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纪实文学

《一杯日本清酒》(记实)

时间:2020-03-17 00:08:40   作者:耿彪   来源:歆竹苑文学网   阅读:2825   评论:0
内容摘要:一杯日本清酒&...

一杯日本清酒

         《一杯日本清酒》(记实)                     ——记回忆1996年我在清华的往事之一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物是人非,多少年以前的往事记忆,有如涛涛江水一般涌现在脑海里边,时常在梦境之中影射出来好似昨天的回眸。

下午,明媚的阳光充满了丰满的曲线和阳刚。此刻,我怀抱着刚刚从校党委武装部取回来的材料,正准备回到学生寝室整理一下采访记录,以最快的速度、迅捷的方式、把昨天的采访编辑成文章。

这时,“哎!哎!彪子、等等我……等等我……”一个清脆的声音从我身体后边传过来。我急忙转身朝着校园图书馆方向瞧了瞧。噢!原来是汽车系的张强,我的好哥们儿、我的七师兄、还是传统武术上的半个好师傅,同时也是清华校内武术队的副教练兼职指导员。我急忙停住了匆匆的脚步转身朝着他挥了挥手。

这工夫,只见高高个子的张强从小草坪上飞奔过来,在他一路小跑的过程中差一点摔倒,好像有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脚脖子,一个歪斜、前倾接着便站在原地不动了,并且用手抬起来左脚查看着什么。

因为,清华园图书馆前边就是一千多平方米的小草坪,而小草坪的边上耸立着古老清华园旧标志“日冕”。这一尊近一米高度的“日冕”,是清朝末期遗留下来的“珍贵文物”,这尊石头雕刻的日冕上深深地雕刻着清华大学的古老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此刻,好哥们张强好像扭了脚一瘸一拐的,一步一瘸地走到草坪边上日冕处,扶着“日冕”并抬起来左脚脖子揉着,他抬头冲着林荫小道边缘树林里的我叫嚷道:“哎!彪子、你快点过来、我脚歪了”。

这时,林荫小道边缘树林对面的我一看这个场景,于是我也一转身便朝着“日冕”石雕跑了过去。就这样,我扶着七师兄张强从小草坪边缘走了出来,顺着林荫小道一直走回到十六号楼的学生宿舍寝室。当我们二人推门走进学生寝室时我立刻兴奋了起来。

原来,狭窄房间里的六张小床上坐着几位“大人物”,大师兄颜晔、二师兄杨聿、四师兄刘永一、九师兄张煜、七师兄张强、大师妹叶小慧、小师妹杨兰、大老白(白立晨)小师兄萧雨生、二师弟星宇几个人正在谈论着什么……

这里咱们得略交代一下:

一九九二年春天五月份,因为从小喜欢中国传统武术,一九八九年在一次“特殊”的机遇下认识了我的大师兄颜晔。后来我交往了一段子时间。这才在九二年应大师兄颜晔的热情邀请,头一次进北京拜师学艺,经大师兄颜晔引荐、推举,我和大师兄颜晔,二师兄杨聿、四师兄刘永一、九师兄张煜、七师兄张强、大师妹叶小慧、小师妹杨兰、三师兄孙锐、大哥大老白(白立晨)等众人。在长春的汽车城招待宾馆“会师”。并在师兄们大家的安排之下,第二天,我跟随着清华大学校党委考察团(参观、考察一汽)匆匆回到北京,这是我头一次进北京并去了清华大学,并且驻扎在了清华大学校内的老九号学生宿舍楼里。就这样,我在老九号学生宿舍楼里住宿了一个星期(七天)、并且与师兄、师弟、师妹、师姐们在白云观举行了拜师礼仪、写拜贴、并安排了引荐人们的摆支、谢宴。后来跟随清华大学校武术队,去河北仓州参观了一次全国武术研讨会(即仓州中华传统武术节),在仓州小呆了一天半观看了师兄们的比赛全过程,同时又认识了几位武友同行,也许这七天急急忙忙的行程给了我一生值得回忆的好时光。

一九九三年以去开原学习家电技术之名,第二次进北京又驻扎在了清华大学十六号楼学生宿舍里,并且被师兄们安排在了白云观潜心学习,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基础理论与道教丹剑术理论学习、以及武当逍遥派气功(内丹)理论学习。当时,大师兄颜晔、二师兄杨聿、小师妹杨兰、四师兄刘永一、九师兄张煜、七师兄张强、大师妹叶小慧、三师兄孙锐(南开的)、大老白(白立晨),以及老朋友杨昭,张耀全程安排我的吃、住、行、以及日常生活。

