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微观视点

狂沙已成诗,水墨能作画

时间:2016-12-08 14:24:16   作者:傻的可以   来源:歆竹苑文学网   阅读:210   评论:0
内容摘要:  水墨消失了。  三年之后,水墨又出现了。  消失的时候,她是一个面带桃花的姑娘。  出现的时候,她是一个结着愁怨的少妇。  “秋天把旧叶子揉掉了,你要听新故事吗。”  “静静的河水睁着眼睛,笑着说...

  水墨消失了。

  三年之后,水墨又出现了。

  消失的时候,她是一个面带桃花的姑娘。

  出现的时候,她是一个结着愁怨的少妇。

  “秋天把旧叶子揉掉了,你要听新故事吗。”

  “静静的河水睁着眼睛,笑着说:总有回家的人,总有离岸的船”简媜文集我读到这句话的时候,抬起头正好瞥见群里沙子和大船的对话:

  沙子问大船,你猜昨天谁加我QQ了?

  大船回答:莹莹?

  沙子骂道,你个大***。

  大船又说,难不成是水墨?

  沙子发了一个黑脸的表情表示默认 。

  然后,所有的旧时光,都重叠在了一棵树上 ,我又想起了那个叫做水墨的姑娘。

狂沙已成诗,水墨能作画_www.haiyawenxue.com

  part1:你就像风一样来了又走,我的心满了又空。

  最初认识水墨的时候,很多人聚集在一个名叫私人会所的词楹联QQ交流群,那个时候,她还在读大四,一个白白净净的漂亮的小姑娘,单眼皮,笑起来特别美,活波开朗,人见人爱。她会利用一个上午的时间化一个美美的妆,然后和女同学一起出去浪。也会利用一个周末的时间,去春煦路发一天的传单做兼职,完了买一只最喜欢的甜皮鸭,一边慢条斯理的啃着,一边用油腻腻的手指敲着键盘和我们一起行走在那些平仄的文字之上。

  我至今对她的印象依旧保持着最初的漂亮,漂亮的脸蛋,漂亮的妆容,漂亮的身材还有漂亮的手指。

  后来水墨大学毕业了,回了长沙,她和相恋很久的男朋友也分手了。其中的缘由 ,我们不是很清楚,也不便多问。只记得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午夜,水墨空间动态更新,她伤感的说,“最美的就是下雪天,这样能一直和你并肩走到白头。”

  然后她很难过。

  我们也替她难过。

  然后她喊前男友渣男。

  我们一起喊渣男。

  损友大船和水墨之间有过一段暧昧不清的过往 ,用现在的网络语讲,大抵上就是互相聊骚吧,你撩我撩你的那种。撩到后来彼此进了对方的黑名单,一段扑所迷离的感情成了殊途。

  原来,多少个鱼死网破,也曾鱼水之欢,多少个黑名单,也曾互道晚安。

  往后的几年,无聊的我们一直拿他们的那段畸恋在茶余饭后调侃 。大船也会气的鼻子冒烟,甚至对我们爆粗口。其实现在想想也无非是你爱她,她爱他,他爱他。最后谁也不是他的她。

  沙子对水墨的情感也一直埋藏的很深很深,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察觉到。他一直很关心水墨,冷了记得叮嘱水墨多穿衣,饿了就教唆她去买个甜皮鸭,他会不坏好意的说,女孩子不要减肥,吃得胖胖的,以后好生养。我们都以为这是再平常不过的嘘寒问暖。

  直到有一天:

  玩对联接龙的时候,水墨和一个群员因为格律问题产生歧义,一气之下,水墨退出了QQ交流群,沙子傻了,黯然伤神了几天,然后更新日志写到:“网中聚散皆起,联事未完成陌途。”我知道,沙子对这个姑娘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

