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叙事诗

一棵歪脖子树

时间:2018-09-18 21:12:48   作者:起伦   来源:歆竹苑文学网   阅读:1389   评论:0
内容摘要:我不服膺于临湖那一排妖娆的垂柳如烟,如织,迷失在光与影的细节里我关注一棵歪脖子树它渐渐离开队伍,独自站在一边我看见,它照了好长时间镜子仿佛一辈子。我相信它终于认清自己连同每片叶子,纹路清晰得令人发指在世相越来越模糊的天气里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走近它如果不走近它,它只是一个苍茫的背影现在我走近它,走近它的孤独恰好它仰天吐出一...

我不服膺于临湖那一排妖娆的垂柳
如烟,如织,迷失在光与影的细节里
我关注一棵歪脖子树
它渐渐离开队伍,独自站在一边
我看见,它照了好长时间镜子
仿佛一辈子。我相信它终于认清自己
连同每片叶子,纹路清晰得令人发指
在世相越来越模糊的天气里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走近它
如果不走近它,它只是一个苍茫的背影
现在我走近它,走近它的孤独
恰好它仰天吐出一口长气
吐出我内心压抑的一生
我腾空的身体,正好移植这棵歪脖子树
是的,我想我在一种虚构的自由里
完成了与它南辕北撤的整合
我说不清因为什么。也不想说清
就像我毫无理由写下这首
而无理才是合理



点评

 

 

《一棵歪脖子树》这个题目是足够吸引人的,人选取的物象也具有了的潜能,因此凭直觉我们都可能意识到此会写出一些新东西来。“歪脖子树”绝不可能是树中的精品,但它很可能是某种独特的存在。这种独特性,也就铸就了它引人注目、让人难忘的价值。在中,人没有细致描摹此树的丑态,而是深入其内心,展现它的孤独:“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走近它/如果不走近它,它只是一个苍茫的背影/现在我走近它,走近它的孤独”,这就不只是客观描述树本身,而是将主体的情感也带了进去。歌某种程度上正是主观情感客观化,以外在事物来折射内在情感的艺术品种。歪脖子树是否丑陋,是否孤独,作为树儿本身是无甚感知的,我们觉得它丑陋和孤独,是因为我们将自己的情感附着在这棵树上了。人在此采用了“以我观物”的烛照方式,故“万物皆著我之色”,歪脖子树的顾影自怜、苍茫、孤独等情状,也就获得了某种合理性。

这首的情绪并不繁复,甚或说还有些单一,但它的结构安排还是较为精巧的。人先述“妖娆的垂柳”,强调她们“如烟,如织”曼妙姿色,接着将“歪脖子树”推到镜头前,展现它的孤独和落寞,继而着重点染其孤独本色,让它在我们审视的目光中不断得到强化,最后又以退为进,“我想我在一种虚构的自由里/完成了与它南辕北撤的整合/我说不清因为什么。也不想说清/就像我毫无理由写下这首/而无理才是合理”,它暗示我们:那无意识的冲动,或许正是生命本能的自然凸显。

某种意义上,“歪脖子树”构成了人类自我的一种精神镜像,从它的身上我们能观察和体味到人类自身的生存和命运。其实,卑微的人类生命个体,哪一个不是一棵“歪脖子树”呢?但每个人都有独立的价值,每个人都有存在的理由,这是毋庸置疑的。不惧外在的风雨,挺住意味着一切,这是歪脖子树的命运,也是我们每个人捍卫生命尊严的必由之径。

 

 特邀点评:张德明

起伦,湖南祁东人。先后就读于湖南师大数学系、国防大学基本系。1988年开始业余写作,有歌、散文小说作品散见于《刊》《人民文学》《解放军文艺》《中国作家》《星星刊》《青年文学》《天涯》《芙蓉》《文学界》《西部》《绿洲》《创世纪》《象》等海内外刊物和多种权威选本。曾获《刊》《解放军文艺》《创世纪》刊物歌奖及“2016湖南年度人奖”。著有集两部、散文随笔集一部。2000年参加第十六届“青春会”。2016年参加第七届“青春回眸”。


标签:脖子  一棵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权所有:歆竹苑文学网,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歆竹苑文学网版权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户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广告投放(+86)0857-8332908 15086320111

ICP备:黔ICP备12003314号-1 贵公网安备号:52050202001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