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爱情故事

桃花劫

时间:2016-12-15 21:32:04   作者:萧何问情   来源:   阅读:180   评论:0
内容摘要:文/萧何问情桃花千娇面,世人只倾身,春色深深掩翠门,谁解桃花心?旧时年月,长安古意,汉宫飞燕旧风流,刘郎错认风前柳。誓言几回温,伊人瘦玉容,江水枯竭山无棱,不负月下盟。莫问情深深几许,无力篡改命格签。千里明月谁与共,两心难同。——引子我本是河东节度使欧阳洵之子,我叫欧阳瑾,从小父亲便叫我习读兵书,长大后好接替他的官位,...
 文/萧何问情

桃花千娇面,世人只倾身,春色深深掩翠门,谁解桃花心?旧时年月,长安古意,汉宫飞燕旧风流,刘郎错认风前柳。誓言几回温,伊人瘦玉容,江水枯竭山无棱,不负月下盟。莫问情深深几许,无力篡改命格签。千里明月谁与共,两心难同。
——引子

我本是河东节度使欧阳洵之子,我叫欧阳瑾,从小父亲便叫我习读兵书,长大后好接替他的官位,起初还行,总是乖乖听话,各种兵法技巧、棒法、枪法,骑射等等,也都跟父亲认真学习,每每有什么基本的要领学不会,我总是被父亲罚跪,情节严重时还会遭受鞭打,但母亲总是最疼我的,每次受罚后,总是安慰着我,由于后来看惯了官场的各种争斗,我便只喜欢琴棋书画,自娱自乐,为此,母亲倒还好,父亲对我则大感失望。一天夜里,夜色阑珊,月华如水,洒下一地温柔。独自伫立在回廊一角,仰望星空,只见星罗满布,有清风徐徐吹过,伴随着青草的芬芳,收回视线,眼珠转动,若有所思,似有所想,思索片刻,终究无果。此时,一曲琴音突然响起,于幽远的天际静静流淌,但闻琴声,而不见其人,何人在操琴?琴声切切,清韵幽幽,铮铮叩我心,我能嗅到那情绪的波涌和叠加的流露,有丝丝缕缕的微愁在心间潋滟。


几欲转身回房休息,欲行又止,若不一探究竟,总觉得有所缺失的遗憾。怀着好奇的心态,目光锁定琴音传来的方向,主意打定,便拂袖而去。小道曲折,绿苔清幽,一路上布满荆棘,但我已无暇顾及,循声走去。一路之上,我不禁思索,是谁轻抚的琴曲,竟然柔成了一个千千心结?又是谁的梵音轻唱,竟然唱响了千年风霜?忽逢桃林一片,桃花灼灼,顿觉迷了眼眸,感受着芳菲无限,内心充满无尽的喜悦,也不作停留,依旧陶醉着前行,行至桃林深处,溪水岸边,极目张望,映入眼帘的依旧是桃林一片,行走良久,期待的结果始终未曾出现,不禁大感疑惑,停下了前进的步伐,正打算转身的刹那,诡异的一幕终于出现,琴音戛然而止,四下寂静无声,山风阵阵,夹杂着透骨的寒气,仿佛不多时刻,桃林的每个角落都要被冻结。


仰望苍穹,此时的星罗满布早已被乌云密布所取代,忽然,一声惊雷响彻天际,接踵而至便是滂泼大雨,风雨潇潇,雷鸣电闪,天地一片昏暗。这时,桃林中出现了一名女子,执一把雨伞,只见她红衣罩体,青丝墨染,于风雨中彩扇飘逸,若仙若灵,正款款向我走近。“公子好生雅兴,是看星星还是赏雨呢?”只见她浅笑嫣然,边走边说道。“我来这里只为一首琴音而来,只是我万万没想到,这突然的天气变化,实在让人苦恼,让姑娘你见笑了。”我尴尬的应声道。“呵呵,公子这哪里话呢?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公子本是文雅之人,又岂会不知道?”她接过话,说话间,已走到了我的跟前,然后把伞与我一起打上。“嗯,确实如此。”我略感有些不自在,心想这女子究竟是谁?又怎么会在这关键时刻出现呢?心有千千结,苦思无果,最终也只能点了点头,随声应道。“好吧,那你跟我来吧!”见我满脸疑惑,而她只是淡然一笑,丝毫不在意我的各种表情,自顾自的说道。“只是这荒郊野外,能去哪里呢?”我的疑惑又起,一路走来,貌似也没见过那里有什么小亭子,如今离开王府这么远,就更没可能了,但想归想,眼下貌似也没更好的去处。我询问道。“这个公子不用担心,我叫你跟我走,自然是有避雨的去处。”两人同打一把伞,边走她边说道。“嗯,那好吧!谢谢你!”我应声道。