就这样,大师兄颜晔、我、二师兄杨聿、四师兄刘永一、九师兄张煜、七师兄张强、大师妹叶小慧、小师妹杨兰、三师兄孙锐、大哥大老白(白立晨)三清派传人白云观老老道长安生远老人是亲戚关系(大伯父),小师兄萧雨生、二师弟星宇全部是北京白云观老老道长安生远老人的徒弟,二师伯朝震阳、三师伯启辰真人,共同在一块学习了“武当逍遥派太极十三式”,“武当逍遥派太极三十六式”,“武当逍遥派太极一百零八式”,武当逍遥派归白云观全真教管理,以无为、无不为、顺其自然为宗旨。

咱们话归正题,再说我和七师兄张强的事情——

这时,门口左翼小床上的杨玉与陈旺,从上铺单人床上直接跳了下来。原来大学宿舍里的学生床铺是上、下两层的单人床,小床边上焊接着一排五个钢管的小梯子,只有从这个小梯子能登上上铺单人床。一个房间有八张上、下铺的单人床,唯独大师兄颜晔这个202房间,只有六张上、下铺的单人床,因为颜晔借用了自己学生主席的身份和权力撤销了两张单人床铺,腾出空间从校党委武装部要了一个办公室用的档案柜。正好安放在了腾出来的空间里边,这个铝合金档案柜还是航空航天三院戴院长亲自赠送给清华大学校武装部军事协会的办公用品之一。

因为,清华大学是航空航天各各部门的人才库,每一年都会有一大批毕业的硕士生、博士生带着各种高级工程师头衔,聘用走进了航空航天各各科研院所基地(国家直属部级单位)。正因为如此作为大学堂里的学生三个头头之一,也许还是有一些方便条件和权力的。

再说我搀扶着张强走进了房间,由于房间中心部分是四张并排学习的书桌,所以必须要绕着走才能走到床边上。这工夫杨玉与陈旺二人走到我面前问道:“哎!彪子、他怎么弄的?”

这时张强忙冲着二人说道:“我刚刚上完课时,从图书馆后边的小巷子走出来,离着很远看见了彪子,于是我一边招呼、一边小跑过去,当我跑过草坪时有半块小石头,拌了我左脚一下便把左脚腕给扭伤了”。


此刻,大家“轰”的一下全都乐了,大师兄颜晔从里边自己小床上站了起,一边乐着一边捂嘴,还一边伸手指点着问道:“哎!大运动员、大裁判,咱们全校的足球高手?你能把脚脖子扭伤了?奇迹啊?看来咱们的足球事业更上一层楼喽?哎!中国的足球运动员,除了歪歪扭扭还能干什么?难怪冲不出亚洲~”。大师兄颜晔一阵嘲笑、耍闹,弄得刚刚坐在床边上的张强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子的。

这工夫,桌子对面的陈旺已经拿出来两个瓶红花油,一转身便走到了我们几个坐着小床边上。他冲着张强说道:“哎!强子,给红花油、涂扭伤的地方,几个小时便好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此刻,我急忙一转身接了过来红花油,由于张强坐在了门口边上的下铺上了,我转身一抬头“咣当”一下,正好碰到上铺床头的铁脚上了,我一边捂着脑袋疼痛的咧了一嘴,而后伸手接过来陈旺递过来的两小瓶红花油。

这时,大师兄颜晔、杨玉二人也从里边的上铺单人床上跳了下来,直接走到我们身边观看张强的扭伤情况。

这工夫,一楼105室的汽车系孙东快步地走了进来,并且显得十分着急似的冲着我们大家嚷嚷道:“哎!老颜、强子,杨昭来电话了,让你们二人到楼下门卫接一下,他有事情找你们两个?还问你们彪子在不在?”

