水,看看哪里冒气泡。但是经过反复溺水,始终找不到冒泡的地方。

老板娘从里屋走来,咬了一口手里的红薯,说,走阴气,查不出来,等以后漏老火了,再来补。

之后,我在车上配带了加气泵,随时加气。

车胎加满气,准备好手机充电宝,充电线,快充插头,旅游鞋,开车墨镜等等。

夫人是教师,最近买了华为手机,双卡,双待,双镜头,有美化图像功能,她就迷上了照相。我邀请她一道去,有个伴,凑个热闹。

她问,我去好不好,我又不是你们的会员,八竿子打不到一块。

去了再说,万一不让进门,你就在外面瞎逛,照相。还不知道去得成去不成。我说。


第二天早上7点40分,我的手机响了。我看电话号码,新号,我不认识。但显示“贵阳移动”,我想不会是诈骗电话吧,那么早,再说,我又不是徐玉玉。接听了,对方说,我叫周光俊,卫城这边负责接待学会老师们。王老师,你到哪里了,这边7点半进场了。

我一时不知所措。连忙问,学会有哪些人去了,在哪里开会,我还带了夫人过来,有票吗?周光俊说,秦连渝老师都进会场了,地点在干河,嘉宾的票现在没有了。不过可以在会场外面玩哈,不座嘉宾席。

我们立即出发。

老太,干河在哪里?我问夫人。

不知道,我是路痴。

在我的记忆中,清镇市到卫城镇有30公里。我加速开车。只要是在卫城方向就行,一定可以问到。

我在塘寨电厂筹备处工作时,与清镇市重点项目办公室的王智锋主任处得很熟。有一次我们到卫城镇张家坪踏勘厂址,路过卫城镇。他说,卫城镇是全中国最大的镇。我们很诧异,无论版图面积,人口数量,都不会是卫城镇,这是基本常识。他接着说,原来开车过卫城镇,要开三天三夜。

为什么?

堵噻!

哈!哈!我们恍然大悟。

这条路原来是国道,毕节,大方,黔西,鸭池河,新店,王庄……所有的汽车都要从这里经过。大车,小车,中巴车,拖拉机,通通从这里走。车流量大,路面差,路面窄,加上老百姓在路旁摆摊设点做点小生意,等等问题集中出现。你说说,堵不堵?

为什么说“要致富,先修路”。有道理的,有出处的。比如卫城。

还好,一路上到了道路岔口的地方,要么有交警指路,要么有“卫城嘉年华”的豪华指示牌指路。没有迷路。

来到干河会场,我被宏大的游乐现场吸引。车多,人也多,比赶场还热闹。

我终于记起了干河这个地方。我曾经在这里看过油菜花节。就在干河,没错。那时是当地政府招商引资采取的举措。干河是一大块良田,有多少亩,我说不上来,总之好大,比几个足球场加起来还大,土很黑。种水稻,种油菜,产量都高。但是今天这里变成了游乐场了,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变回来。就像原来不准生二胎,现在又变回来了,可以生了。

有3个体积很大的穹顶放在游乐园中央,就是用钢结构做骨架,在钢梁上盖塑料布的房子。园区还有花岛,沥青路,水泥路。我的心一下子沉下来。记起了不久前看过一位农业专家的一篇文章。文章里表示了对中国粮食的担忧。一是以后无粮可种,因为用了国外的转基因种子。二是许多好土好地都用来建房子,或者做工业园了,以后没有土地种粮食了。

干河就是列子。

我把车停在临时停车场,在路边找到周光俊老师,拿了票,径直走到嘉年华会场。

会场在一个封闭的景区里,有高大的城墙围着。围墙上写着 “寻味贵州”字样。我想起了“时光贵州”, “乡愁贵州”, “四季贵州”等等人工打造的旅游景点。我不好说什么,当然也说不上来,那是设计师才能说的事情。但这些景点我去过之后不想再去了。没得意思。

“寻味贵州”,肯定与吃有关。卫城的菜肴在附近一带,有点名气。比如王马儿辣子鸡,段老三辣子鸡,卫城八大碗,等等。

我凭票进入会场观看表演。观众席上座了许多人,但有几个塑料凳子空着,我找了一张坐下来。人工搭建的舞台上正在演着节目,大概是酿酒的。肯定是,卫城的包谷酒很有名。几个小伙子,光着上身,胸前和背上油锃锃的,像出汗的样子,看得出是抹了油。装的嘛。他们拿着木头做的铲子,这边撬撬,那边撬撬,抱个纸糊的大坛子,做出喝酒的样子,之后翩翩倒倒的,就醉了。演出一会儿就结束了。

人好多,好挤。

清镇市好多部门都派嘉宾观看演出。我认识几个。单位牌子摆在桌上,比如教育局,中医院。

我联系上了秦连渝老师,周光俊老师,一会程家强老师等也到了,有10多个。

周光俊老师带我们到游乐园,参观了恐龙馆。新平的水泥地上摆满了塑料恐龙,会眨眼的,会叫的,抬头的,摆尾的,高的,矮的,飞的,爬的,都有。

出了恐龙馆,周老师带我们看了另外一个景点。火焰山。

同行的老师说,火焰山上有8只蝴蝶。秦连渝老师问在哪里。我看到山上有几处没有被灌木丛遮挡的岩石,是有点像蝴蝶,便指给了秦老师看。秦老师说,看到了,有11只。我说,小的就不算了,算大的。

沿着园区柏油小路,来到一处水塘。水塘旁边有座小山,像桂林的象鼻山,真的,像神了,只是规模小了。山上有个美女在照相。一会儿扯开红围巾,张开双臂,仰头朝天,让头发垂下来,做着造型。一会儿把围巾裹在脖子上,做出很冷的样子。旁边的游人说,这个景点叫牛脑壳搅水,今天水满了,平时,水少的时候,更像。

很快就到中午,该吃饭了。周光俊老师说,去政府,有吃的。我们各自开车,原车人马,不掉队,自行到政府。

我去停车场开车过来,向着意想中的政府方向开去。但时间长了,我不知道政府搬迁了没有。因为中国的变化太大了,举世触目。卫城镇应该不例外。我摇下车窗,叫夫人问路边一位中年妇女。

劳驾,请问政府在哪里?

