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纪实文学

《先有鸡先有蛋》(纪实)

时间:2020-03-16 23:55:50   作者:耿彪   来源:歆竹苑文学网   阅读:2148   评论:0
内容摘要:先有鸡先有蛋——记回忆1996年我在清华的往事之四...

《先有鸡先有蛋》(纪实)

先有鸡先有蛋

                               ——记回忆1996年我在清华的往事之四

 

引子:鸡蛋问题?有人会问了,这不是什么问题啊?。可是从鸡的发展历史之中,不难看出来这是一个“只见庐山云雾,却不见庐山真面目”的哲学理论。“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一场哲学理论课程或许让我陷入了更深思的沉思之中。也许,人生就是这样在经意或不经意之中会经历一些有趣的事情。也许,一次听课的过程,让我明白了一些人生哲理思想。

那年,我应清华校武装部老师们与校学生会主席邀请,以一个清华大学校外编辑的身份,进京参加了由“清华大学举办的第一届文友会”,清华大学学生协会举办的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研讨会,以及清华大学第一本校内军事校刊的发行会和清华中文系文学院举办的学生协会现代散文词研讨会。

明媚的晨光,还未爬上枝头。古老的水木清华学堂还在露水之中,一切都自自然然地于平静之中显得宁静,刚刚从十六号楼宿舍里走出来的我,正准备去洗漱间去清理一下自己的卫生。  

因为,清华校园十六号学生宿舍楼里没有洗手洗脸的地方,必须走下二楼宿舍再往东走经过写有“清华园”的二校门。这时身后传来颜晔的声音:“哎!彪子,吃饭了吗?我去食堂打饭去?”。我转身回头一看正是师兄颜晔,我便急忙一转身迎着他走了过去。当我们二人走到一块时,他用手中的打饭的饭盒举了一下问我:“哎!彪子,走咱们去校食堂,你想吃什么?回来时多给你带回来一些?”。我一时猛住了忙用手挠了挠脑袋笑了,而后冲着他说道:“师兄,吃什么都行?我昨天在二师兄杨聿、杨兰她们家吃的牛排不错,当时老白(白立辰)还在她们家里~”。我说完话后看着师兄颜晔,颜晔一听哈哈地笑了并捂着肚子说道:“我彪弟、你可不知道这位杨家大公子,就会做煎牛排,别得什么也不会,一提牛排就想乐,哎!师弟,那么地咱们校内食堂没有煎牛排,下午休课之后咱们师兄弟上他们家去吃晚饭,这样一来省饭票了”。

此时此刻,我听师兄这么一说也笑了,因为二师兄杨聿、杨兰他们家就住在清华一校门马路对面。

这工夫,远处走过来杨聿的妹子杨兰,双手环抱于胸前抱着一本厚厚书籍。杨兰是杨聿的亲妹妹,同时也是清华政治与哲学学院的新生,时常从自己居住的九号楼来到十六号楼找颜晔借学习材料。

今天,这不又来了离着挺远便叫嚷着:“颜大哥,等一等,我来还你的书…”。这工夫颜晔一转身冲着小跑过来的杨兰看了一下,而后又一转身冲着身边的我耸了耸肩膀、双手摊开露出一种无可奈何的样子小声说道:“哎!杨家大小姐来了,师弟,你先走,在二校门边上等我…”。

我是刚刚想走又不好意思走的工夫,杨兰已经跑到了我们二人面前先是冲着我嚷嚷道:“哎!小师兄,怎么我来了,你就想逃跑哇?”。这时,我忙转身冲着她笑了笑忙说道:“哎哟!小师妹,我可不敢跑,跑了你哥还不得跟我生气啊,以后我还想上你家听你弹古琴呢?尤其是你谈的那一曲汉宫秋月?”。她俏皮地看了我一下而后说道:“有时间的你就过去,不过我哥他可忙了,等他回家你们一块去不一样吗?哎!颜师兄你说呢?”。

