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写景散文

张路达:千年银杏

时间:2018-10-10 15:26:29   作者:张路达   来源:歆竹苑文学网   阅读:1584   评论:0
内容摘要:远远的秋风路过车窗,带着响声消失在流走的时间里,它正在追逐成为历史的雨滴。它们的朋友们漂浮在那一溜不断从右边飞逝的连绵秀峰之上,让它们多了几分仙界的特征。看着这一切,无数遐想从远方飞来,在脑海里变成了神话,迷醉着车里的玄子。春秋代序,天地大美,而他少得清闲与之相伴相依,只得借这一......

张路达:千年银杏



远远的秋风路过车窗,带着响声消失在流走的时间里,它正在追逐成为历史的雨滴。它们的朋友们漂浮在那一溜不断从右边飞逝的连绵秀峰之上,让它们多了几分仙界的特征。

看着这一切,无数遐想从远方飞来,在脑海里变成了神话,迷醉着车里的玄子。春秋代序,天地大美,而他少得清闲与之相伴相依,只得借这一刻偷来的浮生暂作一瓢之饮。此刻,杯中之物早在神话里出现。

时间,飘荡在天地之间,而他不得不去寻找。但这寻找的过程,正如海里捞针,石上种花,无由得之。所幸,一刻得到眷顾,随即乘风而来,会见那坡头的古树。

几经变道,车辆在盘山小道上蜿蜒盘旋,一路向前方探寻。此去是一道山梁,梁子上大大小小的树木还没有表现出秋的苍老。它们的绿正诉说着青春永驻的故事,诠释着年年岁岁的传奇。而那传奇正在前边不远处翘首企盼,迎接它千年后的朋友。

它好像有很多很多的话要说,而今天,就是一吐为快的日子。这个日子注定会成为玄子永恒的记忆,他必将记住相聚的欢欣快慰。

他来了,带着满脑子的喜悦,一如扫尽乌云的天空,用自己的光亮照耀着它,为它吹散尘封的灰尘,打开遥远的记忆,重现隐藏的过去。

那是冰封的世界,水紧绷着脸,想要吞下天与地的子女们,让石头也钻进肚子。它这样想,就这样做,以为整个世界都要俯首称臣。这样的思想让很多东西都跑进了记忆里面不出来了,但是它却没有。当吃的太饱的坚冰终于倒下,腐烂在尘土之间,汇聚成了汤水,银杏的父母的恋爱结出了果实。那爱情的种子于是开始了与土地相知相爱,风雨不离的生活。

这样的生活是美好的,因为儿女们一直都没有离开他,而是团聚在周围。所以,玄子看见一家几口紧紧靠在一起,他们盘根错节,枝枝覆盖,叶叶交通。然而没有鸳鸯鸟交颈相鸣,这也不需要。又没有前生的怨恨,哪来后世的血泪控诉呢?这里有的,除了团结和睦,是没有其它插曲的。这一家人和和美美地生活在一起,用自己的生活诠释着“天伦”两字。不信吗?看看。

那年长的居中坐在石凳子上面,年轻的在旁边侍立,而年轻貌美的儿媳正披红挂彩,好像将要庆祝花好月圆的故事即将开启运营模式。老银杏不好意思说的美梦终于变成了现实,她的子女即将拥有子女,这真是难得的幸事。虽然昨日的坚冰还有卷土重来的打算,但幸福早就挫败了它的阴谋,预告以后的日子就是晴天。

还记得种子的前身吗?玄子被问起的时候一愣,不记得了,但长大了的种子没有生气,而是耐心地讲解。

那十世苦修得到的回报是与观音见面,守护她的岁月。于是她成了莲台的主角,高坐在红莲火云当中。而他则手持宝杵,做了忠诚的侍卫。因此大家知道他们的职责,信任他们。一旦身上哪里不舒服,他们就来到他的面前,双手合十,虔诚地跪在他面前的小庙边上,恭敬祈祷。正是这些祈祷造就了流传不止的神话,吸引了一代又一代的善男信女。他们在他的脚下放了很多干净的新鞋子、帽子、镜子。他们相信,树老千年成为神灵。既然成了神灵,也便有了灵验之气。所以,每逢正月十五七月半什么的,在老银杏面前烧香烧纸的人挤破了脑袋。这样的事很神奇,难以解释。但到底是张三发财了还是李四做大生意了,当地人没有说出来,玄子面前的老银杏也没有讲。

无数年的风雨不停地表达着对这片土地的爱意,而银杏树撑开了大伞保佑着这方的水土,让莺戈岩的玉泉水常年流淌。它对这土地爱得如此深沉,爱得如此让玄子感动,却经历着千百年来的烟火熏烤着。原先的那些求福求安的人早已归于尘土,后来的却还没有离开老路。当然,这也不奇怪。路是走出来的,而习惯是养出来的。已经成形的路难以一下子改过来,正如习惯的顽固性太强。

那习惯相信老银杏叫白大人,原因是它曾经幻形入世,到京城赶考。结果果然名列金榜,但却被命运安排在石头上创造奇迹,让人们体验一下坚强的证据就是石头上安家落户,生根发芽,儿女成群。

于是,老银杏不再孤单,无须看什么秋月春风,没有必要感叹古今。他们家人丁兴旺,石人护院,圆台立基。这故事让玄子感慨万千,石人早就去了无何有之乡,泛舟海外,去了天尽头,但老银杏和他的妻儿还在那里好好地活着。

在那里,每一天都会有点烦恼,小孩子会用枝条扔上去打银杏叶或是银杏果,这看来疼痛,然而丝毫没有改变日子的平静的能力。香火的味道会伤害他的脚,让腰阔十围的他饱受痛苦,但却丝毫没有照顾到他的感受。这些,玄子都看到了,他惊讶、惋惜,然而没有用。

银杏树也没有抗议,他一千七百多年的生命河流里一向如此安静。不言不语的他也许是没有了力气,也许是选择了顺其自然的态度。以前这样做,他活得很好,以后可就不知道了。

玄子围绕着老朋友走了一圈,发现石碑上到处都是抹上去的花花绿绿的颜色。它们似乎要抗议什么,大概觉得不应该这么大兴土木地为一棵树做什么。所以它的记忆只能靠老人们不停地给前来瞻仰的人讲述。

老年人毕竟时间不多,讲不了多少。而老银杏需要更好地保护,传承。然而年少之人大多去了远方,为生活在他乡辛苦地奔波,没时间挑起银杏树的故事传承的担子。

可怕的设想有可能出现可怕的结果,但这只是可能。不过,虽然只是可能,只要有出现的几率,我们都要警惕。玄子不敢去做这样的设想,不希望老朋友的未来是这样的,他怕事实来做证明题。然而事实是不是能听他的话呢?不得而知了。在他没有遇见它的岁月里,它在那里老实地站着,守望着。在分离的日子里,但愿它能好好地活着。

时间是个可怕的敌人,它能改变很多东西,让人们措手不及。这也让玄子体会到了见面的短暂,因为车该回去,离别已经来到跟前,而老朋友的未来只属于时间支配。只有他有权判断所有东西的生死。这是无奈,也是不幸。人人都不想面对,都逃不了,树又何尝不是?但这也是银杏树休息的机会。





2018年10月8日星期一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权所有:歆竹苑文学网,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歆竹苑文学网版权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户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广告投放(+86)0857-8332908 15086320111

ICP备:黔ICP备120033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