这时,我弯腰一下站了起来冲着门口处的男孩回答道:“在、在、我在,怎么杨昭从日本横滨回来了?那他弟弟杨聿在宿舍门卫吗?”这时,汽车系的孙东看了我一下,而后说道:“杨聿没来,只是杨昭打来的电话,让你们三个人去接电话”。这里略说一下,我是最早因为武术才认识的杨昭和张耀,而后经他们介绍才认识清华大学的这一大帮好哥们、师兄弟们。

此刻,大师兄颜晔急忙从靠窗户的小床上起来,直接走到我身边用手拍了一下肩膀冲着我说道:“师弟,你跟我下楼走一趟,强子脚扭了、动不啦?走、你跟我去”。

就这样,站在寝室门口的孙东一转身便走了。此刻,颜晔拽了我一下便走向门口处了,我也就跟着一块走出学生寝室朝着楼下走了过去。当我们师兄弟二人从一楼楼口学生宿舍管理登记处回来,此刻大家互相之间正谈论着关于校党委武装部明天参观事宜……

有一种丝线叫“情感”,有一种缘叫“友情”。正因为人与人彼此用特殊的线牵引,这才有了我人生活之中的特殊情感经历——

也是,一种机缘巧合的成份,在我和大师兄颜晔接完电话之后,二人一商量决定去老九号学生寝室楼找无线电系的九师兄张煜。当时计划经济时代里没有手机,老九号又在水木清华园后院的旧楼里,也没有电话什么的。当时社会上刚刚流行个人买bb机,不过作为学生来说是买不起、也配带不起,即便当时那个社会上有钱人和开买卖的商人拥有bb机和大哥大,而这些人的子女们也有配带bb机和大哥大。

但是,清华校务处与学生管理部门十分严厉,一但学生配带bb机和大哥大立刻没收给与处分,所以说当时各各宿舍楼里除了固定电话之外,只有骑自行车去联系和寻找,在那个计划经济时代里清华各各院系里的自行车达到上千辆之多,形成了那个时代的一道特殊、离奇的风景线。

再说我和大师兄颜晔二人刚刚从门卫出来,正巧在楼下碰上了开车驶过来的陈玉林。当我看见这一辆京a50270号牌的黑色轿车,我就乐了一转脸冲着大师兄颜晔说道:“哎!师兄,北大哲学研究所的研究员陈玉林开车过来了,你看还是那辆老牌子”。这工夫,大师兄颜晔哈哈笑了还没等师兄说话呢,黑色轿车便飞奔了过来直接横向停在了我们师兄弟二人面前。

当时,他的这辆黑色轿车停在楼下门口处之时,陈玉林推开车门走下来先开口打招呼道:“喂!颜晔,等等,我正有事情找你呢?听陈阁東说你刚回寝室不久,我这才开车到这里来找你,你们师兄弟二人干什么吗去?”此刻,我一看是北京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亚洲问题的研究员陈玉林,我急忙绕过汽车尾部走到驾驶室车门前,这工夫他刚刚走下轿车准备关闭车门。其实陈玉林我们早就是老朋友,以前通信七、八年的往来,前几年我在北京与他和研究员张耀,以及,原北京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亚洲问题的研究员,以及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东亚研究所研究员张耀,北京植物研究院的研究员邵鸣见过一面,当时还有几位特殊人物在场,大家互相认识之后在后海边上的“烤肉季”一家老字号二楼吃得饭,这还是几年前的事情呢。

此时,我和大师兄颜晔钻进黑色轿车之后,坐着陈玉林的轿车在二校门左侧往右侧转了大半圈,便直接冲着一校门的宽阔大道开了去。当我们的京a50270号牌的黑色轿车在正校门门卫打完招呼,便冲出了清华大学的正校门。一个急转弯朝着旁边的北京大学校门大门开去,当陈玉林的轿车冲进北京大学古老的校门,我坐在后坐位上伸出头来,朝着校门上方的红色黑字长条匾额上看了看,只见长长的红漆黑字带黑双边缘框的抒写着“北京大学”四个黑字。黑色轿车开进去之后,在一人多粗的林荫树林道路上转了两圈,停在了一处茂密丁香树林丛中。前面出现了一幢四层的古典欧洲风格建筑,欧洲楼房门口五级台阶上一扇双开木门,左侧墙壁之上有一个四四方方的钢板制牌子“北京国际问题研究院亚洲研究所”。于是京a50270号牌的黑色轿车停到门口处,我们便下车跟随着大师兄颜晔、研究员陈玉林走进了这个“神秘的机构。”

当时,陈玉林在自己办公室给我介绍了几位同事,当介绍到东亚问题研究员张耀时,我和研究员张耀全都乐了。这时,我和研究员张耀互相握了握手,并且互相热情的聊了两句关于往来信件的亊情,当时把陈玉林、大师兄颜晔、以国际问题研究所的几个人全都弄愣住了。