绕过一片桃林,一路上也无多言语,大约行走不到半柱香时间,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座古老的亭子,四周有纱幔遮罩,于风雨之中看上去,更像一个柔弱的女子,仿佛在祈求上天的垂怜。不假思索,我也跟着走了进去。进入亭子,借着微弱的光线,我的瞳孔微缩,环顾了一下四周,一眼我便看见了琴架上的那把古筝,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红衣女子早已收起了雨伞,不知道又从何处找出了蜡烛,燃起了烛光,然后回过头来看向我,此时,我才真正的看清楚她的摸样。粉面上一点朱唇,神色间欲语还羞,娇美处若粉色桃瓣,举止处有幽兰之姿。墨发侧披如瀑,修长的玉颈下,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素腰一束,竟不盈一握,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裸露着,就连秀美如莲的足也在无声地妖娆着,似在向我发出诱人的邀请。只见她水遮雾绕,媚意荡漾,嘴角微翘,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我知道,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但不知怎么,她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我,似乎牵动着我的每一根神经。还没等我说话,她已转过身缓缓走向古筝所在的位置,然后轻盈坐下,素手轻拨,琴音再度响起,只见她时而抬腕低眉,时而轻舒云手,彩扇时开时合,似笔走游龙绘丹青,玉袖生风,典雅矫健。“漫天飞舞的花瓣,仍眷恋着前世的温暖。问苍穹,三生石前,花前月下,埋葬了谁的诺言?待曲尽,何必再问,尘世有几深……”她边弹边轻唱,琴音婉转,似云中天籁,又似来自冥界的挽歌,落寞而哀伤,惊扰了谁的魂?夜色浮沉,更漏清冷,湮灭了谁的心?针弦轻拨,风拂纱幔,拨动的又是谁的情?有一种噬骨的冷,无情的穿透全身。

不知道过了多久,琴音缓缓停止,她站起身,然后缓缓的走向我。收回思绪,我终于明白,她就是我要找的抚琴之人,此时的她,看上去多了几分憔悴,再无之前的神色,回想之余,我开始在想,她到底是谁呢?为何孤身于此?还有她的家人呢?种种疑问萦绕于心,无从解答。“我只是你前世栽种的一株桃花,千百年来只为等你的一次回眸。我知道自己身份卑微,有着人的心灵,却无人的身体,……”似是看出了我的疑惑,还不等我说话,她率先开口说道。“前世?今生?那么,你是桃妖?”还没等她把话说完,我接过话道。“嗯,你会嫌弃我身份卑微吗?”半响后,她终于用柔弱的声音回答道。“不会,世间万物,皆为平等。只是你把我引到此处,又为了什么?仅仅是为了告诉我这些吗?”我轻声道。“不是,我为了幻化成人形,为的就是等有一天能够以人的身份站到你的面前,让你可以正眼看我一下,不要总是把我当作空气一样。”她柔声道,说话间,滴滴泪珠洒下。“嗯,你做到了,只是你为了我这样做不值得,我已不是前世的我,前世的点点滴滴,我早已经忘记。”叹了口气,其实,前世的孟婆汤我并没有喝下,那些零碎的记忆,至今我依然记得,我接过她的话,故着平淡的道。“那你今晚可以留下来陪陪我吗?过了今晚,我只想做一株普通的桃花,春来花开,夏来花谢,我要的只是一季的美丽,不想要在红尘中长久的颠沛流离。”她用恳求的目光看着我,柔声道。“好,我答应你。”带着撕心裂肺的疼痛,洋溢着最灿烂的笑容,我用低沉的声音回答道。

那一夜,风雨飘摇了一个晚上,她安静的躺进了我的怀里,有着桃花的清香飘入鼻孔,醉人的气息,仿佛流经身体的每寸肌肤;那一夜,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夜,承载了我一生的期盼,一夜的相守,交换一生的幸福,这样的交换,是否太过于残忍?天微亮,离别的钟声于终究还是免不了要敲响,当第一缕阳光洒向人间,她带着桃花的固有芬芳,离开了我的世界,从此后,再见已是无期。多年后,当我再铺一展素笺,研一池墨香,于桃花盛开的季节,把所有的眷恋,流泻于笔尖,凝固成文字。恍惚间,桃花源里,有惊鸿掠影而来,一袭红妆,青丝万缕,粉面上一点朱唇,神色间欲语还羞,娇美处若粉色桃瓣,举止处有幽兰之姿,于风雨中彩扇飘逸,若仙若灵,眉目间含情几许,浅醉花间,漫舞倾城。 

标签:节度使  长安  技巧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权所有:歆竹苑文学网,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歆竹苑文学网版权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户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广告投放(+86)0857-8332908 0857-8249155

ICP备:黔ICP备120033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