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抒情散文

回归自然纯真的生活

时间:2018-08-03 09:08:50   作者:论之   来源:歆竹苑文学网   阅读:2712   评论:0
内容摘要: 法国当代女作家玛格丽特•杜拉斯说过。“当一个人开始怀念的时候那么他已经老了。”  的确,已是知天命的年岁,我渐渐变老。我怀念,是那个年代的我们永远都不会再有的农家娃儿的憨厚和随性;我怀念,是我们那代人童年的质朴,坚忍和耐击打;我只想捕捉、拾遗、串联起我们曾经的拥有过的趣味和浪花......

    法国当代女作家玛格丽特•杜拉斯说过。“当一个人开始怀念的时候那么他已经老了。”
  的确,已是知天命的年岁,我渐渐变老。我怀念,是那个年代的我们永远都不会再有的农家娃儿的憨厚和随性;我怀念,是我们那代人童年的质朴,坚忍和耐击打;我只想捕捉、拾遗、串联起我们曾经的拥有过的趣味和浪花,那永远都再回不去的时光和掠影□
  努力搜索,尽力喽罗,有记忆和忘却,有深刻和淡漠。回到40多年前,六零后的我们,有这些做陪伴,就是甜美溢香,畅然清爽的童年牵伴。
  借几本泛了黄、卷了边的小人书,几个小伙伴坐在街门土台上,津津有味的一看就是几个小时。《渡江侦察记》《邱少云》《半夜鸡叫》《鸡毛信》至今记忆犹新。
  老鹰捉小鸡;大一点的男孩当老鹰,张开双臂疯狂地左转右转逮面前尖叫的嘻闹的一串串小鸡,逮住一个□死”掉一个……,被逮住的“小鸡”很气愤,很懊恼,也觉得很没面子,直到大家精疲力尽,大汗淋漓,方才罢休。
  我们跳“房子”;在树荫下用瓦块画上方格子,“房子”便盖好,用一只沙包作游戏道具,先把沙包扔到第一间“房子”,然后蹦蹦跳跳、飞檐走壁、穿房越脊,把沙包顺利带回起始点,便大功告成。单腿、双腿有规矩地轮番使用,跳一下午都不累。
  我们抓石籽;和同年的“秀忽囊”分别找小石子,席地而坐,用一只手,熟练的抛着石子,一个,两个……手巧的还要来个反手抓。5颗石子在土地上丢开,拿起其中一颗向上抛,趁上抛的石子未落下前,抓起地上第二颗石子,再接住向上抛的石子。如果抛起的石子没接住,或者地面上的石子没抓起或没抓够数量,或者抓的时候手触碰了其它石子,就结束游戏,该对方开始。游戏结束时,谁赢得的石子多谁就胜利。
  “顶拐拐”是最累的,最比耐力的;需要技巧和力气,两人单腿膝盖顶来顶去,谁先跌倒,或谁的另一条腿先落地,谁就输翘翘。
  跳皮筋;需要的只是一条线绳而已,有条件的可以用车用内胎作皮筋,扎着□扫帚□辫的小女孩“马兰花开二十一……□跳到天黑也不舍得回家。
  弹溜溜蛋;找一片人少辟静或者沙地,挖几个小坑,按规矩,弹轮回,谁弹的准,珠珠落入土窝多就是胜利,就是厉害。我们没有玻璃球,我们只能找上好的坚硬石灰岩,破石、敲击、打磨,几个称心的“溜溜蛋”常常需要好多天制作,才能溜光滑圆,精品成型。
  捉迷藏;一个人捂住眼睛,而其它小伙伴却是想尽一切办法的去找藏身之地,动了“歪心思”不能被找到。有的藏身于驴圈里,有的藏在碾房里,有的钻进麦秸堆里,有的跑到隔壁墙根下……个个灰头土脸,没暴露便是特别的开心和得意。
  猜宝塔;一张正方形的普通纸,简单的几步折出一个塔,其实就是鼓起了的四个角,叠好后,写上字,东四下?西五下?你要几下?猜到什么就是什么,猜到什么就得做什么。这个游戏我和弟弟们经常玩,大部分是互相使坏,在每个角的三个面写上“猪”、“王八蛋”、“粑粑”等等难听的字眼,猜来猜去,大家嬉笑怒骂,乐不思蜀。
  翻花绳;两个人用指尖上下左右细心勾拉,反反复复,就可以变出各种的花样,有鱼、有梯子、还有花格子……很是神奇。
