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抒情散文

云头茶山话发展

时间:2017-07-07 20:09:23   作者:方卿   来源:歆竹苑文学网   阅读:2843   评论:0
内容摘要:云头茶山话发展方卿今年六月,晴隆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组织会员到晴普交界处的百万年茶籽化石发现地----碧痕镇云头茶山采风,笔者因杂事缠身,未能同往。之后,为了补这一堂课,笔者邀约文友春生、玉林和龙成,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走访了云头万亩茶山。我们驱车1个小时,来到云头大山脚的云头茶场......

云头茶山话发展

今年六月,晴隆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组织会员到晴普交界处的百万年茶籽化石发现地----碧痕镇云头茶山采风,笔者因杂事缠身,未能同往。之后,为了补这一堂课,笔者邀约文友春生、玉林和龙成,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走访了云头万亩茶山。

我们驱车1个小时,来到云头大山脚的云头茶场。把车停在茶场停车场,便徒步漫游云头茶山。爬上云头大山,只见万亩茶叶青翠碧绿,茶行把大小不等的山丘一圈一圈画成许多圆;极目远眺,成群的茶丘又像海中的绿浪,正在风起云涌,随波逐流。

茶海里,到处都有人采茶。远处的人逐渐小得像蚂蚁一样,最后消失在一抹绿色里;稍远的,看得清依着打扮;再近处,是一群布依族少妇少女,面目清秀,在白头帕和花围腰的映衬下,像一朵朵出水的芙蓉,又像一棵棵从荷叶里钻出来的白莲。她们一边采茶一边说笑,声音清脆悦耳。

也许是见到我们四位茶山看客,为首的那位圆脸少妇一首山歌甩过来----

妹家采茶手杆酸,哥家得闲茶山玩。

哥是哪方玩家子,唱首山歌过来玩!

对于唱山歌,龙成是把老手,只见他轻咳两声清清嗓子,一首“撵撵歌”飞了出去----

不要逗来不要逗,哥家不得好歌喉。

不要逗哥肠子痒,越逗哥家越风流。

......

山歌大约对了二十来首,怕耽误采风计划,龙成最后以一首“收尾歌”结束了这场对唱。我们顺着茶山公路边看边走,翻过一条梁子,忽然,路边出现一块石碑,上面刻着“茶籽化石发掘地”七个大字,右上角有一幅镶嵌着的古茶籽化石图。

关于,这块石碑,龙成给我们讲起了它的来历。他说,1980年7月13日,晴隆县农业局卢其明和陈明学、罗永凤三人登上云头大山,开展对野生古茶树的调查。在山上攀登的过程中,卢其明同志无意中发现了一块茶籽化石。他把化石寄送到贵州茶叶科学研究所。 

1988年,这颗化石被带到南京,经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和中国科学院贵阳地球物理化学研究所、贵州地质研究所、贵州省农业厅等专家现场研究,由中科院南京所郭双兴研究员初步鉴定为“新生代早第三世四球茶茶籽化石”,距今约100多万年。

玉林说,这颗茶籽化石的发现,是茶树起源和原产地最有力的实物佐证,它终结了全世界茶叶界一直以来关于茶树起源地喋喋不休的争论。最后的结果是:世界之茶,源于中国;中国之茶,源于云贵;贵州是茶叶的故乡。

春生也发话了,他说,茶籽化石在晴隆发现,是贵州的骄傲,更是全世界的宝贵财富,现已将化石珍藏于贵州省茶叶研究所。

我想:是啊!自从卢其明在这座大山中发现了第三纪末第四纪初的四球茶茶籽化石。这块世界上最古老且唯一的茶籽化石,将全球茶的历史向前推进了一百万年以上,印证了我们脚下这块土地是世界茶源地。茶籽化石的罕见,证明了黔茶之“贵”。

据说,为促进贵州茶产业的发展,省政协以晴隆县作为茶业产地重点打造对象。老家就居住在云头大山新庄村的省政协秘书长李月成,邀请国内十八位一流的茶界专家到晴隆参观考察,对晴隆茶产业的建设规划提出切实可行的意见和建议。

李月成秘书长积极组织省政协有关部门和省科技厅、省农委的同志,于今年3月12日到晴隆县政府参加座谈会,研究古茶籽化石博物馆的建设工作。经业界各位专家通过实地考察分析认为,应该要先兴建一个“中国古茶籽化石博物馆”,再围绕博物馆建设一个世界一流的4A级以上古茶园风景区,让云头大山成为一个美丽的世界大茶园。此后,政协又多次组织专家学者深入晴隆、普安,对博物馆建设进行了实地考察。

省政协主席王富玉对“中国茶籽化石博物馆”建设非常重视,在他的积极协调推动下,省发改委下发了该项目预算内资金490万元,省科技厅下拨了100万元,省农委也下拨了50万元,总共累计落实了640万元建设资金。