后来,还是研究员张耀说我们两个人早就是朋友关系了,通信往来已经七、八年了。上一次,几年以前我来北京住在学生宿舍之时,研究员张耀开车找到我们师兄弟,我们几人一同去了天津南开大学找到了南开的学生会主席孙锐,在南开大学孙锐那里呆了一上午,南开大学学生会主席师兄孙锐邀请我们几个人在校外饭店吃的午餐。大家一起畅谈了几年前沧州武术节的事情(当时我和孙锐头一次见面,师兄孙锐带领着南开校园武术队参赛,大家一块观看赛事)。就这样,在国际问题研究所参观,并认识了几位亚洲问题的研究员。


第二年年初三月,研究员张耀便被调到了上海市任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东亚研究所当副所长去了,我们再也没有见面,但是书信往来一直从未间断过。

咱们停顿一下,先介绍一下日本产的纯正白鹤清酒。这种白鹤清酒始创于1743年,至今已有250余年的历史。在日本的主要清酒产区,关西滩五乡,白鹤也有不可动摇的地位,尤其是白鹤的生酒、生贮藏酒等,其在日本的消量,更是常年居冠。

白鹤品牌的产品相当多元,除了众所熟知的清酒、生清酒外,另外还有烧酎、料理酒等其它种类的酒品。在清酒方面,产品线更是齐全多样,从纯米生酒、生贮藏酒、特别纯米酒到大吟酿、纯米吟酿、本酿造等,口味更是从淡丽到辛口、甘口,适合女性的或专属男性喝的,可以说应有尽有。

今天早上,我们的好哥们儿杨昭打来电话,让我们师兄弟几个人去他家聚一聚,因为杨昭前天刚刚才从日本的横滨市飞回国内北京,刚刚到家不久就想到了这一帮好哥们儿。于是乎打电话通知各各哥们儿到他家聚会。

这是一幢隐藏在浓密小树林深处的独门独院四层小洋楼,欧洲典型的拍拉明哥式风格。高高的红砖围墙被浓密的树荫所掩饰,还有那双扇黑漆大铁门紧紧关闭着。偶尔从黑漆大铁门的门缝处可窥视到院落里的宽阔的草坪和欧洲风格的别墅。这工夫,只有我们几个人穿着各色的衣服站在大铁门口处。

此刻,七师兄强子瘸子似的走到大门左侧铁门方形石柱大铁门边上,伸手就一个劲地按着石柱墙上的小小红色钮扣似按钮……

在好哥们杨昭、二师兄杨聿家里头(清华大学正门对面小区),我们几个人在一楼宽敞的会客大厅天南海北地畅谈着。再说杨昭转脸冲着落地式钢琴旁边的大胖子白孟辰说道:“哎!大辰子、你上楼到我那里柜子上有一小小箱日本酒,这是这次我回国带回来的,拿下来让大家品尝一下日本酒,让你们看看日本“白鹤清酒”与咱们有什么不同?”

此时,大胖子白孟辰正靠在钢琴旁边听着杨兰弹奏着,一看老大杨昭发话了急忙抬腿便朝着壁炉左侧的老式木楼梯走去。

不一会功夫,大胖子白孟辰便从二楼书房走了下来,大老白(白立辰)就笑了并冲着他哥说了一句“哎哟哟、哥呀?你拿错了这是圆肚子xo人头马?杨昭大哥让你取小绿瓶的白鹤清酒?”。这时,大胖子白孟辰晃荡着肥胖的身子,一边从二楼玉石制造的楼梯上走下来,一边冲着北侧远处的厨房里的我们嚷嚷:“哎!杨昭、我在你爸的书房拿了一瓶xo人头马,我没去你的卧室?还是你自己去取吧?今天我就喝它了”。一边走下楼来一边嚷嚷着。

此刻,杨昭和妹妹杨兰正围着围裙坐牛排呢,忙碌之中杨昭头也没有回便说道:“哎!我说胖子、你上我爸爸房间里拿他珍藏的酒,你等老爷子从瑞士回国的,非找你爸告你的状子不可你就等着老爷子给你上政治课吧