老家,哪个老家?

我赶紧抢过话头:请问卫城政府是不是在前边?

一直走,上坡坡右拐弯。

到了政府,门卫指引我们到食堂。食堂一楼的圆桌上有一大盆怪鲁炒饭,一盆酸菜豆米,还有一碗霉豆腐。先到的老师在那里吃饭。我们也舀饭自己吃。酸菜豆米霉豆腐,都下饭。一会就吃好了。一会周光俊老师赶到了,说,楼上有桌餐的,很遗憾的样子。秦连渝老师说,算了,都吃好了。


下午的议程是到小吃街。

周光俊老师邀请大家去他的农庄坐坐,喝茶。秦老师说,周老师的农庄是散文学会的创作基地。

我们很高兴,一定要去看看。

在游乐园边上,沿着一条硬化的水泥马路,我们来到周光俊老师的干河农庄。农庄就在火焰山脚下。太阳偏西,山的阴影就发挥作用,把农庄遮住了,农庄就凉爽了。走过一座小桥,来到门前的篮球场,这是专门停车的地方。站在这里,正好看到山墙上“耕读书屋”的牌子。整个农庄被一条小溪环绕,水质清澈。农庄里有好几栋房子。主要做餐饮,有包房,有大厅,还有露天烧烤。菜肴主要以涮羊肉,牛肉火锅,辣子鸡和秘制酸菜鱼为主。篮球场旁边还有2个鱼池,可以钓鱼休闲。左面是在建的100米回廊。

我与散文学会失联很久了,主要是为了生活。就像鲁迅先生所说,“人必生活着,爱才有所附丽”。我也是,按照先生的说法,前行着。先把生活落实了,再去寻找喜爱的文学。如今散文学会在会长秦連渝老师引领下,在高晋福,周雁翔,赵宽宏,黄彩梅等老师勤奋工作下,广大会员大力支持,学会成员越来越多,名气越来越大,令人振奋。

同行的老师们到包房里,抽烟,喝茶,坐而论道。

周老师陪同我,到他的农庄参观。来到鱼池边上,他介绍说,这些地方是其他农户的,以每年1000块钱的租金租下来,经营好了,还有提成。当初他们不干,后来,有效益了,好多人又想着加入,“哈,哈”。

我抬头望着天空,太阳的光,辣辣的,灼人。

正好有人在钓鱼。我走过去,问:

如何,好不好钓?

天热,不肯吃。

鱼塘里是什么鱼?

不晓得,试试看。

渔友长枪短炮,手杆,车杆,巴篓,舀兜,应有尽有,像干大事的。我看了他的鱼饵,是冻饵,人工饵料。我摇摇头。“难怪钓不到鱼”。我在心里说。我在红枫湖边上长大,工作。钓鱼成了我们的一大爱好。有一次职代会,台上的领导警告说:到了晚上,老公下河,老婆上桌,娃儿到处辍,找不到人加班。那是真的。可见我们厂的男人多爱钓鱼,当然也有经验,懂得钓鱼。比如在水的上层,是淡水白条,草鱼,花公子。中下层,是尼罗罗非鱼,鲤鱼,到了下层水底,一般就是鲫壳鱼,八胡鲢和巴地花。每种鱼都有自己喜爱的食物,鱼饵必须是它经常吃的饭菜。

周老师带我去参观他的耕读书屋。好大一个屋子,四壁全是书,桌上还有,码放得很整齐。我粗略看了看,古典的有三国西游,国外的,我看到了一本《胡利娅姨妈与作家》,这本书我也有。还有农村科技的。周老师说,农村科技书籍是村里的,放到这里。这个书屋,村里的人都可以来读,不收费。

太阳躲到火焰山那边去了,天色逐渐暗下来。吃晚饭了。是招牌菜酸菜鱼。真的名不虚传,果然好吃,很嫩,很鲜。晚饭后,我们各自开车返程,离开了干河农庄。

灯光切割着夜幕,有飞蛾和蚊子不断撞向车灯。

我想起了周老师的介绍:干河农庄是省散文学会的创作基地,学会会员在这里吃住,3天内免费,但是必须写一篇关于农庄的文章发表。3天过后要收费,如果带来其他亲戚朋友,要掏钱付费……

——我感慨万千。

这个规矩,对学会的会员,是很大的优惠,我双手赞成。

我决定,一定抽时间来住上几天,不免费。

2017年10月


王剑,贵州华电塘寨发电公司职工。报告文学《一个热工分场主任的故事》获“第四届新长征职工文艺作品”三等奖,小小说《雨天》获《传奇文学》全国小小说大赛三等奖,《永福》获“内电杯”全国小小说大赛三等奖。另有散文,评论若干发表在省内外报刊杂志。


标签:年华  嘉年华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权所有:歆竹苑文学网,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歆竹苑文学网版权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户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广告投放(+86)0857-8332908 15086320111

ICP备:黔ICP备120033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