李月成曾经在会上说,云头大山的古茶籽化石是大自然赐予普安和晴隆人民的致富福音,要充分利用和发挥好这块金字招牌,借云头大山古茶籽化石之名,开发和打造“云头古茶”世界级品牌,吸引商贾云集,造福于无数桑梓乡亲。

按照规划,除了景区外,“中国古茶籽化石博物馆”还将辐射培训和科研基地、茶艺表演展示区、世界古茶树、名茶树展示园区,并依托当地茶业市场,建设一个专业的茶叶市场。

我想:云头大山得天独厚的自然气候条件,便于茶的生长和培育,一旦建成培训基地,将为贵州乃至全国培养和输送茶叶专业人才。随着沪昆高铁的开通,云头大山有了交通优势显;茶叶专业市场也将逐步发展为一个全国一流的茶业集散地,带动一方经济的迅速崛起。

龙成说,据贵州省野生茶树资源调查组在晴隆调查资料统计,晴隆县境内14个乡镇都有茶树分布,较原始型茶树遍及12个乡镇,南端从紫马乡上捧碧起至北部沙子镇横寨、爬箐,长32公里,东从安谷乡波秧河至西部碧痕镇云头大山,均有红药红山茶、红花瘤果茶、晴隆大苦茶、大树茶、白花茶的分布,其中红药红山茶、红花瘤果茶于1983年1月,经中山大学张宏达教授鉴定为新种,并命名。晴隆茶树经过长期的发掘、栽培、选育,品种资源既丰富又多彩。晴隆县将以古茶籽化石为灵魂,以“茶”为核心,以云头大山古茶籽化石博物馆为轴心,云头大山、沙子镇政府驻地一带、普晴林场等一线为半径,规划涉及普安、晴隆两县六乡(镇),面积约500平方公里的茶籽化石博物馆园区。  

玉林说,这方面,听说普安县也在积极奋进,在2011年7月8日,普安县被中国茶叶流通协会授予“中国古茶树之乡”的荣誉称号,通过重点品牌引领、公共品牌跟进方式,促进企业集聚,构建黔茶品牌系列,集中打造“普安红茶”区域品牌和“普安红”系列公用品牌。并赋予特有的个性,从而使普安县品牌所代表的产品与消费者产生“共鸣”,使普安茶产业发展处于全省茶产业强县之一。

2013年4月,成立的“普安县江西坡茶业现代高效农业示范园区”,是全省100个农业示范园区之一,园区建设采取“龙头企业建基地,科研院所供技术,政府引导做品牌,企业营销拓市场”的方式,探索和推进“园区+企业+合作社+农户”的运作模式,积极采用节水灌溉、覆膜催芽、测土配方施肥、病虫害绿色防控等一系列高效农业科学技术,进一步提早江西坡“年前茶”的上市时间、提升茶叶品质、提高茶叶的产量;打造 “普安红”公共品牌,促进全县茶产业向规模化、规范化、产业化方向发展,为高原山区现代农业建设提供新的样板和示范。

不但如此,普安目前还以境内的20000棵古茶树为依托,发起全球性“普安红”20000首茶诗大赛赛事,促进普安茶产业品牌推广。

是啊!晴普两县都在以百万年的茶籽化石做足了文章,真是可喜可贺的事!相信在不远的将来,贵州茶叶将以高贵的身价,畅销海内外,誉满全球!

我们把各自捕捉的茶山美景悉数装进相机,又沿路返回到云头茶场生产车间。本想到车间去看一下夏茶生产情况,但在车间门口刚好遇上近15年没有见面的广生大叔。他热情邀请我们到他家去吃饭。

盛情难却,加上也有些饿了,我们答应前往。玉林把车直接开到云头组广生叔家大门口。下车,落座。广生叔给我们泡了一壶上好的云头“碧螺春”,然后到鸡圈里捉了一只土鸡,要杀鸡招待我们。他说只有他一人在家,其他3个劳动力上山采茶去了,叫我们别客气和拘束,随便抽烟喝茶,他去搞生活。

广生叔宰鸡做饭去了;我们四人在他家客厅则天南地北闲侃;碧螺春茶叶在玻璃茶壶里上下翻飞,像一群美女在跳舞。

我触景生情,无话找话说:“这茶叶的名字太多了,除了各种工艺制造出来的品牌名,如‘碧螺春’、‘毛峰’‘普安红’等,单就茶叶的原名,我国历史上就有上百种。”

“你能说出多少种?”春生问我。

“几十种吧!”我板着指头说:“云华、云腴、不夜侯、余甘氏、水豹囊、仙芽、玉爪、玉芽、甘草、鸟嘴、先春、阳芽、冷面草、鸡苏佛、金叶、苦口师、乳茗、茶枪、茶旗、茗饮、瓯蚁、香茗、蔎、荼、荈、涤烦子、森伯、雀舌、晚甘侯、瑞草魁、酪奴、橄榄仙、槚、碧霞等。”