当时,七师兄张强、大师兄颜晔、我、白孟晨、白立辰兄弟、二师兄杨聿、小师妹杨兰、和大白兔(陈玉锦、杨聿的新女朋友),我们在杨聿家里的小会客厅里。当时刚刚从日本横滨市出国留学归来的杨昭带回来一箱(8小瓶)纯日本产的名叫:“清酒”。小瓶不大、按现在中国的酒瓶子容量来看,也就是小半斤左右,以及一些纯杂粮细加工的日本茶叶(小袋包装)还有一些日本农产品。

这工夫,杨昭、杨聿、杨兰哥仨和大胖子白孟辰、白立辰哥两全都乐了。原来,杨昭的父母与白孟辰的父母是老战友,两个家庭来往十分密切、是关系十分亲密的那种。只是杨昭的父母与白孟辰的父母时常出国不在国内,两个家庭之中只有子女们经常在一块相聚、来往。

原来,好哥们杨昭、二师兄杨聿家,欧洲形式的4层小洋楼,这是八十年代初期为老外交官平反之后,重新归还给杨昭、杨聿父母的祖上遗产。

这工夫,大白兔陈玉锦一边往餐桌上端盘摆菜,一边冲着大胖子白孟辰朗声说道:“哎!孟辰哥,你下来吧,我去取?你不知道放在哪里?大哥说的日本清酒,没放在爸爸书房的酒柜里边,前天大哥从机场回来之后,便摆放在三楼自己卧房的柜橱里头了”。这时,大白兔陈玉锦急忙摆放好刀、叉、小盘,而后用白色围裙擦了擦手。

此时,杨昭和妹妹杨兰已经用烤箱烘烤出来三铁盘酱牛排和烤牛排,并在大白兔陈玉锦的快手快脚之下摆放好,并给餐桌上的每一个小瓷盘里夹好热气腾腾的烤牛排,而且一转身一阵风似的快速地跑上了三楼,不一会功夫便抱下来几个包装精美的小玻璃瓶。

此时,大白兔陈玉锦抱着几个包装精美的小玻璃瓶走下来,直接走进了北侧远处的厨房餐厅。此刻,两个铁制餐盘上热汽腾腾、整齐地排列烤、炸好的酱炸牛排,而且大家已经先后走到长方形餐桌边上落了坐位,一个个正准备吃饭。

这时,我急忙站了起来,接过来杨昭递给我的一小盘炸牛排,而后低头看了一下小小盘子里边的炸牛排和小刀小叉子,我急忙抬头看了一下杨昭并且疑惑地问道:“哎!杨昭大哥、你家有没有筷子、给我来一双,这小刀子、小叉子我不会不用?你弄这些西餐的用品,我不习惯?你可千万别忘记了我是中国人?对于西方的吃饭方式不习惯,还是我们自己的方法好”,此刻,我一边往椅子上坐着一边半开玩笑地说着话。

这工夫,好哥们杨昭举起来玻璃高脚杯说道:“哎!谈论日本人平常的生活水平,十分勤俭、节约、本来就是一个小岛国,土地面积十分有限,人口众多(一亿七千多万人口)。当时,那个年代里日本人生活水平十分高、节奏快、物资需求,全部必须从国外进口,所以有一些时候日本人的行为举动、购物消费水平与一般的国家不一样。我在横滨市生活这五年十分不容易,为了研究日本的方方面面我也入乡随俗,在横滨市的日常生活也是十分严谨、省钱,虽然说咱们人民币一元钱对换日元是一元人民币比七百八十日元,但是在日本国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律,购买国货、用日本本国国币‘日元,即便个人手里有大量美元、人民币、英镑、也必须到银行对换成日元,这才到超市、商店购物。用自己国家的货币购买本国产的商品,比如咱们国内以北京为例子,一个十几斤的西瓜,花费十几元钱算是贵的了。可是在日本人日常生活之中,水果之中西瓜最贵,一般家庭里来了贵客,才会买半个西瓜,因为一个整个西瓜价值一部手机的价钱,价格异常高、十分贵”。


回眸之间,几十年的光阴流逝了。脑海里的东西时闪时现,昨天的情感世界里的人和事情清晰可见,有如就发生在清晨的晨光之中一样。这一段人生情感的经历,或多或少让人值得一生去怀念,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和“奋斗过的特殊经历”。

