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哲理故事

王优记

时间:2017-03-22 08:14:39   作者:雪心雨心   来源:歆竹苑文学网   阅读:1291   评论:0
内容摘要:王优记  今天没有晨曦,因为是阴沉的天气。但人们一如常规,小吃店的门早早打开生火,学生们吃着早点,急等学校专车开来。王优正拖着倦怠的身子,缓慢地走向他常去的小吃部,一夜的劳作,他早已饥肠咕噜,嘴唇喉头又干又燥。  又是忿忿。哼!她凭什么干我抢的活。就仗着她美?她骨子里的娇媚?我才......
  今天没有晨曦,因为是阴沉的天气。但人们一如常规,小吃店的门早早打开生火,学生们吃着早点,急等学校专车开来。王优正拖着倦怠的身子,缓慢地走向他常去的小吃部,一夜的劳作,他早已饥肠咕噜,嘴唇喉头又干又燥。

  又是忿忿。哼!她凭什么干我抢的活。就仗着她美?她骨子里的娇媚?我才不傻到被她迷惑的程度。想当年厂里不慎失火,我舍命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冲进去,浑身被烧烤,在医院整整躺了三个月。如今虽是小员工一个,想他经理老总还让我三分。去年主任想找我的茬,气得我指着他的鼻子骂,他又怎么我?我王优对厂里有大贡献,别说你小妖精!哼,唉!真是!王优摇了摇头。想把浑乱的大脑摇清理顺。

  走进小吃店,王优仍要了一碗稀饭,两个馒头。整天在这儿吃饭,赚了我那么多钱,多吃一个馒头又怎样?想着就随手多拿了一个,坐下边看电视边一声不吭地吃完,扔下一块五角钱就走。“再拿五角钱!”老板娘翻了一下钱大声道:“天天就你这样吃!”

  王优没听见般地径直离去。一步作三步地爬上楼,才大喘了口气。打开寢室的门,但见地上横躺的鞋子就知道上夜班的人都正在酣睡,一眼撇见峰床头的桌子上散乱着的几元零钱,必是他的了。想几天前他们出去闲逛时他欠的二元钱从不提尝还。可他王优欠他一角钱还他就要。唉,这人呀人!明枪易见,暗箭难防。你明不还我暗算。他随手拿走属于自己的二元钱,不紧不慢地装进衣兜,若无其事地冲凉洗衣服,然后爬上床,躺下欲大睡一场。晓慧的脸,晓慧的声音,又蚊子似地索绕周身。爱她又怎样?我才不会为她不要自己呢。就是为她舍命又如何,明天说不定就移情别恋了。尽管人人都知道我们在拍拖,但我没为她花过一分钱。谁说工作中谈不成恋爱?两全其美,实惠又便宜。王优得意地忍不住笑出了声。唔,其实珂佳挺美的。王优美滋滋地又想起了干活那一幕,他一气之下把东西都摔了,她竟也不生气。脾气真好。看上去就是与众不同,尽管漂亮女人很多。怪不得那么多人倾慕她。唉!算了,反正我也得不到她。睡吧,他翻了个身。

  “我半小时后还要加班,一天十四五个小时,这老板真是吃人。”“你还说呢。我上夜班,从晚八点半一直到凌晨七点半,不让有一点休息时间,略一停班长就嚷嚷,这哪儿是人过的日子。”“喂,小赵辞工了,你知道吗?”“够了,你们不要命我还要命呢!刚睡着就被你们吵醒!”王优倏地坐起来,拍着床大叫道。他们都畏惧地停止交谈,各自默默地干其事。

  王优又迷糊地睡了去。和邻居杰在家乡的土沟里正推自行车。那土竟变成了沙,自行车忽地陷了进去,他们费力地用手抠,终于碰着了车把,他们扒呀扒,终于把自行车拉上来,又去找另一辆车……家里,父母正在社旁忙做饭,父亲的皱纹好深好长,母亲的银发在火光下好亮。低矮的屋顶不时地碰到父亲的头……王优感到有东西在脸上蠕动,用手摸了一把脸,竟是泪。是梦是醒?王优用力掐了一把腿,是醒,那刚才是梦了。在外劳累多年,钱没捞到几个,没给父母减少一点负担。唉!他妈的!王优不觉骂出了声。不睡了,起床给老父老母挂个电话报平安吧。

  “王优!王优!”晓慧的声音传过来,“主任找你呢。”

  王优慢腾腾地边下床边对跑来的晓慧说:“我一会儿就去。真是!休息时间也不让人安定。”王优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主任现在找你会是什么事呢?不会是因为你和他吵架的事吧。你也真是,他是领导,施展一下威风是应该的,何况你也有不对的地方。“

  ”哼,他能怎么我!?我王优对厂里有大贡献!“王优听晓慧责怪他,气急败坏地拍着胸膛道。

  ”你发什么火!我走了。“晓慧气呼呼地赌气离去。

  ”哼,摆什么臭架子。你以为你是谁?“

  王优憋着一肚子气爬到六楼的车间,主任正指使着白班的人干这干那。

  ”什么事?主任!“”什么事?!哦,真抱歉,今天上午主管找到我,说车间人手多,要精减人员,你近段比较累,想让你休息一段时间……“

  王优大脑轰了一下。”让我休息,好!好!我他妈的在这几年,还没谁说让我休息,你说‘休息’是什么意思?“

  ”王优,这是厂里的决定,确实是为你着想,等一段时间就让你上班。“

  王优从车间跑出冲进老总办公室,几欲下泪地重复他动手术的折磨,现在的后遗症。老总却摔给他二万元钱让他离开。哼!真是无情无义的家伙。唉!这世界上的人真他妈的,连我这样的大好人就容不下身。

  又是一个没有晨曦的阴沉早上。王优提着行礼朝车站走去,晓慧没露头。他妈的,就知道她会变心,看我在厂待不下去了,就投怀送抱他人,哼!

  天空开始飘起细雨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诱惑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权所有:歆竹苑文学网,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歆竹苑文学网版权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户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广告投放(+86)0857-8332908 0857-8249155

ICP备:黔ICP备120033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