这工夫,颜晔却哈哈地笑了并且冲着杨兰说道:“哎,杨兰,你哥今天下午不是没有课时吗?我下午也没有课时忙完之后,我们会找你哥去,到时候你也得回家去,听明白了?”。这时,杨兰俏皮地冲着颜晔笑了并且说道:“我哥,下午是没有课时,他去了女朋友家,下午你传呼他吧?”。杨兰说到这里便转身冲着我笑着说道:“小师兄,下午你还跟着他们几个去采访吗?”。我一听杨兰这是有什么事情似的,便急忙摆了摆手回答道:“噢!小师妹,有什么事情吗?上午我们几个人已经忙完了去航空航天三院的采访工作,下午什么事情也没有?这不我和师兄准备去食堂吃饭,吃饭饭之后去对门的北大中文系找一下许辉、赵莹玉和巩汉新三个人,研究一下明天早上八点在北大中文系搞的现代歌研究会的事情?怎么师妺,有事啊?”。

这工夫杨兰伸手拽了我的胳膊一下说道:“小师兄,你不是总弄不明白鸡蛋问题这个政治和哲学命题吗?现在就有一个机会,下午我们有一堂哲学理论课程你去不去?”。这工夫,师兄颜晔哈哈地笑了,并用手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道:“哎!师弟,去吧,北大中文系找一下许辉、赵莹玉和巩汉新三个人的事情,明天早上正好咱们协会去人与她们协商开会的一些细节,现代歌研究会明天下午开始,你急什么啊?”。

颜晔这么一说于是乎我便答复说:“行!大主席,我就全权听你指挥~”。此时此刻,我们三个人全都乐了。

就这样,我、颜晔、杨兰,我们三个人聊了一会,杨兰便把一本厚厚的书籍交给了师兄,一转身便朝着二校门方向走去了。

这工夫,我和师兄颜晔也转身准备走去食堂,这时我们住宿的学生宿舍门口走出来杨玉、陈旺和杨寒三人,而且每一个人手中拿着一个小小的饭盒。

陈旺走在了最前边,冲着我们两个人就嚷嚷道:“哎哟哟,这师兄弟两个人研究什么秘密呢?怎么准备回白云观去当老道去?”。旁边的杨寒也十分风趣地问道:“哎!彪子,我看杨大公子的妹妹来了?怎么这工夫便走了?你也不送一送呀?”。

我一看这两个人是拿我打岔呢,这工夫师兄颜晔可不干了。他一手将塑料袋装着的饭盒递给了我,而后也没有说话便开始撸胳膊、挽袖子,冲着杨寒快速地走了过去。再看颜晔双手臂膀抒展开来,冲上去便一把将杨寒抱了起来,一个劲地旋转、舞动,原地转了起圈来。

这时,杨玉操着江西赣州话嚷嚷着,意思是转迷糊了有一些受不了了。原来,杨玉和杨聿其实并不是一个人两码事情。

其实,杨聿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不仅仅是一位高干子女、而且还是一位小有成就的商人、学者,他还是拥有博士学位的青年,刚刚走上讲师工作的优秀男儿。还是我们这一帮人的学长,虽然其人学历高却十分平易近人,长相帅气又打得一手好网球。

而我们同住一个寝室的杨玉,却是汽车系的学生。他是云南曲靖市人,一个普普通通从大山区里考进清华大学的,一位十分热情、豪爽的大男孩儿。而操着一口顺溜的江西赣州地方方言,让人感到十分奇怪。这件事情我曾经问过这位上铺的兄弟,原来云南的大区山里边生活艰苦、教学质量一般,为了能得到良好的教育。他的父亲便把五岁大小的杨玉送到了他二叔家,他二叔早年当兵到了江西赣州的赣南地区,后来就在赣南地区成家立业了,并且随着妻子家人开了一家小工厂。就这样,云南出生的杨玉从小在江西赣南地区长大,并且以优秀的成绩考入了清华大学汽车系。

咱们再说同寝室的陈旺,广东汕尾市人。小个子不高、不胖不瘦、瓜子脸、一双大眼珠子、滴溜乱转,小脑瓜子聪明着呢。不过有一点与众不同,父亲是汕尾市一家企业的高管,母亲却是一名服装设计师。还有一个弟弟叫“”陈朋,正在海军服役当兵。

杨寒,一米八十几的大个子,瘦瘦高高的、爱好打扮自己,总是表现出来一副男模特范儿。石头城人,江苏南京人。以近800分高线优秀成绩,第一个被入取进入清华大学汽车系的。不过十分遗憾的是毕业之后,被欧洲一家在北京的独资企业集团聘用,后来被该企业集团选送到法国学习、深造,至从那个时候再也没有回到国内。我和杨寒通过书信往来达好几年,他去法国深造之时我们还有书信往来,可是印尼亚奇大海啸那年便失去联系了。

