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爱情故事

浮动的心

时间:2016-12-15 13:39:10   作者:雪心雨心   来源:歆竹苑文学网   阅读:663   评论:0
内容摘要:  浮动的心  夜深11点了,这个繁华都市的高速路上的夜归人不再拥挤,人和车在飞转中显示着疲累的叹息,路灯也睁着腥忪的眼。回到家已躺在床上的吉龙拉了灯,遁在黑暗中睁着早已犯困的双眼,关注着微信里时时更新的动态,老婆媚金的微信没有更新,也一直在线,她正做什么,和谁在一起早已习惯并不......
  夜深11点了,这个繁华都市的高速路上的夜归人不再拥挤,人和车在飞转中显示着疲累的叹息,路灯也睁着腥忪的眼。回到家已躺在床上的吉龙拉了灯,遁在黑暗中睁着早已犯困的双眼,关注着微信里时时更新的动态,老婆媚金的微信没有更新,也一直在线,她正做什么,和谁在一起早已习惯并不想探究,探究如何,徒伤身伤心。结婚19年了,且有一儿一女,女儿已上初中,儿子正值小学,他不能不给他们一个安稳的后盾,这是他唯一能给予他们的,幼时是这样,现在更要这样。和媚金爱情不在,多年同床共枕同祸同屋的情份还在,习惯还在,儿女牵系的血缘还在。多年来他只能在梦中来慰藉情感,想到梦,他忍不住又进入仪美的空间,这些年他把她一层层垒积在精神之上,在网络的无形丝线中给她点个赞问个好,也仅于此,他再不能冒进一步,他们之间不仅是珠穆朗玛的高度和艰难,更有物质层面的鸿沟,他自知自己是“待业者”,一家人上上下下老老小小全靠媚金一手打理,他顿足于不费劳日的安逸,久之惯性也让他依赖了媚金,即便爱他又能真正给仪美什么,除了隔着遥远的时空或深或淡的遐美一番他甚至没有勇气真正触碰她的喜怒哀乐。

  就在他神思着仪美欲要入睡时,外面响起熟悉的车的呜笛声,媚金回来了,时钟已指向凌晨1点,他装着沉睡地闭上眼,她轻轻地开门拉开灯,脱下外衣换了拖鞋进了沐浴间。吉龙听着水流声,心奇痒难受,仿佛仪美的娇体就在眼前……

  媚金走过来了,躺床上轻轻给他盖上床被,在外厮混的愧疚用浮浮的细心来平衡,这点他早以看透,怒气腾地上升,他抛开被子一跃而起。

  “你又和谁鬼混去了?”

  “你怎么总是这句话?我每天辛苦养家养孩子,回来还要受你猜忌的折磨,要不我安安心心伺候这个家,你挣钱!”

  这触到吉龙的痛处,激起的憎恶和恨忽地塌下去,他斜躺床上闭上眼任思绪陷入混沌。

  第二天媚金6点如常早早开车到公司去了,他醒来躺床上任思绪蔓延一通后才穿衣起床,媚金适时打来电话让他给客户送货。上午10点的夏的娇阳已烈如火,车水马龙的噪音在刺光中沸腾着,吉龙把车依靠一小吃店买份早餐,眼睛漫扫而过时,媚金赫然正在旁边的珠宝店同一个男人俯身看钻戒,炮弹炸向吉龙,不是上班吗?和臭男人到珠宝店来了,涨青着脸回到车里,他能前去质问她再被她反咬一口,羞辱一顿吗?曾经几次如此的场景她已送礼谈工作等借口圆得天衣无缝,他反而理屈词穷,妥协认错,而今的热绿帽子在大暑天又给他戴上了,让他蒸腾得实在忍无可忍,这次非要弄个水落石出僵她一局不可!

