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作家故事

存续33年,一共只有9988名学生,但她却享誉世界

时间:2017-09-25 23:47:40   作者:张宇伟   来源:中华读书报   阅读:1618   评论:0
内容摘要:  司徒雷登与燕京大学中外教师  2016年5月10日,周二晚上,在北京大学二体网球场打完网球后,我送胡大源老师(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到北大东门,在路上,我向胡老师汇报了北大国发院DPS金融管理博士(DoctorofProfessi......

  司徒雷登与燕京大学中外教师

  2016年5月10日,周二晚上,在北京大学二体网球场打完网球后,我送胡大源老师(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到北大东门,在路上,我向胡老师汇报了北大国发院DPS金融管理博士(Doctor of Professional Studies in Business)项目最新的进展情况,向他请教下一步如何把项目做得更好。胡老师给我说了两点指导意见:

  1、向乔布斯学习,ThinkBig.做伟大的产品;

  2、大学的关键在于有好的老师;好的老师会吸引好的学生;有好的老师和好的学生,就是好的大学;博士项目也是如此。

  他的一席话,使我想到了这些年我一直研究和学习的一所民国时期的一所著名大学:燕京大学。这所大学很像胡老师讲的有好老师和好学生的大学。燕京大学1919年成立,1952年院系调整合并到其他学校(文史哲留在北大)后不复存在,存续期只有33年,在这个学校上学的学生33年一共只有9988人,但她却以成才率高、对中国社会乃至世界的影响力大而著称。

  燕京大学的老师和毕业的学生中,获得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称号的共计56名,其中包括三位中国科技最高奖的获得者:半导体专家黄昆先生、石油化工专家侯祥麟先生、物理学家谢家麟先生。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四人(雷洁琼先生、黄华先生、费孝通先生、吴阶平先生)。

  1979年邓小平同志第三次复出率领中国代表团访问美国期间,代表团成员共21人,仅燕京大学毕业学生就有7位,占到了代表团总人数的1/3,他们是黄华先生、卫永清先生、彭迪先生、李慎之先生、谭文瑞先生、吴蔚然先生、韩叙先生。

  在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无条件投降,在美国密苏里号战舰举行的受降仪式中,中国派出的三名记者全是燕京大学毕业的学生。

  在医学界,燕京大学从1925年开始承办医学预科(8年学制,3年燕京大学医预科,5年协和医学院医科),到1952年结束医学预科一共培养了不到300名医科学生,但仅医预科就产生11名院士、19名学科奠基人、72名学科带头人,产生了一代名医吴阶平先生、黄家驷先生、吴蔚然先生、方欣先生、胡亚美先生、翁心植先生,以及获得国家最高奖的华益慰先生和中国第一位获得国际“南丁格尔奖”的王绣瑛先生。

  在文艺界,有著名的作家冰心先生、萧乾先生、许地山先生;著名导演焦菊隐先生、熊佛西先生;著名表演艺术家孙道临先生、黄宗江先生、黄宗洛先生;音乐家马思聪先生、沈湘先生。

  在我国外交界,有国务院副总理、外交部部长黄华先生,周恩来总理外事秘书、著名的外交家龚彭先生,中国驻英、美、联合国大使柯华先生、韩叙先生、凌青先生、龚普生先生。1997年香港回归期间,中国驻香港的负责人(新华社驻香港分社社长)周南先生也是燕京大学毕业学生。

  燕京大学创造了中国若干个第一,中国第一个“新闻专业”、第一个“社会专业”、第一个“家政专业”,第一个把延安红军介绍给世界的燕大新闻系教授埃德加·斯诺先生。

  2010年8月,我有幸被北京大学录取,参加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EMBA)课程的学习,从一进北京大学,我就深深地被校园的环境所吸引,从未名湖到博雅塔,从临湖轩到体育馆,包括我们上课的朗润园四合院教室,各种建筑、植物、湖光山色有机的结合,感觉是那么的协调,置身于校园内,你能感觉到厚重的历史和文化氛围。和同学交流时,大家共同的感觉是:在朗润园的教室你的心会马上静下来,你会忘掉尘世间的烦恼,愿意学习。我问自己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在这样的环境下,人能够静下心来学习?

  2010年11月20日晚上,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请国家教育部高教司原司长夏志强先生在北京大学朗润园万众楼教室给我们做讲座,他演讲的题目是“燕京大学的精神”,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现在的北京大学校园叫燕园,是原来燕京大学的校园。

  2011年1月10日,我与我的导师杨壮老师(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管理学教授)在北京大学他的办公室谈了我想研究燕京大学,他表示非常支持,他提出研究的重点聚焦在,为什么燕京大学办学只有30多年的时间,却成才率那么高,社会影响力那么大。

  2011年1月17日,经杨壮老师介绍,我到北京大学校内的燕京大学校友会,拜访了校友会工作的几个“老燕大人”,他们中间有1945年到燕京大学工作的老工友,有1949年入燕京大学上学的老前辈,有父母是燕京大学毕业、本人曾经在燕京大学附属中学上学的“燕大亲历人”,从他们口中,对燕京大学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

  2011年1月17日,从北京大学校内“燕京大学校友会”购买了全套共十册《燕大文史资料》(冰心、萧乾,1992)。

  2011年1月16日晚上,在北京大学图书馆5楼,我看到了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无奈的结局——司徒雷登与中国》一书(郝平,2002),对司徒雷登先生有了初步的了解。

