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哲理故事

卖宅

时间:2018-03-09 10:43:55   作者:雪心雨心   来源:歆竹苑文学网   阅读:2132   评论:0
内容摘要:    冬日的一场早雪过后天气回升到10度左右,午后的阳光暖和怡人,几位中老年人蹲在村路边的墙角,懒懒地晒着太阳,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将近70岁的董老上穿深蓝色的破中山服,吸烟烧的窟窿露出儿子多年前曾穿的绿毛衣,下身穿一条十多年前的直通黑裤子,脚蹬一双已露脚指头的黄军用鞋,浑身......
  
  冬日的一场早雪过后天气回升到10度左右,午后的阳光暖和怡人,几位中老年人蹲在村路边的墙角,懒懒地晒着太阳,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将近70岁的董老上穿深蓝色的破中山服,吸烟烧的窟窿露出儿子多年前曾穿的绿毛衣,下身穿一条十多年前的直通黑裤子,脚蹬一双已露脚指头的黄军用鞋,浑身沾满泥土和油渍,迈着自信的步子,洋溢着阿Q的精神,一步步向他们走来
  
  “董老子来了。”
  
  “正无趣着呢,他来给我们增加点情味也好。”
  
  “董老子,老伴一死你是越活越精神了。”
  
  “我还要活下去呢,总不能一要绳子把自己勒死随她去另一世界吧?有两儿子陪她就够了。”
  
  “董老子想得挺开。”
  
  “伤心过去了,雨过天晴了。”
  
  “董老子真是好福气,死两个儿子还有两个,倒插门儿子和那个也倒插门的孙子给你寄钱不?”
  
  “各是一家了,谁还想到我这孤老头了。”董老子终于露出了伤感,不禁叹了口气,“要是我那两个不争气的儿子还活着,说不定孝敬我呢。”
  
  “也是,小儿子真是想不开,年纪轻劝就上吊自杀,要是现在的形势出去打工,就不定早已领个媳妇知冷知热一家子了。”
  
  这触动了董老子内心最疼痛的伤口,不知者以为是儿子上吊自杀,只有他同老伴心里最清楚,不务正业整天偷鸡摸狗的小儿子看着同龄人一个个成家他仍光棍一条时,脾气越来越大,他清楚记得他赌博输了钱,竟把一个屋子翻个底朝天,把他辛苦攒下的几百元钱偷了个净光,他气得浑身发抖,上去就煽他耳光,身强力壮的他竟反手把瘦黄的他推倒在地,这一推把两口子的心推倒摔碎了,当夜两口子唠嗑着养这么个白眼狼,除了啃他们咬他们外净惹事,早晚把这个家掀翻不可,只狠不该生养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经过一夜的合计,第二天他到集市上买了无色无味的农药,晚上由老伴偷偷地放进了儿子的稀饭碗里,小儿子不一会儿就毒性发作,他口吐白沫地在地上打滚,双目狠狠地圆瞪着他们,狠不得把他们打个稀烂,他们怕呀,万一他死不了岂不活剥了他们,两口子当即立断,瘫坐地上长舒口气的同时更是割肉般的痛,两口子含着泪给他换了衣服,洗净了脸,为了掩人耳目,俩个人费尽力气把他吊在了房梁上,天明后装着正常地干农活,故意让三儿媳去找农具发现,她惊吓中大声呼喊,闻声者纷纷跑来,人们的疑问只在背后说,想当年他大儿子上吊自杀时,舌头伸在外面,肤色暗紫,而他完全不同的迹象让人们议论纷纷,但议论归议论,人家的家事与他们何干。事情在人们的茶余饭后中一天天淡了,他们的心痛也少发作了,可大儿子自从妻子自杀后再也不愿进家,带着儿子出外后再未踏进家门,三间破房子在月蚀风摧中倒塌,孙子长大也做了上门女婿,大儿子却有病猝死。另一个不进家门的儿子自从走后也再无进家做了上门女婿,唯一的三儿子对他很是反感,同他冷漠之极,他还能指望谁呢?董老子越想越伤感,不禁泪眼朦胧了。
  
  “董老子,没钱养老想办法,那么多宅子卖一处不得了。”
  
  “我俩儿子该找对象娶媳妇了,正愁没地方盖房子,要不卖给我一处?”
  
  “这……这不好说吧,我三儿子盖新房就用的自留地,我要是这样做三儿子和三媳妇及孙子不恨死我才怪。”
  
  “你那宅子不吉利,恐怕是三儿子不愿意住吧?说实话,你有心卖,买者恐怕也没几人。这么吧,我给你市场价,三间房宅三万怎么样?这三万元可够你养老的了。”
  
  这话让董老子心里心里一动,是呀,我都七十了,唯一在家的儿子又不中意这宅子,我何苦不卖钱养老。
  
  “儿子多了就是财富!想当年按家中男丁分宅子,董老子一下子分了四处,真是无价之宝,如今要是卖了可是国家给你的福利。”
  
  “也真是,你三儿子就是住,也住不完呀,你就把大儿子的那处卖给我,我不嫌弃那陈年旧事的不祥,找个人除除邪也就得了。”
  
  “行!凭你这番话就卖给你了,不过价要3万5千元。”
  
  “我回家给老婆商量,董老等我消息。”
  
  红色的百元大钞似乎就堆叠在面前,董老子早已转悲为喜,眯缝着脸咧开了嘴。几个人随着一人的离去顿觉索味,各自离散回家,董老子也心情极好地迈着大步回家,晚上董老子正稀饭和着干馍吃,买宅子的张精同老婆一同到来。
  
  “董老,我刚才同老婆去找了宅先生,他掐算后说你这片宅子阴气重。”
  
  “不吉祥就不要,我又没有逼压你,3万5千元一分不少,要就给钱,不要走人,本人不迎不送。”董老子一听这话气不打一处来,合着算计我来了。
  
  “你看你!开个玩笑当真呀!我儿子的婚事当急,老大不小了,没房子找不来对象呀!明天交钱,后天就动工。”
  
  第三天,沙子水泥砖头陆续运来,一个房建开工。董老子拿着大叠钱左放不是,右放也不是,想来想去缝在了枕头底下。就说三儿子刚给他娶了孙媳妇,三儿媳妇为了做个孝心的榜样,做个表率,这天带着刚过门的小媳妇提着一兜鸡蛋到董老子这儿问候,刚好老头子闹肚子,不小心弄床上一点,臭味让三儿媳把持不住,又看着他一床的蛆虫的脏乱,捂住鼻子把床上的被子和枕头一同扔进了门外一人多深的水沟里,准备再给他弄全新的。董老从厕所出来看着儿媳和孙儿媳来看他了,笑开了花,关切地问孙儿媳的各种情况并琢磨着,难得孙儿媳一片孝心,我总要给个见面礼,便站起走向他的床铺,不禁傻眼了。
  
  “谁把我的枕头拿走了!”谁把我的钱拿走了!”
  
  “我的天!你怎么把钱放枕头里,我说里面硬硬的,你怎么不早说呢?我看看沉水里没有。”
  


  董老子跟着她们跑到水沟边,除了漂浮的脏物再不见他的枕被,董老子只感到眼前一黑,栽了下去……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祝寿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权所有:歆竹苑文学网,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歆竹苑文学网版权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户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广告投放(+86)0857-8332908 0857-8249155

ICP备:黔ICP备120033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