“想不到你对茶叶了解不少嘛!”玉林说:“算起来,我们中国茶叶的确是源远流长,你看嘛,成语中的‘粗茶淡饭’,早就把茶和饭联系在一起了。也就是说,喝茶不一定吃饭,而饭后一定得喝茶;‘粗茶淡饭’还有极普通和平常的意思,说明饮茶习惯(文化)很早以前都进入寻常百姓家了。”

“其实我国上下五千年璀璨文化史其中也是包括茶文化的。”龙成说:“唐朝宦官刘贞亮在《茶十德》文中也提出饮茶十德,就能见其一斑。”

“你能背出来吗?”我问。

“能。”龙成说:“以茶散郁气,仁也。以茶驱睡气,义也。以茶养生气,德也。以茶除病气,善也。以茶利礼仁,和也。以茶表敬意,真也。以茶尝滋味,美也。以茶养身体,祥也。以茶可行道,禅也。以茶可雅志,道也。茶之十德,以茶教化人伦,足见茶文化之源远流长。”

“听说日本的茶道更为讲究,据说也是从我们中国沿袭过去的。”春生说。扯到这一话题,大家又你言我语说起了什么“三千童男童女之类”的许多题外话......


约莫一个小时,广生大叔端上来热气腾腾的清汤鸡肉火锅,放在桌子中间的电磁炉上。


大家礼让坐下,广生大叔提起一个胶壶,说是在沙子舒藤忠酒老板那里买来的茶酒,除了驾驶员,给每人满上一杯。茶酒入口,首先微苦,继而发甜生津,酒劲刚柔相挤,有茶的飘逸感,真是美酒!


广生叔说,舒老板采用老茶叶发酵,以独特的工艺酿出此酒,供不应求,目前正在批量生产。我想,哪天有空也去弄一壶!

席间,与广生大叔聊起了他家的茶叶情况。他说,他家种了20亩茶叶,清明茶自己手工加工“毛峰”和“碧螺春”,能收入30000余元,夏茶卖给茶场机器加工,亦能收入30000元左右,每年大概有6-8万元的收入。


记得15年前到广生大叔家,三间木瓦结构房屋,很是贫穷。如今他家在原来的地基上重新盖了三间四层楼房,瓷砖耀眼,红窗绿门,就连院坝也是花草美化,宛若城市建筑。茶叶富民,这是铁定的事实。


广生大叔说,遗憾的是夏茶没有做出品牌,鲜叶只卖2元钱1公斤。这种茶叶产量高,如能创出一个好品牌,潜能非常巨大。我说,政府目前正在倾力打造,这种时机应该不远了!广生大叔说那是那是,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一口喝干了杯里的茶酒!


吃完饭,已是日落时分。我和春生、龙成醉熏熏上车,歪倒在座位上,连和广生大叔告别的礼节都忘记了。一直没有喝酒的玉林上了驾驶室,和广生大叔挥手告别后驾车离开了云头大山。


回到家,我迷迷糊糊就上床了。


我又和龙成、春生、玉林自驾游在一条宽阔的观光公路上。这公路是两层,上面一层是天轨,铺着一色的防腐木板,金光闪亮。又仿佛我们四人都站在高高的天轨上,行走在游人如织的人中间;许多高鼻梁蓝眼睛的外国人,他(她)们手提相机,头戴遮阳帽,或抓拍风景,或指指点点,或高声议论......


洋游客们呜哩哇啦,我一句也听不懂。一个拿着导游旗的中国年轻人边指边用英语和普通话介绍:“那边是晴隆山,山后面就是晴隆县城;看,这边是五岳朝天,黔西南除白龙山的第二高峰;这边是云头大山,世界唯一一颗茶籽化石发现地;这边是观音崖,晴隆和普安的分水岭。你们再看,那边是普安江西坡万亩茶场,这边是云头万亩茶场,那边是碧痕东风万亩茶场,下游是箐口水库。这下面的村寨,古时候叫鹧鸪营,解放后叫雷打石,大跃进时期为了‘农业学大寨’,才改名东风村的......”

导游喋喋不休地介绍着,全部都是我家乡的风景;当我听到介绍“东风村”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心情格外激动。站在天轨上,我看到了我家的房子,掩映在一片绿色的茶园中。又看到父亲和母亲微笑着向我走来,但清醒地记得他们是去世了的;正自纳闷,父亲却说话了:“儿啊!家乡大变样了,你们这一代人幸福啊!你看我们家门前那棵大榕树,我亲手栽的,上百年了,冠幅那么宽。你看游客这么多,就没有想到在那榕树下做点什么赚点旅游的钱吗?”


“做一个‘农家乐’怎么样?父亲!”我征求父亲的意见。但是,父亲笑而不答,拉上母亲,飘飘然从天轨上升天而去!我急忙追去,谁知一脚踩空从天轨上跌了下去......心里一急,就醒了。原来是一场梦!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权所有:歆竹苑文学网,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歆竹苑文学网版权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户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广告投放(+86)0857-8332908 0857-8249155

ICP备:黔ICP备120033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