  2011年2月,到北京大学校内“燕京大学校友会“购买《群星荟萃——燕大名学者评介》、《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燕京大学校友校史编写委员会,2004)、《燕京大学校长陆志韦》(燕京大学校长陆志韦编写组,2005)、《孤岛绿洲》(燕京大学1937-1941年纪念刊,2006)、《燕园永远在我心中》(燕京大学建校九十周年纪念燕京大学北京校友会,2009)。

  到2011年6月2日,阅读完毕以上的图书资料,对燕京大学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从2011年6月到2011年10月,又阅读完毕有关燕京大学的书籍共七册,《在华五十年》(司徒雷登著,常江译,2010)、《司徒雷登日记——美国调停国共争持期间前后》(司徒雷登著陈礼颂译,2009)、《司徒雷登传》(李跃森著,2004)、《消逝的燕京》(陈远撰,2011)、《走进司徒雷登》(沈建中著,2009)、《一片冰心在玉壶——冰心与吴文藻的情爱世界》(岳敏编,2008)、《冰心文学·佚文卷》(王炳银选编,2007)。对燕京大学有了更多的了解。同时,在北京大学图书馆,阅读完毕《传教士教育大使司徒雷登与中美关系》(邵玉铭著,1993)、《广博之师-陆志韦传》(项文惠著,2004)。

  2011年10月,到燕大毕业生夏志强先生家采访;2011年11月,到燕大毕业生蒋彦振先生家采访;2011年12月,到燕大毕业生郭务本先生家采访;2012年1月,到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学社参观,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东亚图书馆和哥大主图书馆(ButlerLibrary)查阅有关燕京大学和司徒雷登的资料。2012年1月,到我女儿读研究生的学校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1月19日在哥大主图书馆(ButlerLibrary)正式开始撰写研究初稿,初稿题目是:燕京大学学生成才率高、社会影响力大原因初探。

  2012年2月,确定研究采用文献法和采访相结合,同时采用比较研究法,研究当年在中国与燕京大学齐名的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圣约翰大学。阅读了有关蔡元培先生、胡适先生、梅贻琦先生、卜舫济先生的书籍和文章讲话,和燕京大学做些对比,看看有哪些相同的地方和不同的地方。

  2012年4月21日,在北京大学参加燕京大学校友返校日,当天参加燕大返校日的燕大毕业生大约有几百人,亲身体会燕大校友之间的亲情、友情和豁达的心态,在临湖轩参加燕大41级学号前毕业校友会,聆听谢家麟院士(2012年国家最高科技进步奖获得者)发言。之后每年燕京大学的校友返校日(每年4月份最后一个星期六)我都会去参加,听燕大老校友讲燕大的故事。

  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先生曾经在他的就职演说中,明确提出:“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燕京大学在其33年的办学期间,一直有一批“大师级”的教授队伍。他们中间有:教育家陆志韦、梅贻宝、沈体兰、周学章;考古学家容庚、徐中舒;神学家赵紫寰;社会学家雷洁琼、许仕廉、杨昆;人类学家吴文藻;法学泰斗张友渔;哲学家张东荪、洪谦;地理学家张星琅;文学家、史学家和诗人顾随、林庚、俞平伯、周作人、朱自清、顾颉刚、郑振铎、陆侃如、冯沅君、冯友兰、钱穆、邓子诚、齐思和、翁独健、聂崇岐、韩儒林;政治学家萧公权;美国细胞学家及遗传学家博爱理(AliceMiddletonBoring)、心理学家夏仁德(RandolphClothierSail er)、美国著名记者和作家埃德加.斯诺(EdgarSnow)、国际著名的教育家和中国革命的支持者林迈可(MichaelLindsay)、国际著名的地球物理学家和应用数学家赖朴吾(RalphLapwood)、著名的考古学家鸟居龙藏和瑞典的汉语大师高本汉(BernhardKarlgnen)等。

  挑选优秀的学生加以培养,司徒雷登先生深知学生素质的重要性,所以,为了广开渠道吸引更多优秀的学生到燕大上学,燕京大学1924年就取消了强迫礼拜制度和必修圣经功课。1920年说服华北协和女子大学并入燕大,作为燕大的女生部,协和女子大学并入燕大,不仅提高了燕大学生的整体素质,也使其成为当时国内最早实行男女合校授课的大学之一。同时,司徒雷登先生建立了严格的入学考试制度,只有平均成绩在85分以上,品行端正的应届毕业生才能参加考试。而且,对在校的学生实行淘汰制。

  燕大“大师级”的好老师、好学生使得燕大在国内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一批国内知名人士的后代均送到燕大来读书,如曾国藩的17个曾孙辈都是燕大的学生,梁启超家族三代人中共有18人曾在燕京大学讲学工作或上学。

  那么何谓“好大学”?要素无外两点:

  有好的老师和好的学生就是好的大学

  (本文摘自《燕大校友通讯》第79期,张宇伟/著,作者为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管理博士项目主任)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佳译流传半世纪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权所有:歆竹苑文学网,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歆竹苑文学网版权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户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广告投放(+86)0857-8332908 0857-8249155

ICP备:黔ICP备120033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