  他把车启动依靠能看到他们的地方,看他们坐上车涌入车流后又依靠饭店,吉龙这才感到已是正午,他已饥饿难耐,把早餐囫囵吃下,心里的喧闹让他感到生命极度的颓废和无力,他第一次冒出想和媚金同归于尽的念头,现实无法用手肉割断的链条就此断裂,一了百了,来世重新开始他们将再不会有任何牵连,他重新塑造自己,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同真正想要的人在一起,他又憎恨自己当初没有主见顺从父母的想法娶了她了,第一次相见他就感到她有股妖浮味,抱着娶不到仪美是谁如何的心理结了婚。仪美既倩学习又好,宛如高山上的雪莲,早退学的他只能在银河系仰望着她,俯贴她魅力四射的磁场一直到今。想到她,柔柔的柳丝垂进吉龙的心中,大胆的意念第一次冒出,他拿起手机决定在Q空间里给她留言:

  “老同学,最近可好!曾经的童真仍是生活缅念之最,我不久将有事到你的城市,聚聚如何?”

  时间蜗牛似地蠕动着,她没有回应,午休吗?正溺息的吉龙被媚金的出现浮游上岸,他紧跟上,然而还是失望了,那男人把她送到公司门口驾车而去。在炙阳的午后他僵硬地停车关了空调,汗不一会儿蒸腾而下,眼睛在浸湿的模糊中对过往的一切也模糊起来,或许对媚金的一切只是猜疑和偏见,她为了家奔波劳碌,应该给她更多的支持和信任,手机短信骤响,是仪美。

  “谢谢老同学想到我,时隔多年,期盼相见,一定给你接风洗尘,尽地主之谊。”

  “如果没有意外,会如期到,一定第一个告知你。”

  他放下手机才想起货物,急急地驾车而去。送货回来精心为媚金准备了晚餐并开车去接她,想给她个惊喜,然而公司门口那辆熟悉的黑车在路灯下闪着讽刺的光,他忽地夜浸入心,手打颤许久才把车火熄灭。媚金下班后最迟出来,径直走向那车辆,男人下来含笑给她打开车门,那笑是阴冷的,满含示威的。吉龙的怒火腾腾地上升着,他正要下车决斗,他们已飞扬而去,徒留驶过的热气迎风而来。

  他跟他们到住宅区门口他却阻止在门外,徒劳地狠狠地踩着喇叭。气急败坏地拨打她电话

  “我正加班,晚饭不用等我。”

  吉龙欲大吼,欲揭穿,欲撕裂现有的一切,儿女快乐的脸唐突映射过来,他所有爆炸的愤怒忽地熄灭,战场厮杀归来般倦累,“嗯”了一声关了手机,驱车迟缓地回到家,靠在门上突然泪如雨下。

  凌晨媚金才回来,一直无眠的吉龙早已等在门口,为她脱了外衣,故意接了包

  “这么辛苦要注意身体,我会心疼的。”

  “我能有什么办法,今天反常地殷勤,不会是做了亏心事吧?”

  “我亏欠你太多了,平时做得不够,昨晚特做了一桌子饭菜补偿,你却加班,饿不饿?我把菜热热吃点?……包里面怎么一个硬盒子?买的什么?”

  “中午和一个姐妹吃午饭顺便去了珠宝店,看上了这个钻戒就奢侈地买了,你不怪我吧?”她说着进入沐浴间。吉龙悲戚地无力那儿,他感到他无能到最低处,他怎会有勇气自信地镇定地已成功男士的形象出现仪美面前?既然徒留余情,就给她珍美的余地吧。他走向卧室拉灭了灯,新一天的曙光已露出端倪,明天该去看看住校的儿女了,只有他们是他的慰藉,也才真正属于他,他们永远都无法断裂血缘背叛他,他也永远不会失去他们,他所能抓住并拥有的也只有此了。

标签:高速路  做什么  在线  老婆  动态  
上一篇:桃花劫
下一篇:纸上的爱情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权所有:歆竹苑文学网,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歆竹苑文学网版权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户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广告投放(+86)0857-8332908 0857-8249155

ICP备:黔ICP备120033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