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伤感散文

上帝病了

时间:2020-01-18 12:52:00   作者:月下疏影   来源:歆竹苑文学网   阅读:1106   评论:0
内容摘要:我是一个打小工的,打小工又怎么啦!不偷不抢不下贱,光明正大赚钱,平平安安生活,有什么不对?!  当然了,打小工是低收入一族,肯定比不上那些编制内的有优越感,有福利,有补贴。更比不上那些商业大亨,可是,我并没有低人一等,你却要自以为高高在上。  曾经听说过“越是高贵的人,越懂得尊重......
     我是一个打小工的,打小工又怎么啦!不偷不抢不下贱,光明正大赚钱,平平安安生活,有什么不对?!
   当然了,打小工是低收入一族,肯定比不上那些编制内的有优越感,有福利,有补贴。更比不上那些商业大亨,可是,我并没有低人一等,你却要自以为高高在上。
   曾经听说过“越是高贵的人,越懂得尊重人,越是德高望重的人,越平易近人”这话,我信。
   好像是谁说过,心穷的人喜欢在别人面前找优越感。越是缺什么越喜欢显摆什么,这话我也信。喜欢在服务人员面前趾高气扬的人,多是不经常被服务的对像,这话,是真的。
   我不知道你属于哪一类,单说收入吧!你绝对是比我高的。要说财富嘛,我有的你未必有。
   只是,在这个特定的角色里,你有理由趾高气扬,上帝嘛,总有一些是不讲道理的。
   早上接到老板电话,说是某人要来拿一些产品,叫我提前备下,一会儿给她送到路边。这是我的工作范畴,我根据指示完成就好了。
   我将出货单开好,产品装好,单等上帝来的时候高兴地提走。
   一切准备就借,上帝还没有来,我就等在门边。
   过了好一阵子,一辆红色的轿车停在了店门前的公路上。车停下了,就没打算走了,声嘶力竭地吼叫着,一声接着一声。车没有动,人也没有动。感觉事情蹊跷的我,曾走出门去探望,人是活着的,我敢肯定,没有动也是真的。
   管他呢,他要发疯让他发好了,要真的有啥问题嘛!我当然不可能见死不救,至少拨个110、120我还是义不容辞的。既然没什么大碍,那么我继续等我的上帝吧!我可没时间浪费在你们这些人身上。
   我转身朝店里走去,那红色躯壳里突然出现了含混不清的声音:“把XX拿来,XX拿来。”我环顾四周,确定这声音自那红色的躯壳中传来,虽然含混不清,听起来便有些刺耳。
   这不人不鬼的声音,连带着汽车的喇叭声刺伤了我的耳膜。我捂着耳朵向附近张望,小超市里没人走出来,小吃店没人走出来,水果店里也没人走出来。
   我回到店里,打开了电脑,我要放两首音乐来掩盖这不人不鬼的声音。听着舒缓悠扬的《牧羊曲》,想象着觉远与白无瑕那还未萌芽的爱情故事,眼前便出现了一派春光灿烂之景,至于那个秃驴,当然希望他早死早好。
   一会儿,老板打来电话,说上帝曾经来过,我搜寻着大脑里所有的记忆。自从接到上帝要来的电话,我就没有离开过店堂,连上厕所都没有,因为我知道,伺候不好上帝,我可能会挨训,会扣奖金(忘了,我是没有奖金的,补贴也没有),会……
   我说,我货已备好,我盼望着上帝大驾光临,可是他没有来。
   老板说:“来了的,来了的。”
   我正奇怪,这上帝来了,还兴使障眼法么?要不,我怎么会看不见。难道是他有意不让我这个凡人看见么?难道他也有见不得人的地方。
   我说:“这个,真没有。”
   老板说:“那辆红色的轿车就是。”
   我的个天!那辆红色的车里居然装着上帝,看来这上帝也有等级之分,那红铁匣子里锁着的怕不是真上帝吧!要不是犯了错被囚禁起来了。这些话,我不敢说,好歹人家是上帝,这是人家的私事,我一个凡人那有资格去管。
   我说:“我真不知道他是上帝,我也不知道他是来拿产品的。”
   老板说:“你一个凡人就别妄想得到上帝的尊重,把任务完成就好了。”
   我说:“是,是,我也根本没想到尊不尊重的问题,我只是想,要是把产品送给个不相干的人,这个责任我担不起,这钱我也赔不起。虽然只是二百多元人民币,也不愿不明不白地给人拿了去。”
   老板说:“人家把车停下,揿了几十下喇叭,你没听见吗?还是你耳朵有问题?”
   门前是一条市区交通主干道,来来往往的车多了去了。有想显摆的人经过揿几声喇叭找存在感的大有人在。有懒惰者会下车叫上一份小吃,或是让超市递过来一包烟一瓶水的。生意不好做,服务必须到家。
   可今天这红匣子里的上帝却有些异样。我见过的上帝都是像人形的,披着人的衣服,也会发出人的声音,他们会打开车门,叫上一声:“那啥店的那谁,我是那谁,麻烦你给我把那啥拿过来……”
   上帝是有代号的,我需把代号记下,与老板对账。而今天这些上帝(我承认我瞄了一眼车内,却看不清里面,因为门没打开,玻璃窗也没摇下)连声音都奇怪,我怎么敢把产品交给TA。
