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微观视点

开到荼縻花事了

时间:2014-11-17 23:13:39   作者:安若宁   来源:歆竹苑文学网   阅读:678   评论:0
内容摘要:文/安若宁生命流转中,总有一些华丽不断幻灭。那片海,已经过去,并失去一切与它联系的线索。我将只是记得它,不对任何人提起。突然间我觉得再以一种无可名状的极速衰老下去。我已经不再年轻。只是一瞬间害怕老去。看着镜中,指尖触摸过的眼角、脸颊的细胞,不断死去,却无力复生。那些年少时的感情一股脑儿的泛滥。春天,蓝天,白云,大海,绿...
文/安若宁

生命流转中,总有一些华丽不断幻灭。

那片海,已经过去,并失去一切与它联系的线索。我将只是记得它,不对任何人提起。

突然间我觉得再以一种无可名状的极速衰老下去。我已经不再年轻。只是一瞬间害怕老去。看着镜中,指尖触摸过的眼角、脸颊的细胞,不断死去,却无力复生。
那些年少时的感情一股脑儿的泛滥。春天,蓝天,白云,大海,绿树,红花。这些年我过的并不好,一个人。往事,只是一声声叹息。

想这些的时候,我正做着一份并不开心的工作。请了长假,回到家,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留了张便条:妈。我去烟台了,散心。不用担心。或许旅途中会有意外惊喜。

从东营到潍坊的汽车中,正播放一场血腥拼杀的电影,满座亢奋。

相机闪烁灯不断变换,一闪而过的镜头,一些无奈的苍凉续演。定格了那些车窗外转瞬即逝的场景。高大繁盛的树,旁枝斜叶打在车窗上,“啪啪”;大朵白色的木槿;自桥上驶过,微醺的湖面,柳浪涟漪;行经寿光市中心,高大醒目的建筑物、攒动的人群、笛笛的汽鸣。

在潍坊的火车站候车厅里,没有假日里的熙攘人群却也总少不了辗转奔波的旅人或者为生计忙活的人。

在我的右侧隔两空位的像一个纯朴的妇人。麻花辫搭在左肩头,右手腕是一环带鲜红妖娆花朵的景泰蓝手镯,淡粉色的雪纺衫衬着粉蕴的肌肤。正对面的是一对带小孩的夫妇.周遭的嘈杂好似与他们无关。孩子含糊不清的词语,不停舞动的手脚,父母完全沉浸在孩童天真的幸福中。

在车厢与轨道上下晃动撞击的声音中,在车窗外连绵起伏的山峦中,在相机闪烁的交替中,在车厢嘈杂的言语中,K1132列火车抵达烟台终点站。

或许一个人旅行的太久了。看见了那片海,更多的是浓重忧伤,千头万绪都需要慢慢摊挪。海面上是霪雨霏霏,如天地初开般混沌,隐晦如织成的一张网,罩住天空,罩住大海,罩住人心;仿佛停止了呼吸,万籁无声。

生命中存在过的爱,经历过的痛以及泪水过后的释然,都无关悲喜。曾经想过如果年轻时爱上一个人,便好好对待他,没有只言片语诺言,只想要一起幸福。年轻的爱总是太过纯洁,纵然空间、地域,相隔千山万水,都阻碍不了两颗悦动的心。凌冬的考验,重逢的欣喜。一切都以沉淀的形式埋葬在我的生命中。时隔好多年,没有再掀开自己的心情,那尘封的年轻的爱。这一切都已无法触及,我只是难过不能一起老去。或许,太过年轻又太过偏执,我只告诉过自己好好爱他人,却忘记了怎样接受其他人的爱。时间慢慢忘却,当我可以孑然一身从过往中挣扎逃离出,却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丢失了什么又或面对什么?盛世荒年,在自己的城池,颠沛流离。

沧海桑田,苍老了容颜。一切还是以时间流动的形式在前进,而我却已无能为力,就如眼前的这片海,我无可奈何般,一个人的徘徊。

时间老去,我却不敢悲伤,害怕错过,害怕失去;不敢相信未来,却殷切的期盼未来的到来。我常常在想上天总是公平的,友情那么多的爱,爱情方面总是会缺失的。是不是我伤害了太多的人,太过偏执,上天对我的惩罚?为我掉眼泪,为我心痛,一切的一切我都知道。可是,我还是只能说抱歉,我对你们的亏欠,会有人替我偿还给你们。你们会有属于你们的幸福,只是我,我还是在等待,等一个人的救赎。

隐晦的海,浪拍的月亮老人,久远的东西狼牙炮台,东临碣石以观沧海的芝罘岛。一张张,定格在可以真实保存的相机中。

我想我可以结束这次旅游。回去,回到我的生活中,辞掉那份我并不开心的工作,换一种生活方式。

生活还在继续。

标签:白云  触摸  大海  极速  蓝天  
上一篇:有一种病,叫“爱情饥渴症”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权所有:歆竹苑文学网,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歆竹苑文学网版权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户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广告投放(+86)0857-8332908 0857-8249155

ICP备:黔ICP备120033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