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抒情散文

一地忧伤,半卷浮沉

时间:2017-09-28 01:48:19   作者:萧何问情   来源:歆竹苑文学网   阅读:2480   评论:0
内容摘要:文/萧何问情夜色阴沉着脸,仿佛带着满腹牢骚,呼之欲出。城市的灯火,依旧璀璨夺目,一排排街灯,一串串霓虹,清冷而忧伤。近日的天气,阴晴不定,心情也似遭池鱼之祸,不能幸免。许是很久没有提笔的缘故,一时间不知道该从何处入手,沉淀的心情,杂乱不堪,一片狼藉,等待着我去一一梳理。总是写写删删,删删写写,如此反反复复。如果人生能像...

文/萧何问情


夜色阴沉着脸,仿佛带着满腹牢骚,呼之欲出。城市的灯火,依旧璀璨夺目,一排排街灯,一串串霓虹,清冷而忧伤。近日的天气,阴晴不定,心情也似遭池鱼之祸,不能幸免。

 

许是很久没有提笔的缘故,一时间不知道该从何处入手,沉淀的心情,杂乱不堪,一片狼藉,等待着我去一一梳理。总是写写删删,删删写写,如此反反复复。如果人生能像这纯白的word文档,写了是文章,删了是空白,那该多好。

 

回想起这一年多来所经历的人和事,不免让人感到心寒。2016年5月24日,我很荣幸成为创业大军中的一员,把家里的所有积蓄以及自己多年打工攒下来的钱用来开了一家传媒公司,但很不幸,由于在当地没有人脉,没有的庞大的资金作为后盾,所以,公司至今仍旧苟延残喘。

 

面对身边亲戚、朋友的360度角色大转变,从一开始的羡慕与嫉妒,到现在的讽刺与不屑,我只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至始至终,只有父母以及身边几个铁哥们,一直都在默默的支持。古人有云:不成功,便成仁。我没成功,但也没彻底成败,至少我现在还在坚持,我不知道这叫什么。

 

偶尔会听到父母在耳边唠叨,总拿别人家的孩子来比长比短,仔细想想,这也不能怪他们,父望子成龙,可怜天下父母心。有很多时候,心里真不是滋味,个中辛酸,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曾经有人问过我,后悔创业吗?我的答案是:不后悔。如果没有创业,我怎么知道这个中滋味?如果没有创业,我又如何辨别身边形形色色的人?当然,如果我只求现世安稳,像大家一样买房买车,结果当然另当别论。

 

多少个无眠的夜晚,我迷失在无尽的夜色中,穿梭在一个个车辆稀疏的街角,一路走走停停,跌跌撞撞,像极了一个暗夜的精灵。我不喜欢夜色,在空洞的寂静中,总会让我的思绪无边游荡;但我又喜欢夜色,因为它可以让我面对真实的自己,我就是这样一个矛盾综合体。

 

不久前看过一篇文章《我是跪着爬行的CEO》,文中叙述了笔者整个创业过程中的辛酸与无助。如果把创业看作是一个新生婴儿,从呱呱坠地,到咿呀学语;从蹒跚学步,到稳健狂奔,这其中需要经过多少次咿呀学语,才能口齿清晰的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要经过多少次跌倒,才能稳健狂奔?对于一个创业者而言,与其说是跪着爬行的CEO,不如说是嗷嗷待哺的CEO,因为在创业过程中,总会跌跌撞撞,一切都在摸索中前行。

 

一地忧伤,半卷浮沉。经历不仅可以让一个人成长,增长见识,它还可以让你看清这大千世界的纷繁与复杂,是是与非非。乐嘉老师曾经说过一句话:“无所求则无所惧,有所欲必有所慌。”我们为什么活得这么累?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人生在世,岂能无欲,又怎能在有欲中安稳静心?当寂静而深邃的夜,退去白日的喧嚣与浮华 ,我的心也如这寂静而深邃的夜,归于平静。


标签:忧伤  浮沉  一地  
上一篇:中秋的雨
下一篇:一次不同寻常的回家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权所有:歆竹苑文学网,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歆竹苑文学网版权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户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广告投放(+86)0857-8332908 0857-8249155

ICP备:黔ICP备120033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