咱们再说,这时杨聿的女朋友大白兔陈玉锦嚷嚷道:“哎!哎!我说大哥,不对啊?咱们国家西瓜太普遍了,多向日本出口不就把西瓜价钱降下来了吗?”这时,杨聿在我身边坐着突然横插了一句:“咱们西瓜,出口到日本?你是想当汉奸呢?还是卖国贼?宁可咱们自己吃它、扔掉~”。这时,我在杨聿左侧椅子上逗得哈哈直乐。大师兄颜晔在餐桌对面冲着我说:“彪子,别乐,有什么可乐的,咱们国家每年向日本出口的水果量海了?有什么可乐的?胖鸭从来就是与他哥顶习惯了”。这工夫,杨昭看了一下我笑了一下而后举着高脚杯说道:“彪子兄弟,我弟弟虽然是大学生,但是他说话没人愿意听,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其实就是咱们国家的西瓜白白奉送给人家,日本人也不会要,因为农药、化肥残留含量太高,日本人的吃的农产品,全部百分之一百是纯天然产品,即便有一些植物试验区生产出来的农产品,植物的化学量限制也是最负低值数标准,再者一说日本一直是按照着北美国际标准,也就是说美国标准来种植、生产、销售农产品。你别介意,来、来、大家喝酒、喝酒~”。此刻,杨昭一仰脖子便“咕噜”一下把高脚杯里的日本清酒喝了下去。

这时,杨昭坐在那里继续说道:“哎!哎!你们别瞎扯胡说八道了,我留学日本这几年里,在日本从水果到蔬菜、以及平时吃的米、面、粮、油全部是天然产品,进口带有化肥成分的是不允许的,日本人完全按照着北美标准进行进口标准,尤其在吃得上十分严格控制带有化学成份的吃的日常用品,尤其在吃饭上。不像我们八十年代初期引进吸收了欧洲七十年代标准,完全按照着国际欧标进行种植、生产、成品、投入市场”。

此时,白孟晨举起来高脚杯说道:“行啊!行啊!咱们就谈小日本鬼子了,只不过是发达经济国家而已,不就是有钱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再过一些年头,当咱们国家经济水平达到小鬼子水平时,小鬼子也就不牛逼了,没什么了不起的,来、喝酒?谁爱当汉奸谁当去?咱们管不着,反正我不当汉奸。”这时,杨聿的女朋友大白兔陈玉锦忙闹笑话地说:“孟晨哥,当一回特务也不错吗?当一回好特务,至少可以有钱花?有权力、有地位、又风光?歪带帽子、斜愣眼、腰跨王八盒子?多有派头,就跟螃蟹似的横着走路”。这工夫,大老白(白立辰)哈哈一个劲地笑着,并且伸手用手指点着说道:“行啦!大白兔,就我哥这熊样,还想当汉奸别闹了,够条件吗?那都是大人物,小小老百姓当汉奸,你别人了,当特务条件都不够”。这时,大家哈哈一阵子全部都乐了。

此刻,杨昭急忙放下手里的高脚杯,连忙摆手示意说道:“哎!哎!未来弟妹,我可不是当汉奸去了,一年几十万人、上百万人去日本旅游、留学、购物,难道都是汉奸、特务吗?你这叫上纲上线,狭隘意识作怪,那可不行啊?井底的蛤蟆,小天小地,可不行啊?咱们必须胸怀天下,拥抱太平洋才对。”

这工夫,九师兄张煜一边举起来高脚杯喝了一口并继续说道:“行吖,一口酒弄到三十年代去了,谁要是汉奸、特务我头一个把它打成脑血栓,行了别谈论没有用的了。都弄到特务那里去了。你得眼光太高了吧,这些东西是你谈论的吗。对了,哎杨昭,日本的自动化水平有什么特点、现在什么水平现在在计划经济时代里特殊地域空间,用的全部是力量型的特殊体系。但是跨越了几十年之后我们的智能化、数字化、机器人化、高智能型体系的出现改变了一个旧的社会构造体系,在脑力横行的智能化时代里,一切的物体表现出来的是新形态下的社会体系运行模式。 

此刻,我对面坐着的大哥大老白(白孟辰)忙放下了筷子,接着看着九师兄张煜说道:“未来世界的构造体系,是建立在现在咱们的智能化基础研究的前沿技术之上,没有咱们前沿研究的思路,哪里会有未来世界的数字化、智能化、以及虚拟五维空间的世界变成真正的新生活空间呢?”这时,杨昭忙摆了摆手冲着大哥大老白(白孟辰)说道:“技术的研究建立在观念之上,没有先进的观念与理想,那就无从谈起未来世界新生活体系,那可是在高智能化下管理、在智能化下运营的生活环境、一个全新的数字化下的生活环境,观念陈旧、何来智能化无人管理体系呢?这是一个十分宏观的庞大的技术体系支撑着的