   老板:“哎呀!你真是ぃぃδXζ……”
   我知道,上帝生气了,会告诉老板,我也极可能成为出气筒。唉!出气筒就出气筒吧!好过丢了产品又赔钱。
   我听着音乐,收好产品,拿起抹布准备抹去玻璃门上的那些印迹。
   一阵刺耳的铃声压过了播放的音乐,店里的座机疯狂地抖动着。
   我拿起听筒,里面传来♂老板极不高兴的声音:“₩$ᝰ£……算了,算了,一会你下班后将产品送去……”
   这个锅我不背,这个责任我不担,爱怎么的就怎么的。
   那会儿,我在心里把那个脑残上帝的祖宗挨个问候了一遍,也有了辞职的念头。
   辞职的念头只是有,我却不敢轻举妄动。第一个月的工资成了押金,上个月的工资还没有落实,小人实在不敢,伤不起呀!伤不起,也输不起。
   既然伤不起,也输不起,那么就只有忍气吞声为了钱。
   我把听筒拿着,尽量的离我远一点,时不时地回复“嗯”“哦”“好的”,她要说鸟语让她说个够,我不能反驳,我就选择不听,既然不得不听,我就把思想挪到天马行空的路上,让思绪自由地飞翔。
   深冬的下午六点,阴沉的天已经拉下了脸。不时吹来的西北风,打在脸上一阵阵的冷,有些人动不动就说喝西北风,哼,我才不相信他们真的能喝得下去。
   我收拾好东西,关了店门,往上帝指定的方向走去。
   我:“喂!你好,请问你是上帝吗?我是XX服务部的XX,我奉命给你送产品来了。”
   上帝:“哦,我现在在X处,你来吧!”
   我刚踏上去某地的公交。
   上帝又打来电话:“我现在没空,你把产品送这个地方去吧!我给你他的电话号码。”
   好嘛!为了我那点可怜的工资,我就好好的伺候一回上帝。
   短信里收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我依着打了过去,另一个上帝接通了电话,告诉我他住在某小区某单元某号楼。我一直不怀疑我的听力,但上帝的话我确实听不太清楚。极大可能是上帝不会说人话,也听不懂人话。
   原谅他吧!我对自己说,那毕竟是异类。
   可是,听不懂怎么办呢!我央求上帝将地址发短信过来。
   短信来了,某号楼某单元。偶的个天,某号楼在哪一个区,人家没说,让上帝在小区门口取货,人家不乐意。
   我一边询问楼盘所在地,一边又把这上帝的祖宗十九代又问候了个遍。
   小区找到了,楼盘也找到了,可是没有门卡,我无法进入小区。
   我给上帝商量,能不能请他在小区门口收一下货,我,我进不去。
   听不懂人话,始终是听不懂人话,上帝一通怒气冲冲的声音:“你进不来,你就不会想办法进来吗?”
   一万个草泥马在心中叮叮咚咚地奔驰着,原来上帝不单是不会说人话,有可能连路都不会走。
   原谅他吧!对于一个残缺的灵魂,四肢不全的上帝。我用力地吸进了一口西北风,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原谅他吧!
   经过我不懈的努力,我终于混入了小区,来到某楼下。好心的大爷大妈问我上帝住那一层楼,要不要帮我刷卡进单元。
   不用了吧!其实我是怕上帝不高兴了,会在我头上扣一顶帽子。比如说,谁家丢了东西,公共财物损坏,因为我是外来人员。因为我是打小工的,会不会顺手牵个羊或者别的什么东西,这个锅,我是背不起的。
   我走出小区,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路灯在蒙蒙细雨中眨着眼睛。夜风已冷,我抬头看着万家灯火,想着那屋子里的温暖。那高楼里的人们,守着火炉,心会不会温暖呢?我不知道。
   晚就晚点吧!我拐进超市,用不多的钱买了孩子们喜欢的菜品。我知道,有一个人在远方牵挂着我,有两个人在家里煮好饭等我回家。我冲向公交车站,打开那扇温暖的家门,看到两张青春的笑脸。
   把烦恼丢在路上,把不如意关在门外。我换上笑脸,换下一身的疲惫,把两个孩子拎进厨房,开启我们的欢乐模式。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当夜色遇见思念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权所有:歆竹苑文学网,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均为歆竹苑文学网版权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户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广告投放(+86)0857-8332908 15086320111

ICP备:黔ICP备12003314号-1 贵公网安备号:52050202001314号