  水墨像风一样,来了又走。

  沙子的心满了又空。

  原来,沙子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像雾像风又像雨的女孩。

狂沙已成诗,水墨能作画_www.haiyawenxue.com

  part2:“人有意,事无常,自成伤。湘西常记,把酒消愁,夜卧沱江”

  2011年的冬月,沙子和水墨相约去了湘西的凤凰古镇游玩,回来后没几天,沙子就彻底的消沉了下去。人也消瘦了,话也少了,楹联词讲义也不管不顾了。

  在我们都一头雾水的时候,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找到我说,莹莹啊,你们没事多去陪沙子聊聊天,开导开导他,那孩子估计是钻进死胡同了,一时半会想不通,水墨那个丫头不厚道,玩弄了沙子的感情。”这时我才恍然大悟,联想起前面的一阙诉《衷情.凤凰》才明白一二。

  人有意,事无常,自成伤。

  沙子的填词中,《诉衷情》最是出彩 ,一首是怀念他大学女友大头的,一首便是这个记凤凰。

  原来,他把水墨放在了和大头一样的位置。

  原来,他是真的爱着。

  沙子是一个性格沉稳,寡言少语的人,他喜欢把所有的不开心不愉快都捂在心里,然后慢慢的消化,可是心事这种东西,你捂住了嘴,它却从眼睛里跑出来了。

  那种痛彻心扉,也只有爱过的也才能体会。

狂沙已成诗,水墨能作画_www.haiyawenxue.com

  part3:一场旧梦,各自南北。

  水墨从沙子世界彻底消失的次年,结婚了。她嫁给了一个大腹便便,胳膊上有着纹身,脖子上挂着金链子的男人 ,她带着她的金毛狗狗,一起嫁入了金链男的家里。他们的婚礼很豪华,刺眼的纱裙,血红的玫瑰,几克拉的鸽子蛋。

  她也彻底的从我们的世界消失了,微博取关,QQ删除,仿佛这个人从来没有出现一样。夜深人静的时候,沙子总是会想起那个夜风透凉的沱江 ,那个竹筏上红衣服的女孩,还有那个白皙手指拍起来的水花。

  可是,再舍不得也要说再见,水墨已经成了别人的新娘,一场旧梦,各自南北。

  他们曾经相爱,分开之后,习惯把对方拉黑,老死不相往来,逃避那段刻骨铭心的岁月。

  《山河故人》里面有这么一句话说是:每个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迟早都是要分开的。

  水墨陪着沙子走过那么一小段,至少,曾在沙子那方波澜不惊的水面激起过浪花朵朵。

  可是水墨的爱情太短,短到没有,沙子的遗忘很长,长过银河。

狂沙已成诗,水墨能作画_www.haiyawenxue.com

  part4: 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所有的离别都是否还留有尾声?

  那些只言片语铭记在时光的轨迹里;当岁月都已失去,偶然与过往相遇,我们还能哼唱出曾经的旋律?

  记忆慢慢褪去,照片都已经泛黄,11月的天空也一天天的转凉。

  水墨带着浅浅的笑意款款而来 ,此时她已经恢复了单身。

  “这些年你过的可好?”

  “你过的好,我就好 ,你过的不好,我就不好”沙子回答。

  “对不起,我来晚了,”

  沙子说:“如果 ,有走不完的路,我一定去走;

  如果,有变不了的爱,我一定去求;

  让懂得人懂,让不懂的人不懂。

  让世界是世界,我甘心做自己的茧。”

  一座熟悉的城,两个温暖的人,一段闲散的时光,一院子的风和太阳。

  沙子作,水墨作画。

  听说,旁边桌子上那对儿白玉围棋罐,还是大船送的呢。

  文/傻的可以

  QQ/微信:360193904

  新浪微博:无痕雪小妖


标签:少妇  故事  眼睛  叶子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权所有:歆竹苑文学网,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歆竹苑文学网版权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户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广告投放(+86)0857-8332908 15086320111

ICP备:黔ICP备120033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