这工夫,大师兄颜晔推了一下正用筷子夹牛排的我问道:“哎!彪子、你说呢?”此刻,我只是对杨聿烤的酱牛排感兴趣,便随便应付道:“哎、老九说得我听了,那叫虚伪主义,我觉得还是先吃饱肚子,什么智能化?当饭吃吗?首先啊人得务实来!杨昭、再来一盘酱牛排你也太小心眼了,就用这么一个小盘子,放两块牛排,谁能吃得饱啊?难道你在西方发达国家学习的就是弄虚作假、虚伪主义吗?太小心眼杨聿来来你家有没有大海碗,给我弄一大碗”。此时此刻,我的话语一说出口,在场的大家“轰”的全笑了,而后一个个全是摇头叹气不出声了。

此时,杨兰哈哈乐了一会,便冲着我伸出秀气的大拇指赞扬道:“好,师兄、老百姓、关心的是吃饱肚子,这是人类的最真实、最务实的基本条件。民以食为天、饿着肚子谈理想信念,那不虚伪才怪呢?不过,师兄我得先纠正一下,我们家冰箱里边一下子牛排,不怕撑破肚皮随便你怎么吃,小盘子放两块牛排,这是西餐一惯的吃法?跟西方发达国家的虚伪主义沒关系?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在西方发达国家里,老百姓也只是关心吃饭问题?没人关心政治哲学问题?只有少数搞政治的人才会关心时局变化的。”

就这样,大家你一言、他一语,互相谈论着——

当时,我们几个人在二师兄杨聿家里,大家共同讨论了历史朝代的兴衰、日本人当时的生活、政治、哲学、民主进程、以及日本人对中国的政治发展方向与差距。同时又进行了对于民主主义的讨论。杨昭作为研究员(日本)研究的方向是东亚历史为主攻方向,杨昭详细地与我们讲述了历史上、政治上、哲学思想上、人文上、以及日本人的特点、习俗、性质、传统、特别的海洋习俗等等。就这样,大家谈论着正兴致浓时大门的门铃响,不一会功夫走进来一个人——


那天下午,陈玉林来到了杨昭家的别墅,这时我们六个人正在一餐厅吃饭呢。当时杨昭在会客厅领着陈玉林来到西侧餐厅给我介绍了一下,其实我们二人早就认识,所以握了握手互相之间聊了两句,并且问道了我的老朋友张耀怎么样?还在不在北京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了?因为前两天老朋友张耀电话打到了学生寝室说准备调到上海市,正好调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上海”特地告诉一声,并且把最新的家乡上海市的住处通信地址、单位地址、电话号码、以及bb号交给了我。

这工夫,杨昭从客厅走过来招呼陈玉林上楼,并冲着吃饭中的我们几个人说了一句“有私人事情要谈”,好友杨昭便领着陈玉林去了三楼自己的卧室。不一会,我们几个人便吃完了非午餐、非晚宴的饭局,而后杨聿见意大家去二楼他的卧室,并且让女朋友大白兔陈玉锦去烧咖啡。就在我们几个人在杨聿房间天南海北、海阔天空、一阵胡侃之时,杨昭走了进来并且说道陈玉林有急事回北大单位去了。

这时,杨兰和大白兔陈玉锦端着一盘咖啡碗和咖啡壶走进了杨聿房间,我们几个人一一端起来一杯咖啡。不一全功夫,一楼客厅传出来一阵阵电话的铃声,杨昭便急忙转身走出了卧房。

后来,杨昭接完电话之后,便走到我身边冲着我说道:“彪子兄弟,让他们先聊天,我现在要去见一个人,正好给你引荐一下,其实我说她的名字你也认识,她刚刚来电话让去一趟,正好我们与菁英公司签订一份合同书,我过去办理一下,你跟我去一趟给你引荐、引荐”我正端着苦了巴叽的咖啡小碗正发愁呢,因为巴西产的纯咖啡比老中药汤子还苦、还涩。

