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世俗评说

落魄的“电工”

时间:2017-08-16 18:39:00   作者:萧何问情   来源:歆竹苑文学网   阅读:1179   评论:0
内容摘要:其实,他是做什么的,我压根儿不清楚,只是有天晚上,大概12点左右,他到过我的店里,买了一桶方便面,一瓶啤酒,因为我们店里有饮水机,他也就没带走,直接在店里泡了吃,在泡面的等待过程中,见店里有散装瓜子、花生,直接抓了就吃,这样的现象,我想开便利店的人都应该深有感触,顾客偶尔抓几颗尝......
   其实,他是做什么的,我压根儿不清楚,只是有天晚上,大概12点左右,他到过我的店里,买了一桶方便面,一瓶啤酒,因为我们店里有饮水机,他也就没带走,直接在店里泡了吃,在泡面的等待过程中,见店里有散装瓜子、花生,直接抓了就吃,这样的现象,我想开便利店的人都应该深有感触,顾客偶尔抓几颗尝一下也很正常,只是他将瓜子壳扔得满地都是,我嘴上虽然没说,但是内心深处还是相当排斥这种行为的。

 

   在此期间,我递了一支烟给他,带着聊天式的口吻了解了一下他的基本情况,我只是有点好奇,这么晚了还没吃东西,会是做什么的呢。据他所说,他是一个人在这边搞电工的,妻子儿女都在老家。我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大约30来岁的样子,皮肤略显粗糙、暗黄,衣服上脏的地方清晰可见。我基本可以肯定,他如果真是上班的,工作性质应该是体力活。

   之后的连续两天晚上,他都在这个时候来我店里,像往常一样,一桶泡面,顺便也尝尝我的瓜子、花生,还是同样的将瓜子、花生皮弄得满地都是,我已经开始有些按耐不住内心的情绪,这人素质原来可以低到如此境界,但回心一想,没必要跟这种人一般见识。临走时,他让我给他称2元钱的瓜子,6元钱一斤的瓜子,算下来就6毛钱一两,2元钱也就能称3两多一点,到最后,还是称足了4两瓜子给他。更奇葩的是有天晚上,他居然要我称5毛钱的瓜子给他,6元一斤的瓜子,我也称足了一两给他。


 

  第三天中午,他来到我们店里,当时我没在,是我媳妇在店里,他买了18元钱的东西,充值了20元话费,因为身上没带钱,所有的积蓄貌似也就微信上的几十块钱,可偏偏微信密码又忘记了,特意让我媳妇帮他找密码,结果忙活了半天,密码找回来了,微信转账时就转了买东西的18元钱,充话费的20元就没转,我媳妇也估计是忙昏了头,也把这事给忘记了,之后到了晚上我回到店里,我媳妇把这事告诉了我,在此之前,她已经拨打了这个人无数次电话,但都拨通了无人接听,听闻此事后,我也拨了不下十次,其中一次接通了,当我把这事说了一番之后,对方果断挂断了电话,之后便一直关机,我心想,白充了就白充了,就当是一次教训,也看清了这个社会最真实的面目。

 

  直到第二天下午,这个“电工”再次来到我们店里,店里就我一个人,他手里拿着略显破旧的20元递给了我,并把前一天充值话费的事情细说了一遍,说他一直没接电话,是因为在上班,没空接电话,突然之间,我开始对眼前的这个人有些“刮目相看”,同时也认真审视了自己一些不该有的想法。

 

  有时候,我们总习惯拿一件事来评判一个人是否值得信任,然而,这样的判断标准,未必就真的实用。几天过去后,这一天中午,烈日炎炎,地面像北方的炕,热气蒸腾。我刚给一对青年男女找钱,转身后,店里走进来一人,手里端着一碗从路边摊上买的油炸土豆,他不是别人,正是这个“电工”,他看着我笑了笑,问我吃了没,没吃的话他请我,我笑了笑,委婉的谢绝了他,其实,一早上我都在忙,哪有时间顾得上吃,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从展示柜里拿了一瓶3元的啤酒,并让我用开瓶器给他打开,我没有任何迟疑,一切照做,并递给了他一个凳子,他歪着脸看了看经过冷藏后打开气泡翻腾的啤酒,狠闷一口,露出一副很爽的表情。