我们几个人嘻笑打闹了一会,几个好哥们儿便一块朝着二校门走了过去。

下午,杨兰直接找到十六号楼学生宿舍,一推门看见我正与杨寒研究怎么写采访稿之事。于是乎她直接走进了寝室,我抬头一看是她进来了,急忙从床铺上站了起来冲着她说道:“杨兰,这里是男生寝室,咱们到外边说吧~”。这工夫,杨寒嘿嘿地乐到并问道:“哎!杨兰,你哥杨聿呢?上午我怎么没看见他呢?”。

杨兰十分大大方方地坐到了我坐着的床铺上,一边坐在那一边冲着桌子对面的杨寒说道:“我哥,今天上午去了一趟航空三院找了一下自己的好哥们儿,明天一大早上你们不是去参观吗,他先去把一些事情联系好了,对了,我哥与王孜仁一块还找了戴院长,希望能我们清华学生会这次参观能直接进入到研制厂房,直接参观相关的最新产品与最新的科研技术。”

我看着二人聊天急忙从床铺的枕头底下拿出来一个新笔记本与钢笔,而后冲着身边坐着的杨兰说道:“走吧,上你们哲学系听课去。”就这样,我和杨兰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了男生寝室,顺着楼房的小巷道往哲学与人文系走去,我们二人一边走一边聊着一些相关话题。

就这样,当我们二人走到离哲学系教学楼不远处的拐角时,对面走过来三个女生与杨兰打着招呼。我急忙往后边退了退拉开了一些距离。这工夫,杨兰一边与走过来的三个女生打招呼,而后又一转身冲着她身体后边的我说道:“哎!小师兄,快、快跟我走~”。这时我急忙加快了脚步并且与她尽量同行,这时她伸手拉了一下我的衣服并说道:“哎!往这边走,先跟我听课去”。此刻,我忙轻轻甩开她的小手并低声冲她说道:“我说小师妹,周围是你们系的同学,这样子不好。刚才你说什么鸡蛋问题?什么机会?你能不能说清楚一些?”。这时,她却用手掩住口而后一下抿嘴笑了,并用左手拍了一下我说道:“哎哟哟,你还不好意思呢?有什么哬?你又不是大姑娘,有什么啊?爱谁看看去呗。”。

她的笑嘻嘻的倒是把我弄得十分尴尬了,我们旁边这时走过来几名男女同学,看了一下我们两个人而后一个个全都乐了,人家跟本没在乎什么便从身边走了过去。杨兰一脸不在乎地说道:“行啦!走吧!”。这时,我们二人身体后边传来银玲般的声音:“哎!杨兰,等一等我?”。我转脸往身后观瞧一看,草丛处走过来一个女生,一米五十多的个子,身体瘦瘦的、瓜子脸、带着一幅近视镜,快步地走到我和杨兰面前。

这工夫,杨兰也是转身看了一下,便十分高兴得叫嚷道:“柳芸芸,快点、要上课了”。当她走到我们面前时还用手指推了一下眼镜,急忙转脸看着杨兰问道:“哎!杨兰,这是谁啊?”。此刻,杨兰忙伸手拽了一下我的夹克衫,而后冲着对面的女孩介绍似的说道:“哎!柳芸芸,他啊?我哥的哥们儿,前几天他们几个人谈论鸡蛋问题,今天我的下铺龚萌萌有病了,这一堂课程她不去了,这不听课的机会给了小师哥了”。

这时,柳芸芸(兰州人)一拽杨兰的左胳膊说道:“行了,即然是哥们儿,就别废话了,走、上课去。”

就这样,我、杨兰、柳芸芸三个人转身便朝着哲学系的教室楼走去…… 

也许,一次巧遇便用“另一种方式”解释了一个哲学道理。这或许说明了“鸡和鸡蛋”的理论与风情,其实真真正正反映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在大学校园内的莘莘学子们的追求知识的渴望与研究理论的态度。                           


标签:纪实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权所有:歆竹苑文学网,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歆竹苑文学网版权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户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广告投放(+86)0857-8332908 15086320111

ICP备:黔ICP备12003314号-1 备案标识贵公网安备52050202001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