这时,我忙放下端着的咖啡小碗问道:“哎!杨昭、菁英公司不就是农林学院研究所的研究员邵鸣她姐夫开的那家吗?对了前天傍晚我和你弟弟、七师兄强子,还有无线电系的陈凡一块在大校门门口碰见了邵鸣,当时邵鸣安排在一校门对过的老北京风味烤肉吃的饭,当时是邵鸣邀请我们去的~”

此刻,大师兄颜晔坐在柔软的日式沙发上,一边喝着杨兰煮的咖啡转脸冲着我摆了摆手说:“彪子,你跟杨昭大哥去菁英公司吧,我和你几个师兄一会回清华校武装部办个人的私事去,我们几个晚上在宿舍寝室等你,对了,师弟,昨天上午的采访海鹰的那篇稿,你整理完了吗?”这工夫,我正准备回答师兄的问话,杨兰静悄悄地走到了我身后用手拍了一下肩膀说道:“哎小师兄,茶水沏好了,给你~”我忙转身冲着面前的小师妹笑了笑回答:“谢谢,不喝了,你大哥现在让我跟着他去东城的邵鸣姐夫的公司,这不正好!我还想见一见农林学院研究所的研究员邵鸣?对了师兄,昨天上午的采访海鹰的那篇稿件写完了,就是没有修改、重审、你回去在枕头底下呢,你拿着校正一下,再交给大老白吧?实在不行直接交给主管萧雨生,让他直接审查不就是完事得了?”这时,大师兄颜晔坐在柔软的沙发上一挥手,而后冲着我说了一句:“好了,这事我安排不用你操心了。”

不一会功夫,杨昭的司机便走了进来,我与大家交谈了两句便与杨昭和司机走出了卧室。

第二天,上午八点。我与大师兄颜晔去对门北大中文系找许辉、赵莹玉和巩汉新三个人时,又一次碰上了(北大马列主义学院侧道林荫路上)研究员陈玉林。我们几个人在北大中文系教学楼下聊了半天,主要是研究一下明天早上八点在北京大学中文系搞的“中国传统歌与现代歌研讨会的事宜”。大家畅谈着古代歌、散文、与近代西方歌发展、以及走向形势。

第三天,后来,大家走到中文系左侧的人文学院东一幢教学楼时碰上赵树礼教授与严复之研究员(科学院的),大师兄颜晔、陈玉林、杨昭走了过去与他们聊了几句,而后我们去了去了李兆基楼,陈玉林、杨昭取了一份档案袋,而后我们顺着第三教学楼林荫通道走向了农园餐厅、大家吃了一顿饭,在农园餐厅里大家一边吃饭、一边聊着清华学生协会与北京大学学生会的协作与共同开展爱国主义教育事情,以及明天上午在北京大学中文系的研讨会、以及下午在清华学生协会举办的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研讨会,以及清华大学第一本校内“军事校刊”的发行会。

第四天,这一次的午餐聚会,是一场现实主义与虚伪主义的辨证,同时也是兄弟般深厚感情的交融。更是普普通通老百姓对东、西方文化差别的认知与感受,通过吃一顿西餐烤牛排和酱牛排,体现出了认知感上的不同和差异。

第五天,清华大学好哥们儿、虽然家庭各异、档次高低不同、家庭贫富差距天上、地下,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但是真诚的友情、尤其是亲如兄弟一般的师兄弟深厚的情感,完全跨越了一切的条条框框、打破了很多校规、同时也打破了很多限制,正因为兄弟般的深厚感情,正因一个师傅下的亲如兄弟,多少年了我也是怀念那一段共同生活的情感。

第六天,不过,有一点不同的是师兄弟之间的深厚感情,跨越了一些因素的条条框框的制约和限制。深厚的感情与真诚的往来,更进一步增加了彼此之间的信任,同时也体现出来哥们之间生活上的差距。也许这就是真实的生活,也许这就是大都市人(北京人)与小城镇人(下里巴人)的差异与差距。

第七天,更能说明,彼此之间下里巴人,阳春白雪的不同和相同。

第八天,不过,有一点相通的那就是深厚的“师兄弟感情”,所不同的是生活上的差异而已。
   


标签:日本  一杯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权所有:歆竹苑文学网,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歆竹苑文学网版权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户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广告投放(+86)0857-8332908 15086320111

ICP备:黔ICP备12003314号-1 备案标识贵公网安备52050202001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