 

  他的一举一动,我并没有太多的去在意,利索的从收银台拿了一盒已经打开过的烟,先递给了他一支,然后自己点了一支,他将我递给他的烟夹在耳朵上,并让我再给他一包16元一包的喜贵(贵州有很多种烟,但大部分都用“贵烟”二字命名,然后根据烟包装材料的不同而进行细分、命名。常见的有磨砂、喜贵、软遵、硬遵、福贵、小国酒、大国酒,当然,还有好几种,同样都是以“贵烟”二字命名的,连我这个抽了十几年烟的老烟民也叫不出具体的名字。)他将端在手里的油炸土豆吃完,啤酒喝完,并将我给他的烟打开自顾自的抽了一支,然后告诉我先赊欠着,次日给我,我犹豫了一下,回想起他之前的“信用”,也就没再说什么,点了点头。接着,他让我再借给他30元坐车,这一下我开始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买东西消费了才说赊,我连他姓啥名啥都不知道,只知道他电话号码,能赊东西给他已经是极限,现在还得寸进尺,又要开口借钱,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看着他可怜巴巴的样子,最后我还是将钱借给了他,由于他赊欠的东西共计19元,我借给了他31元,刚好50元。

 

  可谁知,当天晚上,他又来拿了一瓶3元的啤酒,走之前让我和早上赊的记在一起,我一声不坑,静静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内心深处,有种无法言说的火气在滋长。第二天中午,他再次来到我的店里,没有赊东西,而是告诉我,他还不上钱,并告诉我他们老板说好次日会发工资,到时候一起全还上,我没说什么,嗯了一声,轻轻点了点头。到了晚上大概11点左右,他又来到我店里,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又拿了两瓶3元的啤酒,走之前还让我和之前赊的一起记上,然后匆忙离去,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跟了出去,原来,他去的不是别处,而是我们便利店旁边不远处的一家麻将馆,换言之,叫赌馆,只是形式不同而已。

 

  在我们这里,基本上每个街头巷尾,麻将声24小时从未间断,从5元到上千一局不等,一场麻将下来,输赢少则几百,多则几十万等,社会风气极其败坏,为了整治这种不良现象,政府在几个月前出台了整治文件,并责令关闭了几十家麻将馆,砸毁的麻将机无数,之后的两个月时间,这一现象稍微有所收敛,最近又开始猖狂起来了,甚至还有不少人专门租门面来开麻将馆的。

 

  之后连续几天时间,这个“电工”都来我店里,每次都是拿了东西让和之前的记在一起,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媳妇在店里,迄今为止,赊欠了86元的东西。一个星期前,我给他打电话,他说他到乡下去了,等过几天回城里,再把赊东西的钱还我。在此期间,我反思过他这个人,他说自己是搞电工的,我基本可以判定是假的,从第一次大晚上来我店里买东西,实质上他不是刚下班,而是刚从麻将馆出来,之前打他电话,他一直没接,不是因为上班,而是在麻将馆,因为在那里面的人,都是“以赌为生”的,且都是陌生人,在一摸一打的过程中,边打电话,边打麻将,磨磨蹭蹭的半天打不下去,谁有耐心等你?

 

  自从他赊了50多元钱东西之后,我出去时会路过麻将馆,隐隐约约都有看到他的身影,只是,碍于他的面子,没有到麻将馆去找他而已。事到如今,一个多星期过去了,我没有再给他打过一个电话,他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至今杳无音讯。我突然觉得,像他这样的一个人,不仅可怜,而且可恨,老婆孩子在家,说不定还在指望他能挣钱养家糊口,可他却不学无术,挣的钱都拿去麻将馆输了,连自己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都需要赊赊欠欠,真是可悲。生活有时候就像一面魔镜,总把它最实质、最本真、也最丑陋的一面呈现在我们面前,让我们无所适从。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权所有:歆竹苑文学网,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歆竹苑文学网版权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户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广告投放(+86)0857-8332908 0857-8249155

ICP备:黔ICP备120033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