  滚铁环;那时候,经常可以看到一群背着书包脏兮兮的男孩子,推着铁环奔跑在马路上,哗啦哗啦的声音很动听,我用的铁环是家里箍在挑水木桶上的;很沉,很耐用,滚起来蛮吃力。也不知道怎么能有我玩的一副,是家里就有多余的?还是祖上留下来的?不得而知。很庆幸,很自豪,我也有铁环。
  骑马;记忆中这个道具很简单,用长而粗的玉米杆或葵花杆,再找一截高粱穗子杆横插在玉米杆上,双腿一跨,便是上马。“得儿驾--”,几个“尕小子”便前后左右驰马疯飞,一路尖叫,一路灰尘,房前屋后,巡来巡去,煞是精神气派,得意在心。
  火柴枪就是用火柴当做子弹来玩的手工玩具枪;也叫链条枪,因为主要的配件用的是自行车链条和自行车条辐帽,枪架子用钢硬的铁丝弯制而成,再找弹力强劲的皮筋辅以动力撞击火柴头而发出脆响。这种玩具较奢华,我是玩不起的,只能瞅着别的小同年玩,那种祟拜是从头到脚的,那种嫉妒是从前胸到后背的。
  摔泥巴;老家街门外不几米士崖下有一处白胶泥,用手挖一些,放在自家门口石墩上,反复地摔打出泥的韧性来,当泥巴变得又软又特别有弹性的时候,捏成一个砚台大小的形状,然后口朝下用手拿起它使出吃奶的劲往地上摔;游戏开始一个一个来,大家都拿着自己的“作品”拼命地往坚硬的地上摔,伸长了脖子,吸溜着鼻涕等待听见谁的“叭、叭”声更响亮,摔完后,感觉没意思了,就拿着泥巴开始捏各种各样的东西。那时手并不灵巧,只是随便捏,有个模样就行。有捏人的,有捏飞机的,更有调皮捣蛋的捏出了男娃生殖器,哈哈哈……,嬉笑怒骂乱作一团。
  打四角儿,也叫打元宝;游戏为两人或三人一组,每位手中有若干个四角,看谁将四角打翻就可以把打翻的四角拿去,比得就是谁赢的四角多。准备打四角时,我常常是特意穿上父亲的大袄子,有意不系扣子,目的就是打的时候带起更大的风,能够更好地把对方的四角掀起了打翻,赢足够的多,让对方心服口服。
  挤暖暖;寒冷的冬天,几个孩子靠墙而立,记忆中记得有要好的伙伴二锁,天喜和隔壁的小蛋他们,我们一起用肩部的力量向中间挤,被挤出的人向旁边去,再向中间挤,如此反复进行。即增添了情趣,又培养了伙伴们的协作精神。
  时代不同了,每个时代的人都会拥有自己儿时的回忆,每一个人的童年都会有时代的烙印,硬说哪个时代的童年更美好,哪个时代的童年不怎么好,都是失之偏颇的。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盛夏的夜晚中,我常常望着小时候总也没数清星星的天,总想把儿时梦都全部兑现……一起来“割韭菜”“虎吃羊”“弹弓”还未拉满,“打瓦岗”还没尽心,人生游戏才刚开始,童年已远离半个世纪。
  想忘记,怎能忘却;想挽回,却已过去;怀念竟比失去还要更难受,我们不能忘记过去,不是因为忘记不了谁而是怀念那些时光里的自己。特别想回归到自然纯真的生活中去,因为我们已经老去。



上一篇:生涯如梦书为伴 
下一篇:沉寂的石碾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权所有:歆竹苑文学网,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歆竹苑文学网版权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户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广告投放(+86)0857-8332908 15086320111

ICP备:黔ICP备120033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